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贝尔数学奖 —

【男神x你】【风霜24h/7h】-既然在偷偷摸摸的谈恋爱就不要撒狗粮了-

※一场不需要秀给别人看的恋爱
※‌给我家霜儿的第二个生贺!!! @尼古拉斯赵风霜 
※练习练习
※我的段子都是在练手感!
※私设多如山漏洞多如水
※(๑>؂<๑)嘀——ooc警报!

┄┄┄┄┄┄┄┄┄┄┄┄┄┄┄┄┄┄

【张新杰】

距离约好的时间还差十分钟,他就已经提前到了。

估计是为特地避开闲人,他绕了些远路,额前渗出薄汗,把他绷紧着张面无表情的脸柔和了不少。

看见你到时,张新杰隐在镜片底下那双波澜无惊的眼眸,总算有了些许动荡。

许久未见,他并没有急着跟你叙说情话。

况且他本就不怎么擅长。

与他睽违已久所积累起的层层思绪,把你和他的亲吻变得更加绵长。

吵杂的体育馆就这点不好,无论多偏僻多隐密的小房间,门外似乎总有脚步声。

可惜,你耳边现在只听得见张新杰喑哑的低喘。

他大概还是想进一步索取更多,不过凭着冷静理智的性格给硬生生压抑了下去。

一吻终了。

张新杰慢条斯理的戴上之前脱掉的眼镜,抬眸瞟了一眼你。

最后俐落的脱下霸图队服外套,转而披到你身上。

替你拢紧外套领口时,他温热气息拂过你面容,用着一向平缓的语气浅浅道:









“晚上会降温的。放心,今天是霸图专场,穿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王杰希】

他训队员时的神情,真是足够严肃威慑。

那双眼眸虽有所缺陷,可偏偏就是生得好看。

但此时你看惯的温柔尽数褪去,只余了一腔冷冽严峻瞪向你们这些训练营学员,震得满室的晚辈大气都不敢出。

“我说过多少次了。”他屈起长指敲了敲桌面,绷着张正经脸,“训练是一切的基础,再枯燥也都有它极大的作用所在。”

王杰希一训起人来倒是不吝惜其言语,真是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训了一遍——包括你。

他把那冷到极致的眼神投到你身上来,“还有你,不要迟到。注意时间观念。”

你羞愧的把头垂下,过大的队服外套衣袖实在太长,你双手几乎是被匿藏在衣物底下,暗暗捏紧了颈间垂挂着的工作牌。

王杰希眸中闪烁了一下,但极快的被他收敛起,他轻咳一声,冲你道:“你跟我出来下。”

门轻阖上,严密掩去外边所有可能窥探到你们的一切视线时。

你才松懈了身子,眼眶顿时濡湿。

感觉得到他似乎轻叹口气,抬手帮你拭去眼角泪珠。

“工作牌你把我和你的拿混了,知不知道?”

他把你拥入怀。

“还有外套也是。”

王杰希抬起你下颌,湿热缠绵的热吻落到你唇瓣。








“好了,别哭。现在是你训男朋友的时候了。”














【林敬言】

他可真不会懂小姑娘的心思。

你无数次这么跟林敬言埋怨过。

因为种种原因你们目前不能公开就算了,可他却连陪你玩玩偷情的戏码都不会。

最后还是你这小姑娘,硬是揽了个工作人员的活,混进去抓住机会把他堵在一小房间里。

斯文俊秀的男人无奈搂住你,轻声闷笑时胸膛都在震动。

你埋首趴在他胸口,自然能察觉得到那震动。愤愤不平的怒捶他一拳,喝斥:

“林敬言你笑什么?!”

其实林敬言也没比你长上多大岁数,但许是世事经历太多,沉淀锤炼着,硬是让他浑身上下尽是一腔属于成年男性的成熟稳重。

就是哄小姑娘的样式真算不得老练。

但到底会疼人,林敬言把你往怀里搂紧几分时,门外正好响起脚步声,且听这音向,似乎是正朝你们这边来。

你吓得一抖。

但林敬言安稳于世沉静如山惯了,知道你怕时,把你护到身后去,安抚似的轻揉你发顶几下,压得极低的醇厚声音落到你耳畔:

“别怕。”

你呼吸吐纳间尽是他身上淡淡的男士暗香,似陈年佳酿般撩人心怀醉人思绪。

你瞬间羞红了脸到耳根处。

好在那脚步声并不是真冲这里而来,像是进了隔壁。

你松了一口气时,林敬言却极其亲昵轻吻几下你耳后颈处,笑道:








“你看,没事的。不会被人发现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在我怀中的。”










【吴羽策】

吴羽策的决定向来是他深思疑虑后再三思量拍案的,而一旦定下,就真是固执己见无人可挡。

他倒是偶尔会为你妥协一下。

比如说,秘密恋爱。

他一听之时真不想应承你,那狭长漂亮的眼眸一挑尽是不满之意,薄唇微抿像正极力压抑着什么。

最后,他妥协那一天简直就是连年绵雨突然乍晴。

但吴羽策,显然不会配合于你想偷偷摸摸来一发的想法。

不过你们工作之中,真是时常会擦肩而过。

“吴先生。”你客套疏远的称呼着他,“我来和你确认一下活动流程。”

吴羽策慢条斯理的抬起眸来,左右环顾了休息室一圈。

“就你一个?”他问。

你点了点头。

闻言,吴羽策收起刚还对你万分冷淡的表情,冲你伸手示意道:









“那还不过来坐我怀里。”









【黄少天】

这种事真是在挑战你的小心脏。

刚还在全明星台上和职业选手客客气气打着官话的主持人,此时被蓝雨战队的当家选手给堵到休息室角落。

黄少天这位选手向来话多,但在与你交换深吻时倒是异常的安静。

可能是之前在台上说太多了?

这样的猜想让你忍俊不禁。

察觉到你的不专心,黄少天选手放弃对你唇齿的进攻,而是用探进你衣服底下的手捏了捏胸口嫩尖。

你被他掐得呜咽一声,忙推搡他说别闹别闹待会还得出去呢。

他用生得较利的小虎牙磨了磨你颈间软肉,刻意没留下痕迹。

染着一头黄发,发尾刺刺地扫过你面颊。

最后搂紧你,以极快的语速絮絮叨叨着一些近况。

黄少天亲昵的蹭蹭你,咬上你耳根磨弄上边唯一一个耳洞。

那儿本来是镶着与他同款的耳钉,却不得不因为今天的活动而摘了下来。

而他探了个空,动作一顿,但反应也极快。

黄少天有点生气似的咬疼了你一下,随后又颇为心疼的捧着你脸亲亲啃啃,嘴里却忍不住嘀咕起来:









“啊啊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公开啊……”









【江波涛】

他几时站到你身旁时你根本没注意到。

选手通道里有个灯经年未修,时常明明灭灭的。而此时终于不堪重负,嗞嗞几声直接黑掉。

轮回众队员刚好走到这呢,一时之间陷入黑暗。这人偏偏竟还趁着灯暗那一瞬扯了扯你衣角,示意你看向他。

你抬眸看了过去。

江波涛很是爽朗的冲你一笑,还趁自己身边的队员议论纷纷时,于黑暗之中向你凑近了点儿。

距离的拉近,让你清晰的嗅得到他身上浅淡的温凉气息,似水似雾般,钻进鼻腔时是一阵清意。

他好像俯低身子弯腰了下来。

“嘘。”江波涛伸手捧住你一边脸,抬手的动作令他袖口往下一缩露了截瘦削皓腕,腕间配戴着的银饰手链于漆黑中也微微发光着。

那是你送予他的第一件礼物。

温热柔软的触感贴上你唇瓣时,你感到一阵灼烫自心口涌现。直直冲击掉你理智,把你尽数的注意力聚在了与他的舌尖嬉戏上。

好在只是浅尝辄止的亲吻,让你得以没到腰软腿抖的悲惨地步。

灯又突然亮了。

江波涛语气很是惊喜:“哎呀终于亮了呢!”

一旁队友孙翔侧过来身来,注意到他模样时不由皱起眉头,指着江波涛纳闷问道:









“副队你嘴唇咋那么红?发烧了么?”











【周泽楷】

你整整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衣衫。

仔仔细细的把衣物底下所有痕迹给尽数藏好。

抬头正好见到周泽楷上了台,他今天似乎心情不错,步伐迈得轻快。

连接过主持人的话筒时都爽利了不少,然而话仍是简短的。

他微不可察的拢紧了队服外套,似要遮掩住什么。他向来不怎么喜欢给拉上外套拉链的,今日倒是不同寻常了点。

英俊面容挂着的仍是熟悉的腼腆笑意,周泽楷嘴角噙着笑意,趁镜头挪开时他突然望向你这边。

那双漂亮眼眸实在太过蕴情款款,令你这边的人群几乎沸腾了般起来。

可你知道。

那双黑白分明的深邃眼眸牢牢地只锁定住了你。

周泽楷冲你勾起嘴角弧度,那是极为真诚实意且令人不由沉沦的罕有笑容。

你隔着沸腾得汹涌的重重人群,与他遥遥相望。

嘘——

可不能让人发现了。

随后周泽楷转回身去,主持人抓住机会问他在那边看见谁。

腼腆的英俊青年感到有些羞赧的垂下头去,浅浅回了两个字:








“家人。”

评论(40)
热度(1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