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贝尔数学奖获得者虫世木 —

【男神x你】-教你讨厌王杰希:从入门到放弃-

※王杰希x你
※乍见之厌,久处生欢。
※一篇老王与弟弟的前任进行深入交流的正经文(并不是
※没有逻辑,不要纠结逻辑!!慎入慎入慎入!!!
※再说一遍很羞耻!!!慎入慎入!慎入!!!
※私设多如山私设多如山私设多如山!!!
※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
※(๑>؂<๑)嘀——ooc警报!
┄┄┄┄┄┄┄┄┄┄┄┄┄┄┄┄┄┄

〈一〉

你早该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尴尬事情发生。

你刚一落座,那个在其意义上算是你初恋兼前任的男友,就厚着脸皮坐到了你身旁。

仿佛好像仍是你们当年那般亲昵的模样,他大大方方的把椅子往你那边拉近了点。

你下意识避开,皱起眉头,语气不佳:“你想干什么?”

“我哪想干什么嘛。”他反倒把皮球踹了回去,“找你叙叙旧不行吗?”

“我们能有什么好叙的。”你连忙拒绝否认,抬头偷偷瞄了瞄坐在对面——绷着一张冷漠沉静脸的王杰希。

他面色看不出好坏,好整以暇的低头吃着饭。

“你注意点……”你冷汗直冒,自己把椅子挪远点,“你大哥还在对面呢……”

这一下,你那初恋前任倒也算识相了。

然而你还来不及松口气,这位死皮赖脸的初恋前任竟然毫不顾虑的,伸手把你喝过一口的饮料拿过去喝了!

喝了?!

竟然喝了?!!

你瞬间绷紧身子,下一秒惊慌失措的抬头去看对面的王杰希。

而王杰希微抿薄唇,只是手上执筷的动作顿了顿。

“你,你找我来你家到底想干什么……”你只觉大事不好,赶紧从初恋前任的手里抢过饮料。

那张和王杰希极其相似、却少了一丝成熟稳重多了几分朝气蓬勃的清俊面庞,唇角扬起你曾熟悉的爽朗笑容,他一手撑到桌面歪头看向你,“还看不出来吗?”

你冷汗已经渗出额际滑落。

完了,最尴尬的情况真的来了……

你真不愿转头看那位初恋前任嘴角噙着的迷之笑意,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长得真和王杰希相差无几,眉梢眼角一颦一笑之间都让你有那么一瞬间把他当成王杰希。






“我想和你复合。”

你的初恋兼前任冲你笑道。






坐在对面的你前任亲哥哥——也是目前你现任的王杰希把筷子掰断了。









〈二〉

你那次见到王杰希时就想,这个男人定是不喜欢你的。

彼时你十六岁,正式与这位在你男朋友口中非常严肃端正的大哥见了一面。

确实严肃,明明年龄相差不大,但那种身为长子经年沉淀而出的气场,把你压迫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他坐在你对面环抱双臂,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你一番。

他说,“你们现在应该是好好读书的年纪。”

你不是傻子,当然听得出他的言下之意。

你抬起一直低着的头,攥拳鼓起勇气迎上他锐利的目光。对视上时你才惊觉王杰希双眼有所缺陷,他的眸底平静如水波澜无惊,不像你男朋友注视着你时的星芒璀璨。

是的,就像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甚至里边还夹杂着些许轻蔑无奈,王杰希显然不太喜欢你这个和他弟弟早恋的女孩子。

他相貌五官和你男朋友相差无几,毕竟是兄弟。但因其个人性格气质等各种方面,王杰希沉稳持重得多,身上没有你男朋友的那种青春朝气。

你有些怕他,怯生生道:“王大哥你放心,我们会努力学习的,我也会好好监督他。”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王杰希眸中冷峻似冰,他屈起长指轻敲了敲桌面,“怎样才肯与我弟分手?”

明明年纪轻轻,却老成得跟个老头子似的。

利与害分得清清楚楚,摆着这所谓的成熟大人姿态,想让涉世尚浅的你害怕恐惧。

你也不喜欢他这种男人,或者可以说,令你生厌。








“我不会分手的。”你扬起微笑拒绝。









〈三〉

无论多少次,你想你都会拒绝的。

毕竟这种要求着实太过荒唐,简直像是什么电视剧似的。你性子并不野不倔,但就偏生在初恋这段感情上,你不肯退让一步。

你再次见到王杰希是在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阴天,是偶然撞见的。

你匆匆忙忙跑到一个店铺门口避雨,明明不大的雨丝偏把你衣衫打了个半湿,连额前刘海也湿嗒嗒的熨帖着。你低头正整理衣领,刚巧从店里出来个人,你下意识抬起头,猝不及防撞进那人眼底。

乍看那人相貌时,你愣了愣。

那是与你男朋友相差无几的清俊眉目,且穿着打扮都类似,要不是瞧见那人眼眸的先天缺陷,你真会认错。

“王……大哥?”你有些不敢确定。

因为王杰希此时穿扮与你初次见到的相差实在甚远,那天他是一身风衣加长裤,底下黑色衬衫纽扣系得紧实,丝毫不露半点肌理,连袖口都折得一丝不苟,浑然一副凌驾于你之上成熟稳重的大人模样,冷冰冰的。

可现在在这偶然遇上,王杰希意外的穿着很轻松休闲——他套了件白灰相间的棒球服外套,连裤子都是运动服款式。也不知是为了遮掩什么,下雨天还戴着个鸭舌帽压得略低,鼻梁上架了个黑框眼镜,这倒是把他那一身清冷的腔调给收敛了些,看着也没那么老气横秋。

“……是你啊。”王杰希倒是一下子认出你来了。

他显然并不在意自己这副模样被你看到,仍是那么淡然冷峻。他拧着眉头打量了你一番,启唇问道:“雨这么大,不叫人来接吗?”

“我刚打电话给男朋友了,他说待会就来。”你漫不经心地回道。

这话一出,王杰希就更拧紧眉头了。

他眼神复杂的瞟你一眼,触及到你半湿的衣衫时眸色一沉,“你们已经到什么程度了?”

“大哥你放心,我们还未成年,不会做不该做的事情。”你狡黠地笑着。

王杰希闻言反应也不冷不热的,果然这人就算换了个年轻青春的装扮,那骨子里还是你所厌恶的老气横秋。

明明你们年纪相差不大,非装得跟什么似的。

你撇过头去暗暗吐槽着。

“你拿我的伞走吧。”王杰希当然不知道你这小姑娘心中在想什么,“赶紧回去,小心感冒。”

“他要来接我……”

“我刚打电话让他不准出门了。”王杰希冷冷道。

你顿时一阵凉意涌上心头,眼眶似乎瞬间湿透,可你脸上水珠太多,早已分不清这滑落面颊的是什么了。

你咬咬牙,愤愤抬头怒视着这个清冷的男人。

“就算你这么做……”

你狠狠推开他递过来的雨伞,自己身形单薄的冲进雨幕中,仿佛好像身后有什么令你生厌得极致的东西,你步伐迈得很快。唯有那么一句话,像是吼着的,带着女孩子软糯的哭腔,穿破绵绵不断的雨声让王杰希格外清晰的听得到:







“我也不会分手的!”










〈四〉

你觉得你更讨厌王杰希了,即使他是你男朋友的亲哥哥。

被他撞见和男朋友亲吻时,你不是因为羞赧才躲到男朋友怀里,而是想藏起你见到他就想翻白眼的鬼脸。

而王杰希的目光显然没在你身上,他盯着自己弟弟,用着清冷低沉的声线告诫道:

“你们还没成年吧?现在做这事太早了。”

“哎呀哥,我们还没到那个地步!你想什么呢!”你男朋友打着哈哈道——事实上他刚才手都探到你裙底了。

你从男朋友怀里探出一点头来,结果一下子对上王杰希冷冷的目光。王杰希向来在你印象中是相当会收敛情绪的,可此时他却流露出了几分不悦,像是不满不喜着什么。

……是不喜欢你吧?

你来不及再细想更多,王杰希的视线就要挪到你身上,你吓得又暗搓搓缩回头去。

管他喜不喜欢,反正你男朋友喜欢你。

你边偷笑着边揪紧了你男朋友的衣角。








——“我不会和你分手的!”

你哭着疯狂的敲着面前的门板。

这一段初恋的感情终结得突然,且让你十分难以接受。

男朋友只发来一句:“我们分手吧,我有更喜欢的人了。”

那是你们刚刚毕业各自考上不同大学才分开半年的时候。

你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结果匆匆打电话去问无果,冲动之下就干脆跑到王家门口去敲门堵人。

可出来的不是你想找的人,而是他哥哥王杰希。

你见到王杰希那一瞬,就僵住了身子。

王杰希站在他自己家门口,他身高远比你高上许多,得低头垂眸看你。

他仍是你印象中的冷漠自持模样,眸中沉静如水。

你打从心底真的不想在这种时候见到他!

这样只会让你想起曾经你在他面前信誓旦旦说过的话,极其讽刺入骨。特别是他仍然一副淡漠沉静的模样,仿若当年你十六岁时初次见到他的时候——成熟稳重,游刃有余,好像什么都能预料得到般。

“你……”可王杰希对你这副满脸泪痕模样却有些意外。

“对!我终于和他分手啦!”你恶狠狠抹了一把脸,凶道:“你满意了吗?”

你想推开王杰希,试图强行闯门进去找人,却反而被他一手箝住腰肢。

怒气上头你一时也忘了什么授受不亲,转头冲王杰希怒道:“你放开我!你弟弟在那?我要找他问个清楚。”同时用力掰着他箝制住你的手。

“他不在家。”王杰希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他手腕处被你抓出几条血痕,在他偏冷的白皙肌理上显得格外注目。

他另一只手握着你肩头,把你牢牢控制住。

“告诉我。”

王杰希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落到你耳畔时你竟觉得他少了几分平时的冷漠,隐隐还有着一丝柔意。

“你怎样才能不再缠着他?”

你闻言顿时一愣,随后轻笑出声,极其嘲讽的,“又来这一套?”

“那你给我一百万啊!”你咬牙切齿,随口捏了个数字,试图用天价吓唬他。

然而话音刚落,王杰希就应道:

“好。”

你来不及惊讶,他放在你肩头原本规规矩矩的手,突然探入到你蓬软的长发中,抚上你面容,指腹轻柔摩娑着你耳根。

他垂眸下来直勾勾盯着你。

“我给你两百万。”

你猝不及防的撞进他深邃眸中,原先沉静如水的眼底竟在逐渐掀起波涌。






——“你和我在一起。”







你觉得这种发展实在有点太奇葩了。

你都不知道你后来是怎么回事,等你回过神时,自己已经被王杰希搂在怀里,与他极尽缠绵的接着吻。

你的理智在告诉你得推开他,可你惊愕且又可悲的发现:你欲想狠狠推开他的双手,竟尽数攀附于他肩上,揪着他衣衫,承受他对你的侵占。

独属于他的那股清冽尽数渡到你口中,你却意外的很喜欢这种气息,令你不由自主的迎向他。

“这个要求你答应吗?”

王杰希捏着你下颌,轻笑道。

你真是第一次见到这副模样的他,好像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有什么猛兽挣脱无数枷锁的束缚向你极其汹涌的袭来。

“……好。”

你给出了一个令你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答案。








于是你十八岁那一年,分手后的十小时,又成功开始了新恋情。这位新对象曾阻碍过你和前任早恋,他就是你前任的……





——亲哥哥。









〈五〉

王杰希眉目是生得清俊的,偏向于清秀儒雅的感觉。浑身气质沉淀得恰好,不显锋芒也不显弱,且他身姿清索高挑,常年居在室内肤色偏白了些,这远远一看吧,真符合你最喜欢的那种男人类型。

可他习惯性绷紧着张严肃认真脸,散发着淡漠冷峻的气场,很多翻涌情绪也都被他一一收敛得极好,让人难以看出他心思。

所以王杰希这份刻在骨子里的自持,也真让你极其不喜。

因为他这份隐忍内敛,你硬是时隔了一段时日才从王杰希嘴里撬出你想听的东西。

还使了一些小手段。

窗外又是蒙蒙细雨,噼里啪啦的打在紧闭的玻璃窗上。

而在屋内,他俯身吻上你唇瓣,把满室冷寂的氛围瞬间掀到燥热。

“我那次见你。”他垂眸下来,长指轻柔解开你的领结,“……你也是穿这件衣服。”

那是王杰希对你印象最深的时候。

巧笑倩兮的小姑娘,也没多大的年纪,却相当难得的落落大方坐在他对面。

扬着下巴唇角勾起弧度,倔犟道:“我不会分手的。”

可王杰希分明看见,你攥紧成拳的手微微发着颤儿。

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啊,一头沉溺进虚无的感情中,太天真。

王杰希拧起眉头,暗自想道。

你听到这愤愤咬了他一口,但也舍不得把他咬疼,浅浅厮磨着他温热唇瓣,把属于王杰希的清冽浅淡气息尽数收纳进,“所以你就一直不喜欢我?”

你伸手顺着他结实有力腹部弧度滑下,有点怒气的探到他皮带扣处,把他金属扣弄得噼里啪啦响,“就因为我太天真?”

“不,我没有。”王杰希一脸平淡,手也极快的制止住你不安分的双手,“我没有厌恶过你。”

“可我有。”你咬牙切齿。

他身形顿时一僵,垂眸愣愣看着你吻上他滚动的喉结。

“你还记得那个雨天吗?”你浅浅说道:“我听到你说,你禁止你弟弟出门来接我,我那时真想糊你一巴掌。”说完你还恨得牙痒的啃起他喉结。

“……”

王杰希感到发痒,但他也不躲,只是蹙起眉间的曲折,似是在沉思什么,“那我给你讲下,你冲进雨里后的事吧。”

那天你气冲冲跑进雨中愤怒离去,而王杰希仍留在原地,他弯下腰捡起那被你甩掉的雨伞。

他的手机在那一番推搡之中从兜里摔了出来,硬是砸出几道像蜘蛛网似的碎痕。他试着划了划屏幕,结果一下子跳出微信界面。

目光触及到顶上那条最新的消息,还不是很久,差不多十分钟前吧,他那早恋的弟弟说:

“哥,我跟妈已经准备登机了!去到那给你带特产哦!”

你眨眨眼,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反应,“所以我是被……”

“我不想让你失望。”王杰希似是在喟叹,他的指腹温柔磨娑着你掌心,“你太……”那后面的话语他故意碾碎在唇齿间,细不可闻。

可你知道了。

所以你才讨厌王杰希这一点,老气横秋的,还爱操心各种大事小事。

“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你挣脱开他手,迅速攫住他尚在安静蛰伏的物件,“还是因为我太天真吗?”

王杰希闷哼了声,低声道:“松手。”

“你说我就松。”

“……嗯。”他不得不败下阵来,嘴里只能咬牙忍着感觉蹦出单音节:“对。”

“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你反而得寸进尺起来。

“……松手。”王杰希声音愈发喑哑。

“你先说嘛!”

话音刚落,王杰希撇过头去,耳根泛起红晕,你真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一个冷漠自持的男人能有这副模样。

在你千般万般折腾下,他终于被撬开紧闭的蚌壳肯松了口。

“在你和我弟弟交往前。”

“?!”








〈六〉

王杰希第一次见到你时,其实不是在你已经和他弟弟谈恋爱的那个时候。

准确来说,比这更久以前。

他身为长子,偶尔会替忙碌的父母代开弟弟妹妹的家长会,当然也得是在他工作闲暇之余。那次父母都因工作出差,弟弟恰逢升任高三,加上那场家长会还挺重要,王杰希就特地用自己难得的休假去了一趟。

许久没踏进校园,王杰希有点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因为不太识路,他提前来了一个钟头。

倒是没想到班级还挺好找的,王杰希到的时候就他一个家长。

以及,一个奋笔写着板书的班干部你。

听到身后声响,你握着粉笔的手一顿,循声转过头去,见到来人时又是一愣,“呃,王同学的家长么?”

“嗯,我是。”王杰希应道。

“诶……长得真像耶。”你勾起嘴角弧度冲他礼貌一笑,“随便坐就好,呃,王,王……”你打量着王杰希过于年轻的外表想叫声哥哥,却又在其相当沉稳持重的冷淡气质迟疑起来,不知该怎么称呼。

倒是王杰希帮你解释了:“我是他哥哥。”

“啊,王大哥。”你尊敬的称呼着:“你先坐,会马上就开始了,我先把字写完。”

说完你就转身握起粉笔奋笔疾书起来。

王杰希找了个最后边的位置落座,算是视角相当开阔的一个位置,他一抬眸就见到你在讲台书写的娇小身影。

等待有些无聊,他环抱起双臂,好整以暇的打量起你。

十六岁的小姑娘身高着实小巧玲珑,得踩在小板凳上才够得到要写的地方。

但你虽然个子矮可身姿生得好,校服套在你身上那一股青春靓丽都要溢出来似的。且这还是快要入冬的时期,王杰希盯着你那飘飘摇晃的校服短裙,发现裙下竟就是一双藕白未着裤袜的小细腿。

性子使然,王杰希有些不满的拧起了眉头。

不过盯着人家小姑娘那也不是什么好行为,他很快就挪开了视线,开始端察起你在写着什么字。

你扎了个马尾,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

结果他的注意力就全凝聚到你晃荡的马尾上去。

挺可爱的。他还想着要不要回去给读小学的妹妹也扎一个。

所以这样说来荒唐又可笑,早已迈过成年一槛的王杰希,竟然盯着人家一个未成年的花季小姑娘出神。

你终于写完字,像是解脱镣铐似的欢快跳下凳子。

“咚”的一声。

教室瓷砖地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脚踩到踏实的地面时,你下意识的就拍落手上粉尘,随后又低头去整理短裙,看看有没有翘起折角的地方。等你检查完毕抬起头来,才赫然想起现在教室里可不是只有你一个。

于是你转头正好就见到了王杰希若有所思的清俊面容,目击到你一系列行为的他反应倒是挺平淡的,好像刚才看见的一切早已习以为常般的冷静淡然。

“……不好意思啊!”

你却是羞得不行,道完歉就慌张跑掉。

王杰希沉默着瞟了一眼你跑远的身影,他伸手遮挡住薄唇,试图抚平那里忍不住上扬的弧度。

当然这么在一场家长会上的相遇,你没怎么放在心上,但王杰希记住了。

所以他在那个阴天正下着倾盆大雨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你来——你仍是扎着马尾辫,身上校服被打湿大半,躲在屋檐下蜷缩身子冷得直发抖。

彼时王杰希穿得较休闲,毕竟只是出来买个东西而已。但目的地附近有几家网吧,他怕别人认出身份就借了弟弟的平光眼镜和口罩戴上。还真是完全与他平时成熟稳重的冷淡模样大相径庭,所以导致只见过王杰希衣衫端正尽显老练持重模样的你,在他递过来一把雨伞时,你下意识就称呼他:

“啊,王,王同学?”

你还迟疑了下,打量他一番后才确认自己应该没喊错——虽然还是喊错了。

而王杰希闻言顿时一愣,接着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想想自己和人家一个小姑娘也着实不是很熟悉的关系,便低声回句嗯算是承认了。

于是你相当欣喜若狂的接过伞,“啊太谢谢你啦王同学,我正好有事得急着赶回去。”

你又冲王杰希礼貌的道了好几声谢。

“我本来都想推掉那事等雨停了。”你边说边吸吸鼻子,“毕竟最近还病着,不能再冒雨回去的。”

王杰希听你这么一说,才注意到你手上攥着好几个纸团,你说话的声音也杂夹着浓浓的鼻音。小姑娘鼻头有点泛着红,你奋力吸吸欲要涌出的鼻涕,抽纸巾又狠狠拭了一把。

“早点回去休息吧。”王杰希见状,习惯性的拧起眉间蹙折,“不要再淋到雨了。”

“知道啦知道啦,王同学你原来还会这么唠唠叨叨的啊?真意外呢。”你轻笑着,甚至转过头迎上王杰希的平静目光,甜甜的冲他一笑:

“我还蛮喜欢的。”

喜欢……

身为成年人的王杰希先生,波澜无惊的内心突然受到震荡。

这可真是……

王杰希忙撇过头到另一边,心中重复无数遍的告诫自己:对方小姑娘还是未成年人啊。

然而可惜这些告诫的效果并不怎么好,他还是看着你嗒嗒嗒欢快冲进雨幕中飞奔离去的身影,心中暗道了句可爱。

好在他是开车来的,没有伞倒也问题不大。

后面雨势颇大,王杰希开车拐过一转角时,结果无意间往窗外一瞟——

熟悉的校服款式,此时湿嗒嗒的熨帖在小姑娘身上。校服布料显然质地比较轻薄,被浸透后若隐若现着底下贴身衣物,扎好的马尾辫也尽数散开披在细长白皙的后颈处。

你在雨中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把鼻尖揉得泛红。

那把王杰希借给你的伞,反而又被你“借”给更需要伞的……

一只流浪猫。

王杰希抿抿薄唇,若有所思。

他花几秒思虑了一番,随后迅速摇下车窗,想叫你上车躲雨。

你却是撩起湿透的一绺长发别在耳边,听到身后有人叫唤,于是循声回头冲那方向兀地扬起唇角弧度。可雨下得太大,你视线模糊根本分辨不清那唤你的是谁,只好冲之扬起一笑后,又匆匆忙忙转身踩着水洼飞奔跑远。

虽说把怦然心动用在这儿有点奇怪,可王杰希想不出比这更恰当的词了。

然后……

王杰希垂下眼睑,收起过多炙热的情绪把它们隐在眼底。

他看向对面明显对他有所提防的你,还是印象中那般,你青春靓丽浑身洋溢着朝气,在提起自己喜欢的男生时会不由羞赧。而等你抬起眼眸终于敢迎上王杰希的目光时,你眼底闪烁的坚毅倔犟几乎要泄露涌出。

王杰希喉间陡然干渴异痒,花了颇长时间才决定启唇说出那句话,而嗓音却哑得相当晦涩。

他说,“怎样才肯与我弟分手?”

你说,“我不会分手的。”

“那就这样吧。”王杰希听完淡然起身,若无其事的整整衣领,准备离去。

你依旧端坐在位置不动,愣愣的看向他,没想到他这么容易松口。

王杰希却是又沉沉望你一眼,这次则是直直望进你眼底,像是要把你的模样牢牢记住摹刻入心似的。

他勾勾嘴角,似笑非笑,相当疏离客套。







他终是什么都没再说出。











大吉大励,今晚吃鸡











 

 

 

〈九〉

“你在吃醋吗?”

你偷瞄一眼被丢在垃圾桶的断筷。

王杰希不动于衷,仔仔细细地清洗着手里碗盘。

你那位初恋前任——也就是王杰希的弟弟,已经被王杰希强行支使出去买东西了,一时半会还回不来。

你凑近过去,去抢他手里的碗盘,让他不得不抬眸看向你。

“你是不是在吃醋吗?”

你语气极其欢快的再一次问道。

“没有。”王杰希伸手从你那拿回要洗的碗盘,语气相当平淡道:“我知道他想和你复合。因为我没告知,他现在还不知道你和我的情况。”

“那我要不要考虑一下呢?反正他还不知道。”说出这一句话时,你瞟到他身形顿时僵硬了起来。

“毕竟是我初恋呢,很有意义啊。”你再说出这一句时,王杰希手里正在洗的盘子被他掰成了两块。

……这不吃醋吃得起飞么?!

可王杰希就仍是平时淡漠沉静的模样,好像手里碎成两块的盘子是家常便饭似的,他转身直接丢弃到垃圾桶里。

你也不想再逗他了,便扯扯他衣角,轻声问道:

“杰希你想怎样呢?”

他回眸过来看向你,眼底像是蕴着星河般深邃璀璨,低声回道:









——“你怎样才能与我去民政局?”

评论(73)
热度(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