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空调虫诗扶

【男神x你】-婚礼-

※喻文州x你
※被赶鸭子上架的新娘
※妹妹就是一个坑姐大手
※写完这个就接着还债去了_(:з」∠)_
※(⁄ ⁄•⁄ω⁄•⁄ ⁄)偷偷再说句阿梓生日快乐!!!
※私设多如山
※慎入慎入慎入!!!!
※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
※(๑>؂<๑)嘀——ooc警报!

┄┄┄┄┄┄┄┄┄┄┄┄┄┄┄┄┄┄

〈一〉
“爸爸,这太荒唐了。”你挽着父亲的胳膊,手指细微的在颤抖,压低声音对自己旁边强装镇定的父亲做最后挣扎:“就算你再怎么爱面子,这样子也太……”
“闭嘴!”父亲斥道:“你要知道,我们家丢不起这么大的脸。”
你顿时语塞,再也无法跟倔犟的父亲争论下去。
大门已经缓缓开启,你在薄薄的层层头纱下看见了对面那西装革履的男人。
身姿瘦削修长,眉目之间清俊温和,正向你勾起嘴角,浅笑凝视着你。
父亲轻叹口气,挺直腰板抬头看向对面,悠悠道:“反正证上的名字也是填了你的,将错就错吧。”


是的。


这是一场将错就错的婚礼。




〈二〉
父亲把你的手强行塞到了那男人手里。
然后走前还对那男人一笑,转头对上你时却意味深长的给你使个眼色,示意你别轻举妄动。
你只好任由那男人牵着你。
不得不与他这个令你感到十分陌生的男人面对面着。
也不知道你妹妹怎么搞的,竟然选的还是个西式婚礼。
证婚人念的誓词,冗长又无趣。
却听得你心惊胆跳,特别是当他念完最后一句时,你的心头陡然一跳。
不由抬眸看向面前那男人。
虽有头纱遮掩,但你朦朦胧胧间仍能看得出他嘴角噙着笑意。
他此时是幸福的吧。
可你——这个新娘却并不是他之前所选择所喜欢的那个人了啊。
你张了张嘴,竟想开口阻止他。
但来不及了。



“我愿意。”




那三个字,他说得慎重,声音清亮似是掺着满满的柔意。






〈三〉
仿佛好像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到了你身上。
不,不是好像,是根本就是。
你握紧手里的捧花到指节泛白,咬着下唇不敢抬头去看任何人。
大家都在等着你说出那三个字。
真的要答应吗?
这场婚礼的新娘明明不应是你啊。
相亲是妹妹去的,和那男人作进一步交流了解的也是你妹妹,甚至连结婚流程细节之类都是你那双胞胎妹妹敲定的。
可你那个好妹妹啊——她在婚礼前晚竟逃之夭夭,还十分“贴心”的留张字条通知了你:
“姐姐,你放心,我拿你的证件去领的结婚证,跟他自我介绍时也是用了你名字。”
你真想抓着你那打自小起就肆意妄为玩世不恭的好妹妹,不顾一切的先揍她一顿。
但很可惜,并不能。
你父母又极其爱面子,竟忍声吞气的就这么把你赶鸭子上架了。
所以你现在身着婚纱站在这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证婚人见你迟迟没回答,冷汗直冒,又焦虑的重复了一次问你。
你能听得到台下宴席里亲戚好友在小声嘀咕着。
能答应吗?
接受这荒唐的婚姻。
“抱歉。”那男人温润清亮的声音又响在你耳边,“她可能有点紧张,能让我牵着她吗?”
哎?
你顿时一愣,在证婚人那句“可以啊”话音刚落时,男人的大手就覆上了你有些许微颤着的手。
温暖平复了你狂跳的心脏。
你再次抬眸看向那男人,他仍是噙着笑意面容温和。
见你终于抬起头,他冲你缓缓勾起嘴角,做了个口型。






——“答应吧。”






他是这么说的。







〈四〉
“我……愿意。”
在你说出这三个字时,你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那男人的名字——在你妹妹留给你的那个小红本上,丈夫一栏写着“喻文州”三个字。
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
你又开始紧张起来。
毕竟他那句“答应吧”实在是没头没尾的,一般应该说“别紧张”或者是“快回答”之类的才对。
可他却说了“答应吧”。
宛若已经看穿了你心中所想的一切,给了你一个答案,奉劝着你赶紧答应。
“把手给我下。”喻文州轻声笑道。
你盯着他一会,犹豫不决的伸出手去,然后很快被他握住,再也没法退缩回去。
即使你故意的把自己手指曲折起来,不让他那么轻易帮你戴上戒指。
喻文州他也仍是清浅的笑容挂在脸上,保持着他优秀的风度。
可他的手却意外用力的扳直了你手指,不由分说的往你无名指套入了那枚镶着颗颗星钻的戒指。
这个看似温和笑容满面如沐春风的男人,也是有着如此强硬一面的。
随后他松开你手那一刻,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再一次又聚焦到你身上。
和刚套入你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是一对——另一枚戒指还躺在盒子里等着你替男主人戴上。
已经都到这一步了啊。
你深知无法回头,只好去拿起剩下的那枚戒指。
喻文州倒是很爽快的伸出了手。
他的手意外生得很漂亮,指若青葱骨节分明的,不像其他男人那般粗糙。
另一枚戒指相对你手上戴着的那枚显得要朴素简洁点,没有那么多大摇大摆熠熠发亮的星钻。
而戴入进他手指时,分外合适,衬得他手指更加白皙修长。






交换完戒指后,是什么?







你迎上喻文州的双眸,在他眼中清晰的看见了自己此时的模样,逐渐放大着。








〈五〉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告知着你与他的距离有多近。
你不由往后缩了缩。
他却也不甘示弱的凑近上来。
你用着只有你两人才听得清的音量,问了喻文州一句:
“你已经知道了?”
你破罐子破摔,干脆向他说出自己所想。
闻言,喻文州只是轻笑,伸手温柔的撩起你头纱。
反应出奇的平淡。
他果然是知道了。
你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恶劣的偏偏头躲过喻文州要压过来的唇瓣。
“你知道还要继续下去?”你咬牙切齿低声冲他道。
“那你说……”他双手捧住你脸不让你再偏头,动作看似轻柔却根本让你挣不开,“为什么不可以继续下去?”
好一句反问。
把皮球又踢回来给了你。
你顿时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口,“你明知道我不是你之前选的那个结婚对象……唔嗯……”
话音刚落,喻文州就吻了上来。
你所有想好的话语被他尽数吞咽回去。
更为意外的是,和他这个陌生人接吻的感觉并不是那么令你难以接受。
你学过的形容词都无法形容那种感觉。
大概只能这么说了:他吻得很好,很出色。
反倒是你磕磕碰碰的,青涩无比,只能屈服在他所有动作下。
你最后还不小心咬了他一口。
他吃痛的闷哼,随后结束了这一吻。
台下传来雷霆贯耳般的热烈掌声。
喻文州示意你挽住他胳膊,这次你很顺从的伸出手去挽着。
很多亲戚好友在起哄。
你在这一阵阵的起哄声里又问了他一句:






“为什么?”








“你以后有的是时间去找这个答案。”他仍是笑着回道。



 
评论(78)
热度(1417)
★只有心肝儿玖玖★


脾气不好,高冷大哥。
© 维修空调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