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贝尔数学奖 —

【男神x你】-和这种男人复合后的第一天该怎么办啊-

※孙翔x你
※还能怎么办?再和他谈一次恋爱呗。
※私设多如山漏洞多如水
※慎入慎入慎入!!!!
※(๑>؂<๑)嘀——ooc警报!

┄┄┄┄┄┄┄┄┄┄┄┄┄┄┄┄┄┄

“孙翔,我够不着。”

那是你记忆深处,多年以来一直会循环重播的场景。

你身上是中国式最为普通的校服,正踮起脚尖努力着想要拿到书架顶处的某本书。

无奈身高实在不够,只好咬唇转头求救一旁的男生。

那男生和你乖巧安静的模样,完全形成了鲜明对比。

首先他远比你高了不少,那样挺拔的个子在同龄人里简直就是佼佼者。

五官是极为出色的,单看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组合起来时,安在他脸上反而显出些锋芒毕露的傲气。

他听见你唤他,嘴角不由上扬。

随后,伸手轻而易举的就帮你拿下了那本书。

你觉得他太犯规了。

穿在你身上显得土气又憨傻的校服,硬生生被他穿出个潮流前线的风范。

袖子是挽起一半的,露出的半截手臂结实有力,勃动的淡淡青筋彰示着它主人的年轻活力。

他头发发尾处有些偏金,估计是之前染了发又给染回去了。

他故意把拿到的书轻拍在你头顶上,你有些疑惑的抬起眸来,就见他嘴角弧度勾起正好,一向让人感到不易亲近的狂傲俊容上难得放缓了不少,声线则还是少年未变声前的清亮飒爽缓缓道:

“来,给你。”

那是年少羞赧的你第一次,就在心里暗道了一句直白的情话想送予他:













我想和他谈恋爱,成人向的那种。













而后,随着时间推移,你的脑海循环重播的场景愈发的多了。

那个青涩的初恋回忆,时常会被后来更多美好的回忆所占据。

你确实如愿的和孙翔谈过恋爱。

对,是谈过。

分开一年,仍历久弥新。

无论是小心翼翼的牵手,还是磕磕碰碰的初吻,一起经历的一起共同度过的,甚至是走到最后——你用着电话跟他说分手的场景都历历在目。

你离开的时侯正好,孙翔那时刚转会嘉世拥有着大好前途。

那天也真的很冷,你独自一人在医院打着吊瓶,高烧之中迷迷糊糊的看见吊瓶歪了想扶正,无奈伸手却怎么也够不着,下意识的就来了一句:

“孙翔,我够不着。”

然而这次并没有人会回应你。

你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孙翔早就去了H市,因为怕影响到他比赛缘故,已有大半月没联系了。

人在迷糊之间也许会做些什么荒唐事,而你在迷糊之间是肯定会做荒唐事。

所以——









“孙翔,我们分手吧。”













在你短短二十几年的平生里,向来乖巧懂事的你就做了三次任性至极的事,且每一次都与孙翔有关。

第一次,是不顾父母和师长,顶着学业和舆论压力和孙翔交往。

第二次,是因为与孙翔异地甚久,你实在累极,便与之提出分手。

第三次,是在孙翔与你分手一年后,你去了同学会,因为不知情的同学一直调侃着你和孙翔当年的事,你烦得要死一气之下就给自己灌了大量的啤酒。

于是宿醉整晚,在梦中你满足的回顾了一遍和孙翔在交往中的所有事情。

可惜的是,实际现实里你并没能和他谈到成人向恋爱的程度,只有在梦中才能如愿。

愿望已经成了执念。









婴儿车








头疼欲裂的醒来。

你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房间。

看这简洁布置应该是在哪个酒店里了,也不知是谁把你送过来的。

你甩甩头,只觉得脑袋浑浑噩噩的,全身又酸疼的不行,仿佛被货车来来回回碾过好几次一样。

想下床去洗漱,可掀开被子时你就懵逼了。

洁白身躯布满点点红印,顺着小腹漫延而下,直到最隐秘的大腿内侧都有。

你一下子想起了昨晚做的缠绵春/梦,不,现在准确来说,应该说是酒后乱/性才对。

那些,并不是梦啊。

但是和谁做了?

可你紧皱眉头无论怎么苦想,能回忆起来的画面就只有你喝断片那一瞬,还有昨晚以为是梦境便一直放肆的叫唤着孙翔的羞耻爆表画面,这真是令你想就这么干脆头疼死算了。

你努力支起身子,脚一落地就踩到了衣服。

是男性风格的衣服,他还没走。

你甚至在厕所门边还见着了几个被撕开的套子,有些似乎……

根本没用上。

好像是被撕坏用错而扔的。

这人,敢情还和我一样是新手?

厕所门是紧闭的,里边窸窸窣窣的在传出细微水声。

你深呼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回应你的是一个男声低闷的“嗯?”

光从一个单音节你当然是听不出到底是谁,而你也并不想知道是谁。

“很抱歉,昨晚我喝得太多……”你一向对自己犯起迷糊就会做荒唐事的毛病头疼的不得了,“总之……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如果可以……”

——“请你忘了这件事吧。”

话音刚落,你就听到里边传出噼里啪啦的瓶瓶罐罐相撞声,隐约还夹杂着男人的几句低骂。

那声线令你感到颇为熟悉,你心头不由马上蹦出了个名字。

而仿佛是为印证你心中想法似的,厕所紧闭的门被人狠狠地甩开,男人蕴着满满怒气的声音冲你劈头盖下:

“忘掉什么?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你眨眨眼睛,呆呆的抬头看向那个比你高出一个头的男人。

孙翔烦躁的把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挠得更加乱,翘起的发尾处是偏金的那种颜色,搭着他俊秀五官衬得他十分的年轻锐气。

“要分手的是你,打电话把我叫来的也是你,昨晚搂紧我喊我名字让我回来的也是你,现在又让我忘记所有的也是你——”

他上半身是赤裸的,厚实胸膛也印着点点暧昧痕迹,正因说话而起起伏伏的。腹间沟络清晰,估计是也没少锻炼,那儿隆起的肌块结实有力,腰线弧度流畅。

大概是刚洗了把脸,刘海都湿嗒嗒的,水珠在沿着他尖俏下巴滴落。

而他说到最后,似是气极的一拳砸到门框上,咬紧牙关怒道:

“你到底想怎样?”

你抿紧唇,正要开口,他却不耐烦的把刘海顺到脑后,接着凶巴巴骂道:“妈的我不管你是怎么想了!”

孙翔难得的叫了你一次全名,那几个字用他现在声线读出来,再不复以前年少的清亮透澈。

他抓着你肩头,凑近你,简直像是在下命令般沉声强硬道:

“回到我身边。”

这可真是一点儿不像要和人复合的模样。

就像他当初在跟你告白时——身着白衬衣牛仔裤的傲气少年,也是那般强硬的抓着你肩头,凑近你,缓缓道:

“当我女朋友。”

真是一点儿不像要和人告白的模样。

你勾起嘴角无奈轻笑,“对不起。”

闻言他顿时一愣。

正巧他又凑得很近,那温热的气息就吞吐在你面颊边。

你踮了踮脚尖,贴上他柔软唇瓣。



















——“孙翔,我够着你了。”

































小后续:

你:……你是怎么把套套给撕成这样的?

孙翔:我第一次戴这玩意儿不可以手抖吗?话说这玩意儿为什么会有水果味……还能吃不成?







评论(75)
热度(1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