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空调虫诗扶

【男神x你】-坐大巴吃什么零食比较好?-

※韩文清x你
※玩老梗,练习手感
※吃巧克力最好。
※因为巧克力最甜了。
※私设多如山私设多如山私设多如山!!!
※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
※(๑>؂<๑)嘀——ooc警报!

┄┄┄┄┄┄┄┄┄┄┄┄┄┄┄┄┄┄

你突然感到身子向前倾去,司机的刹车来得猝不及防。

幸好旁边有人伸出手来抓住你肩头,帮你稳住了失去控制的身形。

但你怀中的袋子却无人能接,东西硬生生洒了一地。

其实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就是一些带在车上解馋的小零食。

可你却羞红了面颊。

忙俯身去收拾起来,心中嘀咕着希望旁边的男人什么都没看见。

但怎么可能啊?

“我帮你捡,你坐好。”

男人低沉粗砺的声音落在你耳边,随后还真就蹲身去帮你去拾,他本就人高马大,这么蹲下去几乎占据车座狭窄的空间。

你刚想开口婉拒,却感到男人微热指尖微微擦过你脚裸,去捡那落在你脚边的一包牛奶糖。

你瞬间就僵硬了身子,动都不敢动。

那些小零食被他兜在怀里,配上他那一脸严肃眼神不善的刚毅面容,有点令人发笑。

可你哪敢笑啊……

不知道前面坐着的队友是不是因为这小小的意外在注视着这边,也不知道自己的面颊被红晕染得有多深,你手忙脚乱的拿着那装零食的袋子,结结巴巴道:

“韩,韩队,放这里吧。”

男人只是低低的回了“嗯”,把零食放进去。

突然,他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

你抬眸望去,见面相不善的男人拧紧眉头,霸图黑红队服把他整个人衬得更严峻,且极具压迫感。

你知道他喜欢挽起半边袖子,露出那平时经常锻炼青筋凸现的健壮手臂,而保养得当的修长指间夹着一张薄薄的小方块,仔仔细细的打量着。

……

…………

于是你刚准备放松下来的身子瞬间又僵硬起来,甚至开始冒出冷汗。

脑中思绪混乱,最后只剩一个想法异常清晰。

想求救。

随便谁来救都好。





『韩文清坐在我旁边和我一起坐汽车大巴看见了我的安全套包装辣条时,我该怎么解释啊?在线等,很急!』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会坐在你身边。

本来这辆专载霸图队员的汽车大巴,你是搭了个顺风车说正好也回去。

你还特地找了个最后面的位置不想引人注目,而旁边的位置应是由你哥哥坐才对。

结果你哥哥一上车就和霸图经理勾肩搭背去侃谈了,独留你一人。

好吧,一个人就一个人,这也没什么。

但你刚叼着吸管喝牛奶时,就听到身后有人问:

“这里有人吗?”

“啊,没……”你抬头一看来人,看清那人面容时顿时感觉一个激灵,愣愣的从嘴里迸出剩下的最后那个字:“……有。”

韩文清垂眸看向你,他太过高大,你几乎是整个人被笼罩在他阴影中。

然后当他坐下来时,你甚至感觉你抖了抖身子。

你不由吞吞口水,紧咬吸管把牛奶一吸而尽。

完犊子。

你没敢开口假装看窗外的风景,他也绷着张脸不说话。

气氛尤为微妙尴尬。

这样的气氛让你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家烤肉店。

你心口狂跳,想打破这僵局。

可是,不说话,他不说话,他还不说话……

你仍是咬着紧张的吸管,瓶中牛奶早已空空无几。

最后你也不知怎么想的,摸到那装零食的袋子随手一抓,递给他招呼道:

“啊哈哈韩队好久不见,上次烤肉承蒙款待,这次我也请请你……”

于是你掏出了根棒棒糖。

你嘴角勾起的弧度瞬间凝固,直直盯着那根棒棒糖——还是草莓味的,开始浑身冒冷汗。

韩文清大概是在看时间,他抬臂看手表的动作硬生生愣住,那双黝黑眼眸盯着你递过来的草莓味棒棒糖,好半晌才伸手准备接。

“谢了。”

他的声音向来低沉,此时听在你耳里竟还有点喑哑性感。

接过棒棒糖时他指尖与你指尖不慎相触,那触感并不怎么细腻,有点粗糙,温温热热的。

可却令你心口犹如小鹿乱撞般乱跳。

你连忙收回手,捂着渐渐发热的面颊。

车内空调开太低了吧。

嗯。

肯定是这样。






















小方块夹在他修长指间,他拧紧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辣条?”韩文清显然并不清楚那是什么,但他清楚另一点:“你不是不能吃辣么?”

你摇头忙解释:“这是给我哥吃的。”

他却还是拿着那小方块不还你,而是有些微愠的语气继续道:

“以后这种包装的零食,让你哥自己装着。”

“为什么?”你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你就立马感到了后悔,暗搓搓的缩缩身子到角落去。

韩文清转头直直看向你,眸中深邃暗蕴情绪太过复杂,让你分不清他是生气了还是怎么了。

倒是抓着那小方块的手背上青筋越发凸现了出来,想必是力度很大的在抓着。

可能察觉到这样会太凶把你吓到,韩文清闭起眼眸轻叹口气,尽量放缓脸上紧绷的表情,“容易误会。”

容易误会……什么?

你眨眨眼睛,又不敢详细问他,只好“哦”了声。

……结果韩文清就这么镇定自若的把那小方块揣到自己外套口袋了。

被没收了。

你心中暗自吐槽道。

可待你收拾好零食安安分分的坐回去时,你愕然发现——

这微妙尴尬的气氛又来了!

而这次你真不敢轻易妄动,怕再给霸图堂堂的韩文清队长送了个棒棒糖,说不定还会是草莓味的。

汽车大巴总算在平缓稳妥的行驶着,虽然说仍有些颠簸。

沿路的风景也就那样,不算什么秀丽。

当然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你根本无心去欣赏那些,而是总忍不住在偷偷抬眸暗瞟身旁的韩文清。

他刚打完比赛,许是场馆太闷热,身上的队服外套没拉上,底下那件短袖也是解了两颗纽扣,大大方方的露出那弧形漂亮沟络清晰的锁骨。

环抱双臂,轻阖着眼在闭目养神。

偶尔吞咽口水时,颈间喉结滚动得煞是性感。

他渴了么?

你意识到这一点,忙伸手进自己的袋子翻找,果然翻出瓶橙汁。

虽然这也是给哥哥喝的……

但管他呢!

你抓着瓶盖想扭开,却赫然发现自己……

力气太小无法扭开。

你深呼吸口气,努力使劲想扭开瓶盖,结果正扭开一点时,这大巴司机竟然又一个猝不及防的拐弯。

好极了,你还是没有任何准备。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子不受控制的扑向旁边的韩文清怀里。

他胸膛硬梆梆的,硬是撞得你生疼。

车子还是摇摇晃晃的,你感觉得到有股大力在牢牢地抓住你,把你护得周全。

你当然知道那是谁。

你捏紧了手中那瓶橙汁,有温热的气息轻吐在你发顶。

“没事吧?”

沉哑的声音落到你耳畔,距离之近似是情人之间的亲昵,压低着声音像在说悄悄话。

掌心触及到的触感也极为厚实温暖,你这才发觉自己另一手紧贴在他微微起伏的宽厚胸膛上,身体则是完全倾到了韩文清那边。

你抬眸正好他垂下来的眼眸对上,韩文清仍是绷着张严肃脸,剑眉微微蹙起,刚毅硬气的面容此时却是柔和了不少,柔和得仿佛好像连那双黝黑眼眸中都倾注了一腔柔意。

你顿时浑身一震,面红耳赤的赶紧起来,把手中橙汁往他怀里一丢,吼道:

“韩队!喝水!”

待你把头转到车窗那边,死死盯着窗外风景时,你才后知后觉的发现——

卧槽我刚做了什么我竟然吼了他!!!

而大巴还在平速的行驶,头顶空调也在大功率的运作。

你却感觉到自己浑身愈发燥热,心跳随着身旁男人一呼一吸之间而急促加快。

接下来……接下来怎么办?

你已经慌得不知所措,身上仿佛好像还残留着他之前宽厚怀抱的温度,在逐渐升温。

“咳。”韩文清轻咳了声,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你一句:

“你上次的答复,想好了吗?”

你猛然转过头去,瞪大圆眸看着身旁这个面相不善甚至还有点凶恶的男人。

此时,他脸上比平常似乎更要阴沉,眼睛直直望着你盛满了你,手却不由自主的攥紧成拳,青筋浮现出手背,似是在极力压抑什么。

他……在紧张?

这样的认知简直让你心花怒放。

你深呼口气,知道韩文清所说的答复是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应。

你勾起嘴角,再次在自己装满小零食的袋子一番翻找。

啊,找到了。

你攥紧那小小的物体,向他伸出手,慢慢摊开,掌心赫然躺着块德芙巧克力。

“我……”你努力组织语言向他开口,“我现在身边只有这个,能来代表我的回应。”

你冲那一向严肃认真的男人眨眨眼睛,带着点狡黠的意味。

“你知道‘DOVE’吗?如果知道就请你收下它吧。”

韩文清闻言一愣,反应过来后不由也勾起嘴角,难得轻笑着,毫不犹豫的伸出手要去拿你掌心那块德芙巧克力……
































































“妹妹我好像有点晕车晕得低血糖,有没有什么糖让我吃一块……对对对就是这个,巧克力不错不错,让我吃下啊。”

“……?文清你怎么这么凶的瞪着我干什么?”

“妹妹你咋也这么凶的瞪着我???”

——以上发言来自突然冒出来且晕车晕得低血糖的霸图老板。

 
评论(72)
热度(1176)
★只有心肝儿玖玖★


脾气不好,高冷大哥。
© 维修空调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