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空调虫诗扶

【男神x你】-教你讨厌周泽楷:从入门到放弃-

※【周泽楷男你生贺组24h/5h】
※周泽楷x你
※口嫌体直,一上便知。
※打断腿的姐弟骨科不适者避雷请务必慎入慎入慎入!!!!
※‌真的很羞耻请务必慎入慎入慎入!!!!
※写得很赶都怪今非码字码到飞起害我不浅(痛哭流涕
※分段惯例乱七八糟
※私设多如山漏洞多如水
※(๑>؂<๑)嘀——ooc警报!

┄┄┄┄┄┄┄┄┄┄┄┄┄┄┄┄┄┄

〈一〉

你有了一个弟弟——他叫周泽楷。

而你并不欢迎他。

所有家人都欣喜若狂的欢迎他的到来,而曾经被捧为小公主的你被父母忽视在身后。

即使你不想承认或是想努力去自欺,但父母看向弟弟时眼里翻涌的情感实在太过炽热,终是让年龄尚小的你都咬紧了下唇心口发疼起来。

而偏偏你的弟弟,他得天独厚无论什么就是比你好,包括他的脸蛋。

你曾抱过才出生六月多的他,小小的一团蜷缩包裹在温暖的衣物,面颊白里透红的可爱。

他睡着睡着,就抓了你一根手指握着。

很可爱。

你只能用这样俗套的词语去形容。

你伸出手来,掐了他面颊一把。

手感不错。

这就是你唯一尚存的年幼记忆片段了,再稍大一点就是你上初中那会的事情。

周泽楷彼时小学生一个,个子不高。就是那脸蛋是真生得好。

你还是很讨厌他,没来由的厌恶着。

即使他还是那么可爱,俏生生的比你还水灵,据说那会就俘获了不少同班女生的芳心。

而身为恶毒姐姐的你,总是以各种理由没收那些女生献殷勤所给予他的甜点蛋糕,自己享受个痛快。

顺便一提,那时候周泽楷还带着点婴儿肥,面颊掐起来手感极佳。

你就曾试过把他掐到眼角含泪的程度,然而这并没有能让你心情畅快起来——因为那样的周泽楷看起来更可爱了。

糟糕透了。

你当时这么想着。

可能也就是你并没有他那么得天独厚的颜值条件,所以你后来被父母渐渐忽视,父母的重心尽数倾到在了周泽楷这个弟弟身上。

其实你也知道,自己到底是从血缘上输于了他。

母亲再婚后把你带了过来,信誓旦旦的说着即使和你继父有了孩子也不会忽视你的存在。可周泽楷的到来,戳破了这个谎言。

你心里头当然清楚,这全然不关周泽楷的事,他并没有任何错。

但你就是讨厌他。

即使周泽楷似乎挺信任你的。

他性子内敛含蓄,从小就安静乖顺,长得好看受女生欢迎,受欢迎程度几乎达到哪天他被男生堵在小巷子打一顿你都觉得正常。

他也不知是太天真还是怎么的,小学时总喜欢跟在你后头一起回家。

你就故意东拐西绕的,拼命把他甩掉。

他还很喜欢牵着你的手,你从来不让他牵。

毕竟你讨厌他。

讨厌到即使你看见他摔倒进泥坑里,你都不会让他去牵你的手起来,而是选择拎着他衣领提起来。

等到你高中,你的叛逆达到一个巅峰。

你打架你跑网吧你跟人鬼混,染发化妆抽烟喝酒,哪样不好学哪样。

而周泽楷呢,父母心中的小宝贝完全不负所望,品学兼优长相出色性格乖顺的一流好学生。

特别是那颜值,直接从出色进化到绝色。

身姿挺拔修长,眉目清俊安静的腼腆少年。白衬衫搭件朴素牛仔裤,手里又常捧着本书。好极了,简直就是思春少女心目中的完美白马王子。

你那时并不怎么能和他见到面,你常常泡在网吧和男友卿卿我我的,哪还记得自己这个令你厌恶的弟弟。

等你终于想起“噢我还有个相当出色到让我非常讨厌的弟弟”的时候,是你乌青着一双眼在网吧吞云吐雾时。

“妈的我马子被周泽楷抢了。”身后那板寸头的混混恶狠狠地捶了桌面一拳,“我马子说她更喜欢像周泽楷那样干净的,妈的一个娘娘腔,还干净咧!鬼知道是不是哪家包养的小白脸!”

“哎呀,头哥冷静,息怒息怒。”旁边有一个小跟班忙给那混混点烟递烟,“要不我让兄弟们哪天堵住他,先打再……”

后面的话语难堪入耳,你微不可察的拧了眉头一下,伸手抓过未喝完的酒尽数仰首灌完。

你舔了舔嘴角苦辣的酒精余韵,起身拖着一个椅子向后走去。






——“喂,我家的人,当然干净。”







这事过后你被学校劝退,你自己还骨折了只手在医院躺着。

你倒没在意什么,还有点小得瑟自己真能打。硬生生拼了个两方俱伤,而且你还把人家打得更重些。

父母的痛骂是少不了的,你母亲甚至打算把你送到国外丢出去历练。

你听着听着,没什么反应,就回了句:“妈我都听你的。”

而你不知道,旁边同样来探望你、你一直以来都讨厌着的弟弟——周泽楷暗自攥紧拳头,指甲深陷进掌心。

但少年清俊面容上仍是如常的沉静腼腆,他太过内敛含蓄又向来寡言惜字,很多晦涩的话语无法尽数表达。

最终他只是唤了一声:




“姐姐。”







却只换来了你冷漠的一瞟。







〈二〉

你被父母催着赶着从国外回来时,还是因为你那个令你厌恶的弟弟——周泽楷。

周泽楷,十六岁,父母的好儿子。

他说他要去当电竞职业选手。

你父母几乎是要吵翻天了,连一向宠爱周泽楷的母亲都拉着他苦口婆心的劝着。

所以为什么要把你叫回来?

因为,周泽楷说了。

——“我想听下姐姐的意见。”

好极了,你父母马上把你连夜催回来开家庭会议。双亲皆睁着一双晶亮眼眸看向你,甚至可以说是在暗示你,让你发表些正当意见让周泽楷回心转意,顺应你父母给他铺好的路走。

可我,讨厌周泽楷。

心里头浮现出这么一句时,一路颠波疲累到不行的你总算转头正眼看了下周泽楷。

他身高拔高了不少,已经让你不得不抬头看他了。面容轮廓尚且青涩稚气,独属于少年的青春感在他身上活灵活现,又杂揉着他一向沉静内敛的腔调,眉目清俊得相当令人注目。

他也垂眸看向你,却只堪堪与你对视了一下,又莫名迅速地撇过头去。

你顿时一愣,但周泽楷的心思你从来不想去知道,便也没当回事。

“让他去吧。”

你笑着提出了与父母所愿完全违背的意见。

“泽楷那么优秀,做什么都能出色的。不是吗?”

你说出这句话时,你觉得自己真是够歹毒了。

劝他顺应你父母给他铺好的路走以后过得顺顺当当的?才不要。

你那么讨厌周泽楷。

怎么可能让他好过?

后来结果可想而知,周泽楷固执己见再也不改,母亲痛骂你一番,哭嚎着责怪你:“我就不该带你嫁过来!不孝至极!你走!你走!”

好吧好吧,你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这刚下飞机不久就被赶走,你放在门口的行李箱都还没推进你房门,就得又拖着走人。

你早就习惯了母亲这些年来的偏心。

你手刚握上行李箱的拉杆,另一只骨节分明且修长白皙的手紧跟着也抓住那拉杆。你抬头一看正好撞进周泽楷深邃透亮望不见底似的漂亮眼眸,他眸中闪烁微抿薄唇,几次欲要张口却又收回去。

“……姐姐。”他最终只是轻唤你一声。

声线还是少年满满的青春清亮感,不算很低沉,却足够喑哑到撩人心怀。

你皱了皱眉头,硬是刹住了已到嘴边的那一句“放手!滚!”

说出口的只有冷漠平淡的一句:







“你加油。”










此后,你被父母丢到国外放生了好几年,你和家人很少有所联系,逢年过节也不会回去。

你唯一知道的一个关于家里的消息,是你父母终是妥协了周泽楷的选择,让他去当了电竞职业选手。

不过到底还是自己身上掉的肉得疼吧,你母亲仍是牵挂着你,打从周泽楷走电竞职业选手这条路走得愈发顺畅时,你母亲就开始陆陆续续的跟你联络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可你听到周泽楷过得很好的消息就不是很想回去。

但你还是回去了。

“妈,我想去相亲。”

回来后在家吃的第一顿饭,你突然就冲身旁的母亲说了这么一句。

你母亲乍听很是意外,随后笑得合不拢嘴夸你真是变得懂事了。

你勾勾唇角,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心里在打着什么算盘——你已经再也不想待在这个家里了,不想再听到见到周泽楷的一切,你更不想去见证周泽楷拥有着多优秀的未来。

可你无意间抬头看向他时,却触到周泽楷眸底的慌乱惊愕。

他伸出手来,那保养得当指节修长分明的大手完全覆盖住你的手握紧,哑着声道:





——“不要。”










〈三〉

“你……”

你凭什么?

这话你没能说出口。

你母亲笑呵呵的打了圆场,以为周泽楷是舍不得你这个姐姐。

如果真是如此……

你试着从他掌心抽出自己的手,用了很大的劲道才抽出。

你抬起眸来与他对视,此时你才赫然发现——周泽楷已然是位成年男性了。

他面容轮廓成熟不少,本就精致出色的五官于岁月流逝之中沉淀出稳重。

没有幼童的可爱,也没有少年的秀气。

你揉揉掌心,仿佛仍感觉得到他的体温残余其间,温暖殷实。

你这个一直以来讨厌着的弟弟,原来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

“泽楷也该成家立业了吧。”你盈盈笑道:






“妈,你要不一起挑了?”








事情脱轨的发展就从这句话开始。

你很少会被男人壁咚,这所谓苏爆天际的行为在你眼中无非是要控制住你的一切动作。

一般你被男人这般对待时,你会忍不住踹其命根。

然而现在,你却是忘了这本能的反抗动作,而是愕然的看向那人——

“周泽楷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可他无动于衷。

略长的刘海倾泄而下,有些遮掩住他那双漂亮眼睛,让你无法窥探得到隐在其中的众多翻涌情绪。

他向来就不怎么擅言辞,安静乖顺的清俊模样是你一直以来对他的所有印象。

也只有这么一点,没让你厌恶过。

可此时你被他堵在家里的一小隔间,那些安静乖顺在渐渐撕开它的伪装,绽露出其锋芒。

你听见他低声说道:“不会让你走的。”

话音刚落,你未反应过来之时,温软的触感随之覆上你唇瓣。

你明白,风水轮流转是常态。

却从未想过竟是如此。

那个曾轻易被你甩在身后,轻易被你挣脱开他的手,轻易被你漠视在一旁讨厌至极的弟弟。他锢制住你手,强硬扳起你下颌,逼你与他交换着最为缠绵热切的气息。

你再也没有任何办法将他甩开了。

你甚至是开始渐渐屈服于他愈发纠缠炽烈的深吻。

如果言语无法最好的将其表达出,周泽楷会选择用最实际的行动去证明。

而他,正在努力向你证明着。

你觉得这太荒唐了。

无论是从哪个方面而言。

你们是异父同母的姐弟,你自小讨厌着他的那些情感,甚至是此时此刻——时间、地点没一个正常,你们双亲可还在门外呢!

然而最令你觉得荒唐到惊愕,又转化成悲怆的是:你根本不想去推开他。

周泽楷的主动,把你压抑多年的一腔难言之情尽数通通释放。你开始想掌握住主导权,揪紧了他的衣领,迫使他更加俯低身子。

舌尖的抵死纠缠不再满足于双方,你的指尖已然探进他齐整的衣衫里,触到其结实硬韧的骨骼沟络时你不由一阵心悸。

那些摸索到的硬实手感无一不是在提醒着你,你所讨厌的这个弟弟早也不是曾抱在襁褓中的婴儿、跟在身后的幼童以及文静秀气的少年。



谜之敏感片段_(:з」∠)_










〈四〉

掺杂苦涩且阴暗的情感,突然尽数被披露出来。

那些东西如燎原之火般,再也无法阻拦。

周泽楷喜欢上你的契机太简单了。

年纪尚幼时,他对你的一切感情以为仅仅只是亲情。

他不擅言辞,但对于周遭事物观察得足够细腻。你的那些所谓“欺负”,对他而言实在是不痛不痒。

口是心非。

周泽楷幼时学到这一成语后,就想到了最适合它的人选——你把跟在身后的他甩开,却又暗搓搓的返回来担心他迷路;你挣脱掉他想牵着你的手,却又在他跌倒时匆匆跑过来抱住扶起;你冷眼漠视着他这个弟弟,却又在听到别人说他坏话就跟人打起架来。

而真正打破这所谓亲情的框架,让他迈向禁忌大门的时候是他初中那会。

你跟你男朋友,在客厅大吵了一架。周泽楷就在二楼听完了全程。

你男朋友说错话了,彻彻底底触犯到了你的逆鳞——“你弟弟好像长得蛮不错的耶,诶,你不是讨厌你弟么?不如把他送到夜店陪个酒,你趁机捞一把油水,一举两……”

“一举两得你妈。”你阴沉着脸,反手就抽了他一巴掌,“你他妈是缺钱缺疯了?算盘打到我头上来了?”

高中那时的你真是足够凶狠劲儿,完全不管这还是刚和你在卿卿我我肉麻着的男朋友,干脆俐落脱了脚上拖鞋向他砸去。

“你他妈自己没弟弟是咋的?别人家弟弟给你拿来糟蹋捞钱?”你甚至歹毒的踹了一脚被你打得乱嚎的男朋友的命根。

你指了指自己家门口吼道:“滚!滚滚滚!”

那男朋友狼狈的捂着裆落荒而逃。

似乎还是不解气,你顺手还把另一只脚上的拖鞋砸了过去。

罢了回头一看,少年就站在你身后愣愣的不知所措。

“看什么看!”你凶道:“以后若是在路上遇到那人,躲远点知不知道?!”

那恶劣狠毒的语气之下的本意,是开向周泽楷心口的一发子弹。

可真正把周泽楷的心击毙的子弹,是他初三毕业典礼上。

你那会手还打着石膏呢,非要来参加。结果顺眼一瞟,瞧见他束着的领带竟是松了。

你问他会不会打领带,他摇摇头。

你嘲讥他真没用,于是就干脆那么用着一只手帮他艰难的束好。

距离靠得极近,他轻易就可以嗅得到你身上浅淡的暗香,独属于女性的馥郁甜美。

连同你的声音都变得温柔起来,轻轻落在他耳畔。

那是少年时期的周泽楷靠近你能靠得最近的一次。

他当然不会告知你,领带松掉是他自己扯的。他太了解你的口是心非了,按你那性子是绝对不会忽视过去,且并不会怀疑凶手是他——毕竟他太受人欢迎,混乱之中被扯松等等各式各样的理由皆有。

这样的小心思,导致让他陷得更深了。

从此再也没能脱身。









周泽楷匆匆披上件外套,欲要出门。

你却是起了玩弄之心,扯住他衣角,“你打算就这么唇瓣红透透渗着血出去?”

他顿了动作,沉默的看向你。

“这个点你出去买东西,妈估计是会起疑心的。”你太了解自己生母了,她那番疼爱周泽楷的心思你完全能预测得到。

他执意:“不买不行。”

“周泽楷啊周泽楷,真看不出来你是会这么急躁的人啊。”你弯起眼眸,有点得意洋洋的轻快语气。

你拢好微敞的衣领,“上楼吧。”









——“去你房间。”你牵住他手,抬头直直望进他眼底,那些炽烫的情感毫不保留的对你尽数泄露而出。“我们谈个痛快。”











〈五〉



早晨奶很营养的!












〈六〉

值得庆幸的是,你们时间尚且很多。

父母说为放松身心要出去旅游一段时间。

“好好照顾泽楷。”你母亲临走之前托付了重任给你。

你差点想翻个白眼。

是旁边的周泽楷拉了拉你衣角提醒你,你才抑下了心头那些狂飙的话语。

一边挥手一边目送父母拖着行李箱的身影渐渐远去。

而你在背后,长指偷偷摸向周泽楷的手,勾了勾他掌心。

见他疑惑不解的垂眸看过来。

你极其恶劣的冲他说道:






“周泽楷,我讨……”






















——“讨你一个吻,可不可以?”

 
评论(70)
热度(2799)
★只有心肝儿玖玖★


脾气不好,高冷大哥。
© 维修空调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