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玖家的虫世木

♡谢绝转载 拒绝借梗 婉拒扩列
♡只有心肝宝贝玖玖
♡我们的宗旨是:吃糖
♡王杰希孩子他妈
♡只会删日常(눈_눈)
♡|・ω・`)是个九级语障
♡日常放飞自我犹如魔术师
♡喜欢bg的都是我的心头好ヽ(*´з`*)ノ

‌【男神x你】-历久弥新-

※王杰希x你
※这些经验,都是你教给我的。
※有续集掉落_(:з」∠)_
※私设多如山漏洞多如水
※惯例乱七八糟的分段
※慎入慎入慎入!!!
※再说一遍很羞耻!!!慎入慎入慎入!!!
※(๑>؂<๑)嘀——ooc警报!

┄┄┄┄┄┄┄┄┄┄┄┄┄┄┄┄┄┄

〈一〉

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气息,男女交合的靡靡之音响起。

低喘,娇吟。

你仰首尖喊,揪紧床单,承受住身上男人一次次深深的撞击。

男人汗湿的头发熨贴在他颈后,有汗珠从他额间滑落,砸在你布满红印的锁骨处。

“够深了吗?”

他喉结滚动着,声音沾染上情欲显得尤为沙哑。

又是一记深顶。

你受不住地逸出甜美的声音。

涂抹着艳丽红色的指甲在他绷紧的背胛处划下浅浅痕迹。

男人指尖挑开黏到你眼角的几缕发丝,随后捏着你下巴抬起逼你直视他,“看着我,感觉到我了吗?”

仿佛是要把现在这副画面搞得更加淫  靡似的,他另一手把你长腿抬高,让你轻而易举的就能看到你下身正激烈吞吃着什么。

你咬紧牙关,撇开头去不想看。

他也不阻拦你,只是俯低身子,把自己往你体内嵌得更深。

你的手被他强硬掰开,彼此掌心湿热十指相扣着,他指甲修剪齐整干净,与你指尖的一抹艳红相得益彰。

这一切,就像曾经那时候一样。

只是占上风的人调换了。

腰肢被撞得忽上忽下沉沦于极乐浪潮时,你不断发出甜腻声音的嘴被他一把捂住。

你听见他沉声在你耳畔喑哑低低道:







“这些都是你教给我的。”






〈二〉

你对那少年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见面是在自家门口。

身上明明穿着土里土气的校服,但因他身姿清隽挺拨硬生生带出股年轻活力的青春感。

发型倒是剪得不错,不像大多数同龄人的板寸头,是很清爽俐落的偏刘海发型。

彼时你刚读大学,而面前这少年显然才上高中的年纪,偏偏他脸上摆出的那副沉静漠然表情,看着都比你老成。

他手里抱着个纸箱就站在你家门口,转头看见你时唤了你一声:

“姐姐。”

你独生女,哪来这么大的弟弟?但瞧他那样却是识得你。

你出以礼貌,便应了。

脑中却在疯狂的思索着这是亲戚家的孩子还是邻居家的孩子。

“能帮我把这纸箱转交给叔叔吗?这是我爸要送给他的东西。”他接着道。

啊。

你想起了。

这是你爸那个好朋友家的老大。

你小时候两家还组团一起出去旅游过,你以前也没少往人家家里跑去玩,只是自上高中后你便没怎么和他们有联系了。

他们家老大三四年没见,原来都长得那么高了么……都快和你现在一般高了。

你伸手接过纸箱,无意间与他指尖触碰到。

你下意识的抬眸看过去,发觉他手生得极为好看,骨节分明白皙细腻的,手背上还有着若隐若现的淡色青筋。

指甲显然是细心修剪过的干净齐剪,那像你的指甲涂抹着尤为亮眼刺目的艳色。

这个少年给人感觉确实年轻,但一身令人艳羡的冷白色皮肤偏还搭上一脸淡漠,反而衬得他冷漠沉闷起来。

好像是叫什么来着?

“谢谢你特地送过来了,王……”你盯着面前少年清俊眉目,绞尽脑汁终于想起了他名字:







“杰希!”








〈三〉

“……王杰希。”

你的妆容早被哭花,酒精效果下泪水还在无意识的迸出掉落。

你还想再喝,然而握着酒瓶的手却被他牢牢箝制住,明明人长得清清瘦瘦的,可劲儿出奇的大。

“松手!我让你松手!听到没有?”你冲他吼道。

他只是皱紧眉头,冷声劝道:“别喝了,不值得。”说完他就使劲抽走了你手里那最后的一瓶酒。

你当时刚和交往许久的男友分手,心口闷痛得发紧,意识越是清晰就越是能想起男友分手时对你说的那些话。

——“瞧你穿得那花枝招展的样子,在没和我交往前,早就身经百战了吧?”

身经百战。

呵,这个成语第一次让你感到讽刺厌恶。

你伸手要去夺王杰希手里的酒瓶,却一脚踩滑,跌到他怀里。

他也猝不及防,被你扑倒在地硬挨了一疼。

唯一仅剩的那瓶酒被摔碎了。

你支起身子气呼呼的拍他胸膛一掌:“王杰希我喝多少关你什么事?!”

说完仍不解气,揪着他衬衫衣领再怒道:“你不就一个未成年的小鬼么?!你懂什么!”

王杰希虽摔得痛,但却只是蹙起剑眉闷哼了一声。

听到你这么一说,他撇过头看了看墙上挂的时钟,语气平缓道:

“等过了零点我就刚好成年。”

闻言,你也抬头看了一眼时钟。

所以呢?难道成年了你就会懂了?

你只觉得想发笑。

王杰希这几年越长越清俊,平时为人处事也确实比同龄人来得更游刃有余老成熟练。

可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岂是一言两句就能懂?

你仔细打量着身下少年仍沉静漠然的神情,你甚至都怀疑起他平时可能连抚慰自己都没有过几次吧?

你抚上他面容,指尖那抹艳丽红色搭着他冷白肌理更加引人注目起来。

这个少年早就脱去稚气,眉目之间尽是沉稳,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家里排行最大的缘故。

而就是这么少年老成的他,你听说他辍了学,去选择了一个风险最大最不稳定的道路——当电竞选手。

你更想笑了。

你嗅得到他身上有淡淡的酒精味。

估计是之前那瓶酒摔碎时有酒飞溅到了他身上。

“你是想姐姐我送你一个成年礼物吗?”你勾起嘴角轻笑。

身下王杰希平淡神情意外的崩坏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你的手从他敞开的衣领处滑进,掌心抚过他起伏胸膛的凸起,感受着他温热肌理底下的年轻心跳。“无所谓了,这成年礼物我给定你了。”

你瞧见他眼底一瞬而过的惊愕。

可你全当视若无睹,你脑海中尽数只循环播放着男友分手时说的那四个字:

身经百战。

少年腰间紧扣的皮带被你解开抽出。

他衬衫纽扣也被你一把扯开,扯断的扣子滚落在地,与之前摔碎淌流的酒相混。

时针在慢慢指向零点。

你粗鲁的扒下他最后一层遮羞的布料。

少年下身半抬头的物件被暴露无遗。

青涩的,粉嫩的,怯生生的展露在你眼前。

他耳尖染上薄红,一贯平淡沉静的神情再也无法维持,“快住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你可以推开我的。”你轻声说道,身下花瓣对准他顶端容入,“你为什么不推开?”

王杰希眼底情绪翻涌复杂,脸上神情晦涩难懂,薄唇微启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你一把捂住。

你眯起双眸冲他勾起嘴角眼波盈盈媚笑。

他顿时一愣。

“你不懂这些吧?我来教你啊。”

少年青涩却温度炽烫的物件被你整根包裹容纳住。








时针正好指向了零点。










〈四〉

第二天,他浑身酸痛躺在床上醒来,身无寸缕的,只被人盖了件薄毯。

房间仍是凌乱的,只是草草被人收拾了一下。

你还算有点良心的把你爸的一套旧衣服搁在了床头柜。

他揉揉眉间,昨晚被人使用多次的那儿在隐隐作痛。

王杰希掀开薄毯,年轻柔韧的身躯布满了暧昧痕迹,稍一抬胳膊,疲累就自筋骨蔓延到全身。

他肩膀处还残留着浅浅牙印,你咬的并不是很疼,但他指尖抚上那牙印时,心口却陡然一紧。

他想起你泪珠滴落在那的温热触感。

似是落不完般,打湿了他整个肩头,也不知到底是谁弄疼了谁。

那真是王杰希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生日。

而且仿佛是要刻意躲着他,自那天起,他再也没见着你。

相当决绝的,毫无音讯。

就算问你爸都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但在那之后,王杰希倒是时常能在梦中见到你。

从他年幼第一次见到你这个姐姐时,你拍着胸膛对他说:

“可以依靠我的哦!我比你大嘛!”

再到已长得亭亭玉立扎着马尾的你,狠狠地揉了一把他柔顺的头发,笑容灿烂:

“才初一的小鬼干吗整天板着张脸!”

还有……

那晚你扭动腰肢俯身吻他唇瓣时,声音颤栗含糊唤着两个字:

——“杰希。”

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他的梦境又是那般旖旎叵耐。

王杰希轻叹口气,眼中映入白花花的天花板提醒着他梦境的完结,可下身仍紧绷躁热,告示着欲望无法纾解。

微凉指尖与温度灼烫的物件相触时,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想起你偏好美甲,修剪打磨精细的指甲覆上一层艳色,那抹红艳太过漂亮,握着他物件轻揉搓弄的画面都尤为赏心悦目。

他的喘息开始粗重浑浊起来,手上动作急促飞快。

他想起一个很久远很细碎的回忆片段。

你扎着马尾,短裙飞扬,赫然一副青春靓丽的花季少女模样。

然而脸上却满是泪痕,你叉着腰凶狠的冲面前和他同龄的几个男生骂道:

“说谁弟弟大小眼呢?!滚滚滚!!!”

待把那几个男生凶走后,你转过头眼角泛红一本正经的训着他:“你也别总那么随意让他们说啊,有骨气点好吗?!”

王杰希其实并不在意那些风言风语的嘲弄,倒是被你这副模样给有点吓到。

“……姐姐。”他想了半天,似乎也只能这般称呼你,“你为什么要哭啊?”

闻言,你一愣。

狠狠地乱擦了一把脸,撇过头去,鼻音还是重重的,“你还小,不懂这些事。”

他后来很久才知道。

那天你哭,是因为你向一个心仪的学长表白被拒了。

白液从顶端迸出,滴落至洁白的床单。

王杰希在脑中勾勒着你的面容,重重按着手中物件敏感顶端,延长这场高潮的余韵。

他吐出一口浊气,似是喟叹:







“比你小,就一定什么都不懂吗?”












〈五〉

许久没回b市的家了。

你爸一直在国外工作,也好几年没回这了,估计是得蒙层厚灰。

然而打开紧闭家门那一瞬,扬起的灰尘倒比你意料中的少很多。

正好,能让你轻松点。

只睡一晚应该撞不上那人的吧。

你可是特地算准了时间点回来的,那人今晚进行比赛,不管怎样一时半会肯定是不会回家的,更不会来你这个早就无人居住布满灰尘的房子。

你伸了个懒腰,把脚上穿着的高跟鞋习惯性的甩飞到一边。

你回到你住了二十几年的那个小房间,里面的布置依旧是你走时那般,只是整洁了很多。

说实话,你有点不太想进自己的这个房间,这儿总让你想起你当年对那人犯下的荒唐事。

但你的房间却是目前整栋房子最为干净最适合睡一晚就走的地方。

反正只睡一晚。

你这么安慰着自己。

然后准备去拉窗帘,刚拉到一半时,你随意的往楼下瞟了一眼。

楼下有辆车缓缓驶来,正好停在你家门。

暖黄的路灯光洒射下来,熠熠的照着那从车里下来的人一身冷白肤色。

修身风衣衬得他人清隽瘦高,一双长腿被剪裁得当的长裤包裹挺直。

他捋捋袖口,伸手熟练拨出车钥匙。

眼见那人要抬头看向这边,你心中暗道糟糕,忙拉上窗帘。

他怎么会来这啊?!

你也是十分不解,明明你回b市这事谁都没告知。

而且他竟然有你家钥匙?!

你听到楼下有人扭锁开门声,夹杂着那熟悉的男声低低说着:

“嗯,叔叔我刚到你家。”稍微停顿了一会儿,那个男声略为惊讶的接着道:“……我没遇上她。”

好,你知道是谁卖了你。

你对远在国外的爸爸比了个中指。








楼上有细微声响传来。

王杰希挂断电话,目光挪到玄关处被主人一脚甩飞乱扔的高跟鞋。

他把手机揣回到风衣兜里,关好门落上锁。

他习惯好,脱下皮鞋后是整齐放好搁到一边的。

房子地板是木制的,踩上去总有那么点儿声响。

他不太喜欢这种地板。

这样容易会惊到他的猎物。








〈六〉

你也不喜欢自己家里这种木制地板。

以前你还挺喜欢在这上面用力嘣哒的,听着它发出的清脆声响,虽每每总会换来你爸的怒斥,却乐此不疲。

可现在听着它发出的细微声响,你心跳越发跳得猛烈。

那人踩的力度自然不像你年少贪玩的故意用力,是极轻的,却响彻在这寂静的夜晚。

他果然是知道你在那的。

门把手被人试探性的扭了几下,发现是反锁着后,你听到他语气平缓道:

“你很怕我么?”

简直是开玩笑!你从小肆意到大还没怕过谁呢?!

但你却没敢把这句话说出来。

门外那人倒也没执着于把门打开,而是接着轻声道:

“两年了。”

你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人这么温柔的声线。

这么多年来,你也曾在电视上见到过他,他在镜头面前一向冷静自持,说话语调从来清清冷冷的。

可此时他声线似是压低了几分,不同于年少的清亮透澈,现在是低喑沉哑,蕴着男性特有的磁性。

“我很想你。”

闻言你顿时一愣,听着那么直白的话语,耳根逐渐染上红晕,终于肯开口回应他道:

“王……王杰希。”

“嗯。”那人沉声应道。

“为什么?”你问他:“这都两年了,你何必执着于我这个‘姐姐’?”

你还刻意强调了“姐姐”这两个字。

他事业蒸蒸日上正值当打年纪,最近还夺了冠,不管怎么样肯定会有很多年轻小姑娘倒贴上来的吧。

实在没必要执着于你啊。

难道是因为你当年对他做的荒唐事给他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哇,那真是罪过。

你十分内疚惭愧的捂着心口,开始思索该去哪找个优秀的心理医生帮他看看。

就在你刚开口要跟他向当年那事道歉之时,隔着一道薄薄门板在门外的他突然语带笑意道:

“你不懂吗?”王杰希随后轻敲了敲门,“开门吧,你房间的空气清洁器坏了,帮你换个。”









两年不见。

眼前的他自然不能再称作为少年,你现在甚至想称呼他一声“弟弟”以显疏离都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早就褪尽年少时所有稚气,连锋芒都被他尽数好好收起,这么多年当着家中老大队内一长,年纪轻轻硬是给沉淀出一身稳重冷静。

薄唇微抿,那双有缺陷的眼眸盛满了你。

你这时才发觉,现在的他高了你一个头,他只能得低头垂眸看你。

身上也不再是年少普普通通的衬衫搭长裤。

冬天寒冷,他风衣底下只是简单的高领毛绒衫,棕色格子围巾围了两圈。

他惯例冷着一张脸,盯了你许久。

终于在你忍不住想开口让他别看时,他收回视线,迈开长腿走到你房间的空气清洁器。

他挽起袖子提起那不知什么时候坏掉的空气清洁器,“床单我给洗好收在你衣柜了,空调遥控器在抽屉第一层。”

你听着有些发愣,问:“你怎么这么清楚?”

“你和叔叔不在b市这几年,都是我在打理这栋房子。”他风轻云淡道:“今天本来是帮叔叔拿点东西要寄过去给他的。”

结果刚好遇上了你也回来。

“谢谢啊……能从百忙之中抽空出来打理我家。”你眨眨眼睛想再对他说些什么,却发现不知道从何开口。

他的背影高大挺拨气质成熟稳重。

已经在你没注视着那五年里,彻彻底底成长为了个男人。




——“杰希。”





他在玄关处准备穿上鞋,听见你在身后唤他,身形顿时一僵。






“要不要留下来睡一晚?”











〈七〉

房间调的温度适宜,暖暖和和的。

可你却觉太过炽热,热得你口干舌躁。

男人脱下风衣和围巾,顺手挂到椅子上,那贴身的高领毛绒衫修衬得他清瘦。

你伸手去解他皮带,那指甲仍是抹着你最喜爱的艳色,红艳艳的搭在他银色的皮带金属扣上。

窸窸窣窣地声响中,他俯身吻上你唇瓣。

缠绵的交换彼此唇瓣温度,你能感觉到他微凉指尖摸上你腰际。

倒在你房间里的那张床时,你一阵恍惚,似是看见一个唇红面白的少年在情动的抚慰着你,可你眨眨眼,眼前是他成熟沉静的面容。

身躯温暖,结实有力。

再也没有年少那会的骨架纤瘦。

比起最初的惊慌无措,此时他显然游刃有余了不少。

你因他的抚摸而颤栗,酥软在他掌间。

感觉自己每一寸筋骨都被他捋顺揉软,如滩水化在他臂弯。

许久没被人闯进的花园,未习惯异物的融入,只好由他指尖挑弄出花露浸润。

你轻轻喘着气,嘲弄他:“技术变得这么好,跟哪个小姑娘学出来的?”

王杰希眸光一沉,勾勾嘴角,却是不说话。

在他把自己挺腰送到你体内时,你望进他深邃眼底,那里如一泓深潭清澈透亮倒映着你此时模样,蕴含着你道不明言不清的情意。

很复杂难懂,似有万千情绪尽数被他收敛在眼底,无法流露出来。

你想起你以前也曾见过他这种眼神。

就在那一晚,你和他的第一次那天。

和男友分手后,你哭哭啼啼的抱着几瓶酒跌跌撞撞的回家,结果就在转角处马上撞到了人。

你撞的力度不大,反倒是扑进了那人怀里。

那人为稳住你,手牢牢抓着你肩头。

你迷迷糊糊的眯起双眸抬头看他,正好望进那人眼眸深处,虽有缺陷却清澈透亮,刚好装满了你,倒映着你此时的模样——

挂满泪痕,眼角泛红的模样。

你意识虽混乱,但还能认出那人是谁。

“杰希。”你唤着眼前眉目清俊的少年,“……你怎么又来了?”

你没有注意到,你说话时的语调都是带着哭腔的。

“姐姐。”

那是你印象中,王杰希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

“你为什么在哭?”

你狠狠地抹掉脸上又蹦出来的泪珠:“说了你也不……不……”

这最后一个“懂”字淹没在你控制不住情绪而突然爆发的哭声里。

那时你泪眼模糊之间,就是瞧见了他那样的眼神。

你好像明白了什么,触到身上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时,第一次感到自己像是沉溺于湖中,随着他起起伏伏。

他的冲撞总是那么恰到好处的抵在你最脆弱的地方。

眼前的画面跟两年前那幅相似,又不相似。

你的意识渐渐被他的动作撞散。

你唯一听得最为清晰的只有他那句话:






“这些都是你教给我的。”









随后他埋首到你肩膀处,你顿时感到一阵刺痛,硬生生把沉溺在快意中的你给拉回神来。

他竟然咬了你一口?!

你看着他咬出的那浅浅牙印,颇为无语。

他又强硬的吻上你唇瓣,逼你舌尖与他纠缠。

那炽烫物件在你体内陡然发狠地抵死碾磨,他冷静自持的表面在逐渐卸下。

红艳艳的指甲衬着他一身冷白肌理,显得画面更加令人注目。

在他身下,你被逼出了很多失神颤栗的羞耻姿态。







“你还不懂吗?”在你被他送上顶峰之时,他低声又像以前那般称呼着你:







——“姐姐。”









〈八〉

——噼!啪!

“队长生日快乐!”

众微草队员为他们的队长拉响礼炮,纷纷扬扬的彩带尽数飞落到他身上。

王杰希见状也是一惊,笑道:“谢谢大家了。”

随后拍掉落在发间的彩带。

这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很正常的动作。

但站得离王杰希较近的方士谦,无意间顺眼一瞟,却瞟见他们平时端着正经威严满满的队长手指甲上——竟然涂了指甲油?!

“王杰希你注意影响啊……”方士谦见队员都兴奋跑去切蛋糕了,才敢压低声音对他说道:“大男人涂什么指甲油啊?就算是微草绿也不行。”

闻言,王杰希抬手一看,果然修剪齐整的指甲上不知什么时候被某人涂了一层浅绿。

他不由失笑,“我是帮人涂的,结果不小心沾上了。”

“这也能沾得上?”方士谦听着觉得简直胡扯,“你咋不说你浑身上下都沾着指甲油。”







浑身上下有没有沾着指甲油他不知道,但他倒是确实被涂满艳红的指尖给抚遍全身了。

评论(67)
热度(716)

© 玖玖家的虫世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