— 诺贝尔数学奖 —

‌【男神x你】-这病我不治啦!-

※王杰希x你
※怼今非情敌23333她说要当女主原型的  @今非 
※惯例乱七八糟的分段
※篇幅长全是瞎瘠薄写
※日常旺
※慎入慎入慎入
※ooc警报

┄┄┄┄┄┄┄┄┄┄┄┄┄┄┄┄┄┄

〈一〉

你有个毛病。

性/冷淡。

这病当然不是你一下子就发现的,是男友不知道第几次跟你求/欢时,你又强行拒绝了他后,那男人愤然骂道:

“妈的你这女人反正在床上也跟根木头似的,我也不稀罕!”

但你当时第一反应不是甩他一巴掌,而是回道:

“我没有兴致,当然不想动啊。”

“你性/冷淡吧你!”

你闻言顿时一愣,然后恍然大悟点点头。

嗯,好像确实是。

后来那男人成了你前男友,你也对那方面的事顿时冷淡冷了好几年,甚至连谈情说爱都不想。

你曾也想治治自已这毛病,毕竟谈不了情好歹也能心情差时做一做放松自已。

于是你找了网上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法,结果一个个试过去后,你还是一个念头:

没意思,太没意思了,那种事。

你干脆就放弃了。

然后也干脆把所有的精力都搁到工作上。

但生活总是充满意外的,在你快差不多进入跟尼姑一样清心寡欲的状态时,你遇见了一个让你动心的男人——王杰希。

这样说起来有点荒唐又戏剧,毕竟准确来讲,应该是王杰希让你提起了兴致,对,是那方面的。

遇见他是在你作为赞助商合作方,去微草谈商业赛详细内容时。

正无聊的听着他们经理讲客套话,假装一边认真听一边喝茶。

然后有人敲了门。

他们经理一听,笑道:“嘿,肯定是我们队长来了。”说完起身去开门。

你慢悠悠的抿着茶,并没有太在意。来之前你也做了功课,知道微草队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无论是杂志还是报刊,有关于这位微草队长的报道永远占据着篇幅,是个很优秀的职业选手。尽管在相貌方面上有点问题,但上司却还是特地嘱咐你一定要他在商业赛出面。

你翻着文件看来看去,心中却对文件中附着的微草队长照片嗤之以鼻:一个大小眼,非要他出面干什么啊?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应该是人来了。

你忙收起心绪,想想自已不能太以貌取人,于是便摆出笑容抬头去见来人。

一抬头,你愣了。

“你好。我是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那身姿修长挺拨的男人向你伸出手,手背隐隐可见淡青的筋络,衬得他手更加白皙。

你眨眨眼睛,盯着他的脸好不容易才回过神。

然后便礼貌的也伸手去握住他,介绍了自已的身份。

客套话完了后,就一起继续商量着商业赛的事。

然而明明说的内容都和之前差不多,但之前经理讲时你是假装喝茶低头看文件,现在换王杰希讲时你眼睛盯着他都没眨几下。

只有在王杰希讲到一半见你杯见了底起身去帮你倒茶时,你才舍得移开目光到文件那张附着的微草队长照片上。

你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

媒体的照片不能全信。

因为事实上,王杰希本人和照片里大小眼特别明显的他,给人的感觉差太远了。

王杰希确实有大小眼,但没照片那么明显。

而且他眼睛其实挺好看的,垂眸抬眸间,眼底似有星芒闪烁。

可能因为是战队队长,他精神面貌很好,沉稳平和,不会让人觉得冷漠,声线也是你喜欢的那一款低沉。

外面很热,他刚进来时额间还带着汗珠。

说话间汗珠顺着他鬓角滑落,他顺势吞咽口水喉结滚动。

王杰希倒了三杯茶,递给你后又转身递给他们经理,他自已握着一杯浅抿了几口。

“那么,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他把目光投向你。

你见他看向你,于是拿起文件翻了翻,再仔细的看了下内容,然后满意的点头。

“就这么多吧。”你说,“希望王队也能如约出现在现场。”

王杰希闻言,勾勾嘴角,“当然。”

他这个笑,笑得客套。

面上表情波澜无惊,甚至还带着一抹清冷的感觉。

明明只是个专心于游戏的职业选手,但在面对其他商业合作时意外的游刃有余。

你那时候就不要脸的在想,他在床上是不是也摆着副这么一张游刃有余的脸办事,或者实际上跟其他打游戏的宅男一样办事都羞涩生硬?

反正不管怎么样,王杰希他算是提起了你一丢丢的兴致。

然后这一丢丢,成小火苗最后蔓延烧遍了整片草原。

成为大火时,是在和微草战队谈好的商业赛现场。

你上司是忠实的微草粉,商业赛他特地拖着你来了现场,然后疯狂为王杰希呐喊助威。

你在一片惊呼声中见王杰希登了场。

与第一次见他时的感觉有点稍稍不同,他在台上更让人觉得高冷些。

但他举起手冲粉丝们挥手微笑时,又让人觉得他亲和。

你坐在工作人员席上,看他对粉丝说了一大堆话。随后说完,他把话筒塞到主持人手里,转身就朝你这边走来,很自然的就坐到了你身边。

你顿时身子一僵,侧眸看了看他。

他只是轻叹口气,问道:“待会是要介绍另一队了吧?”

“对……”这个流程不是早就确认过了吗?

“那我还有五分钟能歇。”王杰希伸展了下僵硬的身子,扭扭脖子咔咔几声响,然后轻阖双眸沉声道:“记得叫我。”

“……哦。”你开始拿起手机盯时间了。

你上司就坐在你旁边,一脸震惊的看着你俩。

见王杰希闭眸养神后,压低声音在你耳边问道:“你什么时候和王杰希大神这么熟了?”

你疑惑的回道:“不熟啊!”就见过一面,还是你单方面对他有一丢丢的兴致。

“那他咋就这么坐你身边了?”

“这里是工作人员席,他不坐这坐哪?”

“……”

你上司似乎被这解释给说服了,便没再继续问下去怕打扰大神的休息。

五分钟不长,很快就到了。

但台上还在介绍着另一队,你转头去看还阖着眼的王杰希,然后暗自决定了让他再歇会。

不过也没能歇多久,另一队刚介绍完,你就伸手去推他唤道:“王队。”

王杰希低低的从喉咙里逸出句嗯,起身整整衣领,瞟了一眼你,眉头微蹙起来,神色有一瞬的不悦。

你还没来得及疑惑他不悦什么,就听见他说道:“坐直身子,别弯腰驼背的。”

你顿时一脸懵逼,但还是听话的坐正了身子,抬头一看就见他向台上走去了。

这人原来还会管这种事的?

你感到有点不可理喻,边心中暗骂着边随意低头一看。

然后你瞬间明白了,马上收回了刚才骂他的话。

你今天穿的衣领较低,再加你还俯低身子一手撑在膝盖上悠哉悠哉的玩手机,从旁边看还没什么,但别人要是站起来在你前边一瞄就能瞄到你衣领内的春光。

也就是说,王杰希他看到了?

那他还摆着那种表情?原来还是那么正经的一个人吗?

嘁。

你对王杰希台上的背影啧了啧嘴。

假正经。

绝对是假正经。

结果王杰希像是听到你的偷骂似的,猛然转过身冲你这边看了一眼。

你吓得捂上嘴。

就见王杰希勾了勾嘴角冲你这边笑了下。

于是你上司和其他在工作席上的人们更加激动的为他呐喊助威了起来。

只有你沉默着,思索着——

王杰希他刚才那一笑,可一点都不客套啊。

然后你心中的小火苗开始熊熊燃烧了。

真有意思啊,这男人。

〈二〉

商业赛圆满结束后,就在庆功宴那一晚,你的大火烧尽了草原。

也不知道是因为酒壮人胆还是就是想恶作剧下那一本正经的男人,你突然伸手跟一个玩得要好的同事随口说道:“给我来包药,我要去上男人了。”

同事一脸鄙夷的看着你,竟也真默默的从包里掏出了个小瓶子,“来来来,催欢水。即食即用,马上生效。”

“真的假的?”你怀疑同事肯定是在糊弄你。

结果你同事却意外认真的回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

你马上拿去兑在了一碗汤里。

那时候,庆功宴早就结束了。

而王杰希因为是主角避不可免的还是喝了几杯酒,然后面色薄红的回去了酒店房间。

你当然知道他房间在那,这方面也是你负责的。

那碗汤是醒酒汤,虽然你往里面加了些料。

其实更应该喝醒酒汤的人是你啊。

你在敲了王杰希房门时,自嘲的想着。

门好半会才缓缓打开。

你挂上妩媚动人的笑容抬头去迎接。

笑语盈盈的劝着那面无表情的男人,喝下了那碗加了料的醒酒汤。

你的理智,就是从这开始殆尽的。

本身你就在庆功宴上喝了不少酒,但你胜在醉了能装成跟没醉一样,然而其实你这次真没醉彻底,但向同事要什么药时却已经失去了理智。

而当王杰希这个提起你兴致的男人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你面前,你干脆就神智不清了。

王杰希刚喝完那碗汤,你就上前踮起脚尖去舔他嘴角。

你感觉到男人身子顿时一僵,却没推开你。

你尝到他嘴里浅浅的酒醇味,感受着他气息逐渐紊乱起来。

你使劲把他往房里推,他退了两步,你顺势挤进房内手抓住门迅速关上。

“你醉了。”王杰希好歹是个男人,把你推开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箝紧你双肩,努力把坚持要凑上来啃他唇瓣的你挪开出距离来。

你揪住他衣领不让他退,吐出的气息温热又惑人的拂在他脸上,语带笑意道:“醉了的人可没这么清醒的意识去勾你。”

“……勾我?”

王杰希说这句话时眉间又蹙成个川字,双眼微微眯起。

你又要去吻他,他却侧头一躲。

你便气冲冲的直接咬了他喉结一口。

他倒吸了口凉气,眼底还是盛着不敢置信的看向你。

“对,就是勾你。”你理智气壮的应道。

一只手趁他还愣神就顺着他结实的小/腹弧度滑了下去,握紧。

“你看,你这不就上钩了?”

可能是同事给的药确实太给力,反正王杰希他,确实让你掌间握到了炽烫。

你再去吻他时,他这次没再躲开。

两人急促浑浊的气息再次交错在了一起。

你后来想想你错了,你就不应该太低估王杰希,怕他办事时弄不起你兴致,你又犯起老毛病然后疼死作孽的自已,于是就剩了那么一点药给了自已喝,预防万一。

但不知是王杰希技巧太多,还是那药就很猛。

你那晚真的可以说是泛/滥成灾。

王杰希手指一抹,牵拉起就是银丝。

“有那么想要吗?”说着荤/话却仍一本正经的王杰希。

你双腿夹住他精瘦的腰身,恶狠狠的咬着他锁骨,道:“你进来不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他还真进来了。

也亏你准备够好,他这样突然的进入倒没让你有多疼。

你深呼吸几口,把他收得更紧。

王杰希箝住你腰肢,缓慢的动作起来。

这样久违的感觉,真是……

太棒了。

清心寡欲冷淡了好几年,然后再次享受到这种身体所有神经都高度敏感绷到一个点上的感觉……

你第一反应不是想尽快索求更多,而是想一口一口慢慢来。

你搂住了面前男人的脖颈,在他身上故意撩拨着火,眯起双眸看着男人平日摆出的沉稳表情一点点崩掉。

而他轻吻着你胸前柔软凸处,身下进击的力度却陡然加大。

夜还长,这草原的大火可还在猛烈持久的烧着啊。

而第二天你头疼欲裂的醒来,首先在脑中回顾了一遍昨晚的余韵,然后动作敏捷的跳下床穿好衣服,连身后沉沉睡着的男人都不看一眼,就匆匆离去。

你上司和同事早在约好的地点等着你,见你面色憔悴的赶来,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忙询问。

你不在意的笑笑,把快要被风吹下的衣领拉高,语气平缓道:

“昨晚为治老毛病吃了点药而已,但副作用有点大。”

“副作用这么大,想必效果不错啊。”你上司似是感慨的点头,然后招呼着众人上车准备走。

“对啊,效果很好呢。”你笑道。

好到你现在双腿都有点打颤。

“效果好就坚持吃,把病彻底治好才是重点。”你上司拍拍你肩膀,“放心,药钱不够我可以放个高/利贷给你。”

“不需要。”你一字一顿道,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你上司的“好意”。

至于药能不能坚持吃下去?

哎,有点难。

你心中叹道。

毕竟忘留联系方式了。

〈三〉

你和王杰希那一晚,真是相当淋漓尽致了一番,是连你前男友都从未给予过的巅峰。

你事后过了好几天,都有点意犹未尽。

“唉……”你长叹一声,想想自已不应该那么匆忙走的,好歹记个电话号码什么的啊。

“叹什么气啊?”同事把一大叠文件放到你桌上。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眼身后,悄声对你说道:“诶诶,你和那小白脸怎么样了啊?”

你一愣,皱眉问道:“谁?”你也就只和王杰希有那么点牵扯,可王杰希肯定算不上是个小白脸吧?

同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你,道:“啧,就那个刚进公司不久抢尽风光的新人啊,他不是在追你吗?”

你恍然大悟,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哦,他啊……就那样吧。”除了上次一起吃了顿饭外,你实在想不出他还留给你什么印象。

“什么就那样啊?!”同事拍拍桌子,“人家今晚说要请你去吃饭来着。”

“……是吗?”你想了想,拿出手机看了下信息,诶,还真有!

“所以你去不去啊?”

“既然都邀了我当然会去。”

你敲敲字回复了那条邀约信息,定下了你今晚的行程。

晚上,你如约到了那新人同事定好的餐厅。

那新人同事确实不错,点菜都是遵照你意见,席间也举止礼貌,谈吐得当。

你从起先还能挂着微笑听他说,到最后就边吃菜边听了。

比你预想的还要无趣。

那新人同事的心思几乎是写在他脸上般,让你倍感乏味。

这么一比较的话,果然还是王杰希历害点,他能把心思藏得很深。

就算是在床第之间,王杰希脸上也是在摆着张波澜不惊的表情,他能边游刃有余的弄软你身体每一寸,身下却边急躁渴求着你给予他的快意。

明明那么渴望,却又那么冷静的索取着。

所以你才觉得有趣。

和那新人同事吃的饭,最后你连菜也干脆就吃不下了。

但太过流露出不满不好,你面上还是带着笑意。

然后听得不耐烦时无意间往窗外一瞟——

街对面那等着红绿灯的身影,有点眼熟啊。

你眯了眯眼,再仔细确认了一遍那熟悉的身影。

直到那身影过来了这条街,你看清他手上戴着的手链和包上挂饰的小物件后,你心中确认了——是我的药!啊,呸,王杰希!

“看见熟人了吗?”那新人同事见你盯着窗外看,于是便顺口一问。

“啊?”你收回目光,去看坐在你对面的新人同事,勾起嘴角笑道:“对啊,熟人,我现在都想去和他叙叙旧了。”

“咦?可是……”新人同事皱起一边眉头,疑惑道:“他看见你后就……走了。”而且走的比之前更快了。

闻言,你一惊,再往窗外看去,果然街上没了那熟悉的身影。

你起身赶紧拎包,丢下句“不好意思啊我有事走了,下次再约。”便往外跑去。

你出门环顾左右,在远远的街尽头处才见到那身影。

他自顾自的走着,步伐迈得又大,你穿着高跟鞋追了一会眼睁睁看着距离越拉越远。于是你果断的脱了高跟鞋,完全不顾旁人惊诧的目光,赤着双脚跑到他身后扯住了他衣角。

你气喘吁吁的埋怨道:“王队见到熟人不打招呼,转身就走也太不讲礼貌了吧?”

随后你听见王杰希冷声回道:“打招呼也是要看场合的。”

他侧了侧身子看你。

他今晚是戴着眼镜的,估计是为了让人不易认出。镜片下那双深隧的眸子冷冷淡淡的,脸上神情也是让人看不出是好是坏。

“不要紧吗?”他望了一眼你身后,语气比平日还要冷上几分,“男朋友追出来了。”

哈?男朋友?

你顺着他目光也往后望去,见到那新人同事在餐厅门口站着,见你转头看了过来,还笑着挥了挥手。

“我没……”你转头要反驳王杰希的话,却触及到他格外冷冽的眼神和表情时,立马顿生一计,改口弯起眼眸盈盈笑道:“怎么?你介意啊?”

王杰希闻言,眸色冷上几分。

他的大手握住你扯着他衣角的手,一根一根拉开你的手。

“回去吧。”他说。

“那你呢?”你歪头看他。

他身姿一如往常的挺拨,面上也是一贯的波澜不惊,“我继续走。”

你顿时无语。

然而王杰希说完,真打算继续走他的。

你忙又扯住他衣角。

他本想再拉开你的手,却听到你痛呼一声,转头一看,就见你紧蹙秀眉满脸痛苦,一只手还紧捂着肚子。

“怎么回事?”王杰希扶着你问道。

“老……老毛病犯了,快,快送我去医院……”

王杰希动作很快的帮你叫了车,扶着你上去后,正犹豫着要不要唤你那新人同事过来陪你去,你见状马上就哀嚎一声,催促他快上车。

王杰希只好无奈的上了车。

看他上了车,怎么跑都跑不掉了,你立马换了副表情抬头冲司机说道:“师傅,不去医院了去前边街的酒店吧。”

王杰希:……

你说完再去看他脸色时,见他难得摆出了张不悦的表情。不是那种有收敛只流露出一点的不悦。

“你玩够了吗?”他的声音格外冷冽。

“再陪我玩最后一次呗。”你冲他笑,和那一晚勾他的笑容如出一辙。

王杰希看了你一眼,最后轻叹口气。

他伸手牵住了你,十指相扣。

扣到你觉得有点疼。

他扣的太紧,生怕你会逃掉。

然而到达目的地时,他手一下子松开了。

松得很快。

“男朋友对你不好?”他垂眸看着身下的你。

你正感受着他的炽烫出入,听到他这么一问,不由失笑:“我没有男朋友,可以了吧?能不能专心办事啊?”

你还动脚踹了他一下,示意他快点。

王杰希皱眉似是不信,身下的动作慢了许多。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求你别在这时候磨叽好吗?被吊得不上不下的感觉很不好啊……

他却还是慢吞吞的,“真的?”

你怀疑王杰希绝对是故意在这种时候问你这事的。

果然还是俗话说得好,害人终害已。骗人也是一样。

你最后是哭着说“真的真的你别磨那里了”他才信的。

气死了。

〈四〉

这次,你终于拿到王杰希的联系方式。

就好像一个病人,终于找着治疗效果突出的药品般。

但病人吃药是有固定次数的,可你吃王杰希——不存在的。

哪天兴致来了就打个电话过去,问他有没有空就好。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床/伴吧。

虽然这个床/伴有点让你上了瘾。

“老板,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老毛病吗?”你某天工作闲暇期间突然问你上司。

“记得啊,你不是找着治疗效果不错的药了么?”你上司边整理文件边道。

“是找着了,而且供货充足。”

“那不挺好的,咋?现在嫌副作用太大了?”

副作用……你揉揉酸痛的腰,叹道:“不是副作用的问题,是我最近总觉得一天不吃就浑身难受。”

“哎哟你这是上了瘾吧?”你上司惊道:“别又吃药吃出另一个病来啊!”

吃出另一个病来……

你觉得应该不可能吧。

你性/冷淡这老毛病在王杰希面前仿若从未存在过般。

任何时候你都对他兴致满满的。

不过王杰希很明显不是那种贪欲的人,后来时间一长他就控制住次数了,包括控制住你的需求。

你趴在他轻轻起伏着的光滑胸膛上,手指在悠哉的画着圈儿。

而后你支起身子去看他,见他面上还带着欢好后的余韵,笑道:“王队是最近训练和比赛太多导致体力不支了?”

王杰希知道你真正意图,伸手把你拥入怀,长指梳理着你乱糟糟的长发,声音因运动后有些许沙哑:“睡觉。”

“再来一次!”

“不行,睡觉。”

“……可恶。”

被吃得死死的,似乎不是身为药的他。

这样的床/伴关系,就这么持续了一年之久。

但还是那句老话,生活总是充满意外的。

你们彼此之间一直刻意保持着的关系,总有一天会崩坏。

他心口尖上放着的肯定第一人不会是你。

这样的事实你从勾他那天开始你就有心理准备了。

而这个事实却在你俩保持关系一年又三天后才赤裸裸的摆到你面前。

那天,买东西实在懒得掏手机扫二维码,你就直接伸手摸进他风衣里找钱包。

“哎哎钱包在哪先借我点……”你顺手还揩了下油,他底下是经典款的男式衬衫,贴身又舒适。你手掌探进去,暧昧的抚过他胸口上突起的点儿。

王杰希一把握住你手腕,阻止了你手要往下发展,无奈道:“在外套口袋里。”

你凑近他吹了口热气在他脖颈间,“谢了,王队。”

然后成功找到一个钱包。

你结帐时拿出几张毛爷爷付款,顺势数了数,他身上带的钱不多,但带的卡倒是挺多的。

你随意看了下,却发现在一堆银行卡和帐号卡中夹着张边角发黄的照片。

你回头瞟了一眼身后正打电话的王杰希,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把照片抽出来看了下,看清上面的字后又迅速塞回去。

你深呼了一口气,思绪说不出的乱。

“小姐,你点的东西打包好了。”笑容甜美的服务员递给你个精致包装的纸盒。

你回过神,手拎起纸盒,往王杰希那边走去。

他刚好打完电话,见你提着东西走来,习惯性的伸手帮你接过。

你脸上挂着笑把他的钱包给他塞回口袋里。

“为了庆祝王队赢得第二冠特地买的蛋糕哦。”虽然拿的钱是他的。

王杰希闻言,挑挑眉,嘴角微翘,心情似是不错的回道:“嗯,谢谢。”

“另一个大的你明天拿回去跟队友吃。”你呼出口冷气,直盯着前方,视线逐渐朦胧起来。“小的你可以今晚吃。”

王杰希有点惊讶的侧眸看你。

你眨眨眼转头迎上他那双好看的眸子,见他眼中清晰的倒印着你。

你勾起嘴角冲他笑,用手指了指自已,“我也是。”

那一晚是你做得最主动的一次。

虽然在这方面向来是你主动比较多,但那次你搂着他颈后,在他肩胛处狠狠地咬了一口。

牙印特别清楚,像是烙在上面似的。

王杰希只是痛得皱了下眉头。

你抚上他心口处,感受到那里在细微的跳动着。

“第一名什么的可真让人羡慕嫉妒恨啊。”你低声叹道。

王杰希俯身吻你嘴角,“所以,你羡慕了?”

“才没有,我又不会打游戏,羡慕这个有什么用呢?”你翻了个白眼给他,把要滑下的长腿又勾上他腰间。“诶,你能不能快点让我上个天堂啊?”

“嗯。”他果然加快了速度。

而你在眼前炸开白光下腹一阵紧/缩时,又想起那张泛黄的照片上娟秀清丽的人儿。

照片早已褪色模糊,她却笑得比谁都灿烂。

连你都不由想感叹一句,王杰希眼光真好。

你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有一天王杰希搂着她出现在你面前,你是连生气都不能。

你没有资格啊。

你有什么资格啊?

他心口尖上的第一人又不是你。

微草战队夺得第二冠后,赞助代言自然是接蹱而来。

你们公司上头果断的也给了指示下来,再加大力度赞助微草。

而这次,你是和你上司一起去谈的。

你还没进会议室,就在路过微草的技术部时见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在里边。

他背对着你,不知道在和他面前的人说些什么。

你刚要喊他想打个招呼,却见他侧了下身子,露出站在他面前那人的相貌。

那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她笑起来比谁都灿烂。

而且特别眼熟。

你把想跟他打个招呼的念头给打消了。

于是你追上走在前方的你上司。

“怎么脸色这么不好?老毛病犯了?”你上司看到你面色铁青,不由惊道:“没吃药么?”

“药断货了。”你一脸冷漠的回道。

你想起那女孩子是谁了。

是王杰希小心翼翼夹在自已钱包里的那张照片上的女孩子啊。

〈五〉

你开始尝试和王杰希断开联络了。

期间他也曾打电话过给你,你却只是默默的看着来电显示,没敢接。

你怕接了,会忍不住飞扑到他身上,然后嗅到的不是他一贯的熟悉气息,而是另一个女人的香气。

不就是断个药少个男人吗?!

你坚信自已能像以前一样洒脱的忘掉,然后再回归到清心寡欲的生活。

至于为什么是清心寡欲的生活……

因为王杰希这个药很明显是治标不治本的,搞得你现在只对他有兴致,其他男人你根本就没注意。

所以说,我果然是对王杰希上了瘾吧?

你这么嘲讽着自已。

可王杰希他没有对你上瘾。

他心口尖上的人又不是你。

你又在心里重复了这两句话告诉自已。

为了戒掉王杰希这个瘾,你破天荒的去参加了个不知道是你初中还是高中的同学会。

于是,你见到了熟人。

怎么说呢?一个见到就让你心情很微妙的熟人。

王杰希的初恋。

虽然这么给人下定论有点武断,但王杰希那么沉稳正经的人,能让他小心翼翼的放张照片藏到钱包里的人除了他家人就只剩初恋了啊。

你也没想到,原来你和那女孩子曾是同学来着。

你撇撇嘴端着酒杯想远离那女孩子一点。

结果那女孩子瞧见你时,反而相当自来熟的粘了上来。

“啊,果然是你。”那女孩子亲切的挽住你胳膊,“好久不见了呢!”

你偷偷在心底翻白眼,面上却微笑着:“你好你好,真是好久不见。”

那女孩子真是活泼又话唠的人。

马上跟你唠嗑起了以前两人读书时的很多事情。你听着却有点懵,你向来健忘,对这些陈年旧事只记得个大概。

“对了,你以前还要了一张我的照片呢!”那女孩子拍拍你肩膀,“诶你还有没有留着啊好怀念呢。”

我要过她照片?你皱眉看向她,绞尽脑汁回想了下。

于是依稀的记起些零散的对话。

『“能不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

“诶?可是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写在纸上给你?糟糕……我连纸都没有,我先写在这照片的背面,以后再找你要回来吧。”』

对。

就是这样的对话。

但你忘记你当初是跟谁说这话的啦……

你就只记得你写的那个电话号码的卡后来掉水里了。

你就没再用过,换了新的电话号码。

“说起来,还有件趣事。”那女孩子凑近你压低声音道:“有个隔壁班的男生现在和我成了同事嘛,我就听他无意间提起,说他曾喜欢过我们班上的一个女生。”

隔壁班的男生?同事?那不就是微草俱乐部的人?

“谁?喜欢谁?”你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啊,他喝多了不小心说漏嘴的,我就只听到个什么‘演讲第一名’……我们班可是尖子班谁不拿过第一啊……而且演讲比赛那么多场谁知道是哪场的第一啊?”

你却一把抓住了那女孩子的肩头,有点迟疑的问道:“那个……你那同事是不是姓王啊?”

女孩子一听,神色惊讶,“你怎么知道?”

我能不知道吗……

当年你刚领了演讲比赛的一等奖下台后,有个少年找你要联系方式,你当时手机没电又没纸,只好掏出张本来要贴在同学录上的照片,翻过来在背面写给了他。

那少年恰巧是隔壁班的男生。

好像也恰巧有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小眼……

不会真那么巧吧?

你只觉得你脑袋顿时成了滚筒洗衣机,转来转去,混乱的不得了。

“你……你,我好像……”你组织语言了好半天,想跟那女孩子解释解释,结果最后憋出来句:

“我该吃药了。”

“哈?”


你觉得你的老毛病不是性/冷淡,应该是健忘症才对。

你忘记了好重要的事。



原来我才是初恋?

你内心是说不上的崩溃。

〈六〉

老话常谈,生活总是充满意外的。

然后,你果断拨通了那个你几乎有一个月没打的号码。

毕竟还有句俗话说得好,人不要脸则无敌。

你一向喜欢用行动落实这句话。

然而电话好半天都没人接。

一直在重播着“通话中,请稍后再拨”的机械女声。

你干脆叫来辆车,边往微草俱乐部赶去边打电话给他。

结果都到微草俱乐部门口了还是没打通。

王杰希他到底是在跟谁讲电话啊?都打这么长时间了还在讲?

你看着一直显示着拨打中的手机屏幕,顺势先拐进了微草俱乐部旁边的便利店。

随手拿了瓶矿泉水放到柜台结帐,然后听到了熟悉的机械女声。

你的手机还显示拨打中,那声音是从排在你前面的那人传来的。

你这时候才抬起头去看排在你前面的人是谁。

可能,事情就是会有那么巧的时候吧。

你把矿泉水往前推,和那人买的东西堆一起。

不等那人转身,你自顾自的冲那售货员道:“一起结的。”

然后你勾起嘴角,向转过身瞠大双眸看你的人笑得一脸灿烂道:“王队,真巧啊。”

王杰希把手机塞回兜里,表情换回了平日的镇定,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在你拼命打我电话时。”你耸耸肩,把自已的手机亮给他看,“你说你什么时候打不好,非要在我也打电话给你时打!”

“……所以你就跑来了?”王杰希掏出钱包准备结帐。

“不然呢?”你反问他,看到他那钱包时不由一愣,然后对他说道:“你该把那张照片还给我了吧?”

王杰希正掏着钱,听你这么一说,身子顿时僵硬了下。

随后他把那张照片和几张毛爷爷一起掏了出来。

毛爷爷自然是递给售货员的。

而那张照片是你自已从他手上抢了过来。

你翻过来,背面确实写着一串数字。

“不需要了。”你从中间撕开了那张泛黄的照片。“王队,忘记它吧。”

王杰希只低低嗯了声,接过售货员递来的袋子。

你伸手去从袋子里拿出矿泉水,似是想起什么“啊”了一声,娴熟的从柜台旁的货架拿了个盒子。

“不好意思,忘记了,还得买这个呢。”

那是一盒安全套。

还是水果清新口味。

你迎上王杰希又瞠大的双眸,笑容妩媚,甚至还带着一丝淫意:

“我们需要这个啊,王队。诶,不对,应该是——”



“亲、爱、的、男、朋、友。”



你有个毛病。

没有王杰希我要死了的病。

你气愤的捶了一下眼前男人的胸口。

从拆开的盒子里掏出个小方块,恶狠狠道:“不行!再来一次!”

王杰希支起身子,头疼的揉着眉心,“你明天还要上班。”

说完,狠心的推开你,起身去收拾地上乱七八糟扔着的衣服。

你偷偷低声暗骂他:“假正经。”

然而王杰希一个眼神扫过来,你又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一副我什么都没说哦的无辜样子。

但在他转身收拾好衣服要去洗漱时,你又一个跨步,动作敏捷的跳下床,迅速从背后搂住了他。

王杰希轻叹了口气,“松手。”

你却笑出声,“王杰希你知不知道我勾你的那天晚上,端给你的汤有问题?”

“我知道。”

“你知道还喝?”你抬眸去看他,他正好侧过头也垂眸看你。

那双有着缺陷的眼睛里,倒映着你此刻的模样:头发凌乱,脖颈间留着无数红点点的你。

“因为是你给的。”他沉声说道。

你拖长尾音的“哦”了一声,“难怪那天晚上你会那么容易上钩!力度还那么不知轻重!”

王杰希闻言,嘴角勾起微笑的弧度,不似他平日里常见的笑容般客套,语气平缓道:“彼此彼此。”

那天晚上,你软得也很彻底啊。

你毫不在意他的潜台词,而是接着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


“其实那天我就加了蜂蜜在里面而已。”



王杰希身子顿时一僵,随后撇过头去,浅浅道:“洗完澡再接着说吧。”

话音刚落,他伸手要拉开你搂着他窄/腰的手。

你却更搂紧了他几分,不让他轻易拉开。

“如果那天我没给你端来一碗汤,你肯定会是坚决的推开我吧。”

“你看,就像现在这样——”

你的手顺着人鱼线滑下去,握住那热度烫人的地方。

“你总是这样,明明自已渴望着,却又逼着自已妥协理智。”

“不如就干脆让我来帮你吧。”

你的手开始把玩起他。

王杰希从喉间逸出喑哑的声音。

你亲吻着他陡然绷紧的背部,嘴角翘起:

“我的第一名。”

放在心口尖上的第一名。































第二天,你打电话给你上司。

“老板,我老毛病犯得更严重了,请个病假。”

“哇,你怎么回事啊?没吃药吗?药钱不够的话我给你放个高利贷呗!”

“唉,这病是治不好的,吃药也没用。”

“这么严重吗?”

“是啊,很严重的。不过,老板啊,高利贷能放多少?能让我买下微草俱乐部吗?”

“……你买下要干吗啊?”

“潜规则他们队长啊!!!”

评论(67)
热度(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