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诗扶

【男神x你】-惊喜-

※喻文州x你
※完结篇完结篇完结篇
※就想吹吹喻队,没什么逻辑
※妹妹就是一个坑姐大手
※以偿的续集,一个婚后的喻队
※全部篇章的请点tag“喻婚”或是我主页
※刹车都是为了以后的飙车(x
※团子快更文!你到底什么时候更啊?!
※私设多如山
※慎入慎入慎入!!!!
※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
※(๑>؂<๑)嘀——ooc警报!

┄┄┄┄┄┄┄┄┄┄┄┄┄┄┄┄┄┄

〈一〉
尽情纵欢的后果,就是导致你结束后累到连手都抬不起来。
等你迷迷糊糊再次睁开眼时,已经被洗漱干净衣服整洁的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了。
胸口处还搁着只手,轻轻的从身后搂着你。
那人零碎的发丝掉落在你面颊边,撩得你痒痒。
你伸手拨开弄得你痒的头发,侧了侧头,看见喻文州的睡颜。
他沉沉阖着眼,安静得和他一直惯有的温雅气质相符,略长的发尾垂泻披散下来,稍微遮掩住了他俊秀面容。
大约是感到有些冷,他微不可察的皱皱眉头,手搂紧了你腰间几分,似要汲取你身上体温一般,埋首进你颈处吞吐着温热的气息。
你不敢动弹怕惊醒他,打算悄咪咪的转回头来赶紧继续睡。
却听见一声沙哑沉喑的闷哼在身后响起。
随后那个抱着你的人,又把你往他怀里搂,几乎是肉贴肉紧贴着那般,隔着层薄料衣服清晰的传递彼此的体温。
“……快睡吧。”喻文州此时的声音夹带睡意,透着一丝慵懒磁性,是很低的那种声线,“不要乱动。”
前半句他还说得好生温柔甚至是掺和着点无奈,后半句就干脆是强硬不由分说的命令式语气了。
你被他吓得忙闭上眼乖乖睡觉。
结果却感觉到有温热柔软的触感落在你耳根处。
慢慢厮磨,缠绵悱恻。
你咬住下唇强忍住涌现的快意,不让自己发出可疑声响。
心中又不由的再次疑惑起来:
喻文州怎么就那么喜欢吻你耳垂?
在浴室时也吻,办事时也吻,现在连睡觉都吻。
你绞尽脑汁思索着,却怎么都想不出个结果。
而你当然想不到——






那是在喻文州与你还没结婚前的事情。





却是他第三次见到你的时候了。







〈二〉
离“奶茶店事件”还没过多久,他刚参加完战队的庆功宴,从店里出来准备打车回去。
时间蛮晚了,路上行人都没多少。
他站在街道边等车,暖黄色的路灯投洒下来,让他本就温和的一个人又给显得柔和不少。
然后就见一个姑娘气势汹汹的朝他迎面而来。
之前说过,喻文州记性不错,更何况时隔不长,他一眼就认出你来。
但你似乎没认出他,而且在快走到他面前时,竟又猛地回过身,对身后追上来的男人怒斥道:
“我说了!我不是我妹妹,你要找她叙旧还是调情什么,就去别的酒吧找去!”
那男人闻言,停下脚步,一脸震惊的上下打量着你。
你刚分手本就心情不好,去借酒浇愁又被妹妹惹的风流债给缠上,见他那般打量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看什么看?!没见过双胞胎吗?”你骂道:“连自己喜欢的人都分辨不出,你还好意思追我妹?洗洗睡吧,别再跟着我了!”
你转回身踩着高跟鞋嗒嗒嗒响继续走,刚好与喻文州擦肩而过。
恰巧那耳垂上挂着的小巧饰物,就在你愤怒转身之际,啪的一声掉落至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正要蹲下去拾。
却看见那缠着你的男人不依不挠的又追上你,还一把扯住你纤细胳膊不让你走。
你奋力挣扎,无奈抗不过男人的力气。
正准备抬脚狠狠地用鞋跟踩那男人一下,一旁的喻文州就上前来按住了那男人的咸猪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刚喝了酒,见有人前来相救你,你话都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一句:
“放开我!没看见我先生来了吗!你还敢抱?!”
那语调莫名上扬,夹着些骄傲自豪的意味。
顿时两个男人都愣了愣。
你趁机挣扎开抓着你手的那男人,迅速地往喻文州身后一躲。
喻文州虽被你那大言不惭的话给惊到,面上却还是维持着如常的表情。
他反应过来后,竟也跟你一样话都不经大脑,鬼使神差的也脱口一句:“是的,先生,请不要再纠缠我太太了。”
那纠缠你的男人不敢相信,结结巴巴问面带笑意的喻文州:“你,你们怎么可能是?明明刚还擦肩而过!”
“那是因为我太太与我赌气而已。”喻文州面不改色的继续编。
“你,你……”那男人自然还是不相信,嘴里喃喃着:“你们肯定是在骗……”
“烦死了你!”躲在喻文州身后听了半天的你,突然开口:“谁管你信不信啊?”
随后微酣的你做出一个惊人之举。
你一把扯住喻文州的衣领,在他尚未反应过来之时,迫使他弯腰俯低身子。
然后你毫不犹豫的狠狠吻上他唇瓣。
你今晚为去酒吧,涂的口红比平时要更深更艳丽一点。
这么一个狠狠的吻,犹如盖章似的,在他唇瓣留下暧昧至极的红印。








“信了没?”你扬起下巴,一字一顿的冲那男人道。








〈三〉
你后来是被你接到消息匆忙赶来的妹妹给接走的。
当时那纠缠你的男人前脚刚走,后脚你就开始晃晃悠悠的,喝的酒后劲太大,再加上你之前的激烈动作,此时竟然一股脑的全涌了上来。
你扑通一声醉到摔进喻文州怀里,头靠在了他肩上。
他微微侧头,就看见你没有耳环装饰的那只耳朵,泛着迷人薄粉,又小又软的,贴着他脖颈。
你细细喘息着,喝太多酒后实在让你感到头疼,痛感促使你搂紧了面前的男人。
即使你不知道他是谁。
喻文州看见你那双胞胎妹妹时,心中也小小吃了一惊。
确实很像。
只是又有些不同。
她耳洞打了一圈,饰满夺人眼目的小物件。
穿着极短的裙子踩着七寸恨天高,口中还不知道在嚼着什么。
听完喻文州的解释后,你妹妹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她对喻文州那种斯斯文文的典型居家好男人款式显然不感兴趣。
好不容易才把死抱着喻文州的你给拉开。
而把你推到车上时,你妹妹大大方方的从钱包抽出几张红头毛爷爷直接塞给喻文州,潇洒道:“谢了啊,大哥。我姐刚失恋又喝了酒,有什么不妥之处你多见谅啊。”
随后都不等喻文州回复,关车门叫司机走人。
喻文州看着远去的车辆,无奈轻叹口气。
他无意间垂眸,发现你之前不慎掉落的耳环还在原地。
他弯腰去拾,冰冰凉凉的,不怎么重,小小的躺在他掌心。
他竟然一下子忆起了你靠在他肩膀处时,那软软泛红的耳朵蹭着他颈间,没有饰物装饰,耳洞暴露着,更显小巧。
啊,还有……
喻文州伸手摩娑着自己唇瓣,指间染上点红。
仿佛你柔软唇瓣的触感仍在。





他闭起眼眸,心口陡然一热。








〈四〉
喻文州第一眼以为那是你。
一袭长裙轻然,嘴角噙着笑意,长发顺落在胸前,没有生气也没有醉酒,如初见那般文文静静的模样。
她把几缕发丝别到耳后,抬头冲他笑。
喻文州也回之一笑,态度自然,落座后习惯性的让女性点单。
她低头翻着菜单。
露在处边的一只耳朵上挂着精致小巧的饰物。
如果稍为细看的话,就会赫然发现那只耳朵上不止一个耳洞。
“大哥……呃,先生,我点好了。”她合起菜单,若无其事的无视掉自己的口误。
喻文州点点头,也若无其事的无视掉她的口误,唤来服务员点菜。
他并不知道你妹妹为什么要刻意装成你的样子来相亲。
但他知道这位相亲对象应当是对他毫无兴趣的。
你妹妹在无意识的避开与他的接触,却又装着满意的样子和他做更进一步的发展。
甚至是到结婚领证的程度。
喻文州一开始只是猜测。
“大……呃,先生,以后无论我做什么你应该都会原谅我的吧?”那个和你长得极为相似的姑娘眼眸弯起,透着一股狡黯机灵劲,“毕竟你真的很温柔呢,脾气那么好。”
喻文州瞟向那姑娘手里的表格,姓名那栏错了最后一个字,被她狠狠划掉后,又写上另外一个与之完全不相似的字。
重新写好的新名字,终于和姑娘带来的证件上的名字一模一样了。
他玩心大起,转了手中钢笔好几圈。
“嗯,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他唇角勾起熟悉的弧度,语气平缓的回道。
似是在赌一场局般,他停下转笔,拔开笔盖,终于在属于他的那张表格上签了名。
喻文州赌得有点大,如果一输就是满盘皆输。
他确实很想知道结果。
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轻举妄动只会打草惊蛇。
喻文州束好西装领带,看向镜里西装革履的自己。
从这场相亲开始他就在静观其变,他等到了婚礼那一天。
他等着你妹妹这所有异于往常行为背后的目的。
他等着你妹妹布给你和他的局。
所以,他纵容了你妹妹,放任一切计略偷偷摸摸的进行实施。
而他果然得到了惊喜。
对于喻文州来说,能抱住你亲吻是惊喜。
能每天醒来见到你睡在身边是惊喜。
能和你一起吃饭看书聊天是惊喜。
能把他自己终于深深埋进你体内听你甜腻泣音更是惊喜。
睡梦之中被扰醒,喻文州拧紧眉头,微愠的眯起双眸,抱紧了怀中乱动的香软身躯,啃咬着你泛红的耳垂,上面唯一的耳洞被他一吻再吻。
听到你细碎的低低娇吟着,他轻笑,喉结微颤,喟叹般在你耳畔沉声唤道:





“我太太,快睡吧。”





能名正言顺的把这个称呼冠到你头上,是最大的惊喜。









〈五〉
你对喻文州的工作了解并不多。
倒是听他提起过,说是个当下热门游戏的电竞选手。
嘛,你也并不是很感兴趣。
你看了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会。
旁边坐着的几个同事还在絮絮叨叨的念着什么,你颇感无趣,翻开随身的笔记本只好写写画画打发时间起来。
“哎哎,给你偷偷看个东西……”有个同事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对另一个同事悄悄道:“是你喜欢的那个选手签名哦。”
闻言,你有点好奇的抬起头看去,却被同事笑道:“你就别看了,你又对这玩意不感兴趣。”
……好吧。
你撇撇嘴,只好垂头继续写自己的东西去。
听着那两个同事兴奋的聊她们的共同话题。
“啊,是黄少的!”
“嘘——这可是我花高价好不容易收来的。”
“那能不能收喻队的啊?多少钱都可以!”
“那个会有点难吧……”
嘶拉——这略有些刺耳的声音不大不小的打断了她们对话。
两个同事眨眨眼睛望向你。
你顿时一惊,不好意思道:“抱歉啊,你们继续聊,继续聊。不用太在意我。”
“写错了么?”同事看着你手里的纸张,“怎么你脸有点红?”
“没事没事。”你忙摇摇手,赶紧把那刚撕下来的纸张揉成一团,准确无误的丢进垃圾桶。




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你的笔记本上留了言,是特直白的那种情话,还在下方附赠了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





越回想你就越感到一阵臊热在涌上脸庞,忙甩开脑中想法,翻开笔记本新的一页。





赫然发现这张上边也还是喻文州那熟悉的字迹。




『下班后等我接你。
                                   ——喻文州』

嘶拉——
你再次面红耳赤的撕掉。



〈六〉
“我妹刚打电话给我了。”

“嗯?她说要回来了吧。”

“你怎么知道?!”

“毕竟你已经有惊喜要给我了。”

果然还是瞒不过他啊。

你轻叹口气,把藏在身后显示着两条杠的测孕棒拿出来。

 
评论(42)
热度(1273)
★只有心肝儿玖玖★
© 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