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诗扶

【男神x你】-教你讨厌黄少天:从入门到放弃-

※黄少天x你
※相看两厌,先爱先输。
※玖玖心肝儿生日快乐!!!!! @Oops玖月灼尔 (迟到了八百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不管你想不想要,天天都给你喜欢!
※伪骨科姐弟paro!!!少天我流设定,可能有点微黑化!!!慎入慎入慎入!!!
※再说一遍很羞耻!!!慎入慎入慎入!!!
※私设多如山私设多如山私设多如山!!!
※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漏洞多如水!!!
※(๑>؂<๑)嘀——ooc警报!!

┄┄┄┄┄┄┄┄┄┄┄┄┄┄┄┄┄┄

〈一〉

你知道你很懂事听话。

所以当独居已久的母亲带着一位陌生男人到你面前介绍说,这是你的继父时,你接受得很快,且礼貌得当的叫了声“爸爸”。

你就知道你很懂事听话。

所以当你乖巧的叫完继父后,母亲又从车里温柔的抱出一个睡得正香的小男孩时,你反应很快的装出一副喜出望外模样问“这是弟弟吗?”

“是的,你爸爸带过来的。”母亲颇感欣慰的揉揉你发顶,“你可是姐姐哦,以后要好好照顾他。”

“那弟弟叫什么呢?”

“黄少天。”

你当然知道你很懂事听话。

所以母亲一句“要好好照顾”,你就十分乖巧懂事尽其所能的照顾着这位弟弟——黄少天。

黄少天比你小上好几岁,性子也比向来文静的你开朗活泼得多,不,准确来说是顽皮捣蛋得多。

彼时你也不过初中生一个,学业搞得你焦头烂额同时你还得牵着他到处去给人道歉。

当然这还算比较好处理的。

令你当时最头疼的是黄少天的贪玩,你每逢放学时间,就得立马跑去他班级逮人——因为跑得慢的话你就得开始和他玩捉迷藏了。

几乎得让你翻遍找尽学校每一处,他这熊孩子浪起来的程度真是能让你分分钟火冒三丈。好不容易找到人时要逮回去也难,这光靠拽扯是不行的,你得抱起他,限制住他的四肢。

黄少天强行被你抱起,脚尖陡然腾空了几厘米。他尚且年幼,力气自然掰不开你环在他腰间的手,只得胡乱挥着手双腿乱蹬的在你怀中挣扎,嘴里不住嚷嚷着:

“姐,姐?!等,等下,不要这样抱我回去——”

他望望面前目瞪口呆看着他被抱走的小伙伴们,又抬头慌乱的望望你。大抵是觉得这样被抱回去着实太丢脸吧,他那还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蛋顿时涨得通红,在你怀里挣扎得更激烈起来。

你反而把他箝得更紧,抿抿唇瓣轻声道:“少天,乖。该回家了。”

然而回去的时间终究是晚了点。

临近到家,在门口瞟到那熟悉的高挑身影时,你心下喀噔了一声。

母亲弯腰俯身,极其疼爱般揉揉黄少天蓬软的发顶,“少天,你先进去吃饭啊,已经给你盛好了。”

黄少天闻言欢呼一声,转身就要跑进屋内,结果正脱着鞋时临时好像想起了什么,抬头就问:“那姐姐呢?”

“我有事要跟姐姐说一下。”母亲面对黄少天时的神情永远是那么和善温柔。“你快去吃饭。”

目送黄少天小小的身影奔向家里饭桌后,母亲转身面对你的神情顿时变得冷若冰霜。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母亲的声音也冷,“六点前必须带你弟弟回家。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你没去辩解也没解释,低头沉默不语的盯着自己脚尖。

因为在此之前,你已经尝试过了无数次这些方法,通通无济于事。母亲这时只会把你说的每一句话当作借口,而最后的总结仍是那句你听着耳朵都要生茧的话——“让你照顾个弟弟都照顾不了么?”

你无法反驳。

“我以后会注意的。”你闷闷的开口回道:“……我会照顾好他的。”

你手紧攥成拳,修得齐整的指甲深陷进掌心。

你在心中无数遍告诫着自己要懂事听话。









无数遍告诫着自己即使讨厌黄少天,也绝不能显露出一点端倪。










〈二〉

“让你照顾个弟弟都照顾不了么?”

母亲这句话陡然冒出浮现在脑海里回荡着,那冷到冰点的话语与你此时躁热的体温形成鲜明对比。

“……我会照顾好他的。”你当初是这么回答给偏爱于黄少天的母亲。

而事实上你确实是办到了。

甚至可以说是——“过度照顾”。

那早已不能被你牵握在掌心的手探进你衣底,挑开贴身胸衣裹住浑圆。你想开口怒斥他的逾越,却又不由自主沉溺进他给予的酥麻感。

无法挣脱。

那个曾能让你强行抱起搂住在怀里的弟弟,现在反而是占据生理优势,把你箝于身下。他伸手捏住你下颌,极其强硬的逼你直视着他——这位你一直以来用心照顾着的弟弟黄少天,他面部棱角已褪尽了青涩稚气,眉目间却还是蕴着意气风发的少年感。

可能是他染了黄发的缘故吧,又有点偏金的色泽,衬得他人还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年般。而略显凌乱的发间,隐在底下的耳朵缀着颗镂空的简洁耳钉,更是把他整个人开朗健气的特质给拔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连同厌恶他的你也不得不承认他眉目精致,夸赞他的青春洋溢和朝气蓬勃。

说起来这也是你厌恶他的原因之一。

你文静温顺,穿着保守得体,谈吐雅致擅言,举止之间也是礼貌规范。而这些赫然已经成为你身上最鲜明最标志的一切东西,全是按照着你母亲的理想女儿而培养成的。

然而就算你如此乖顺听话,母亲最温柔的目光还是落在黄少天身上。完全不同于那份给予你的感情,母亲予以黄少天的,那是肉眼可见的宠爱,和信任。

他要染发,那就让他去染;他要打耳洞,那就让他去打;甚至是决定前途未来的意愿,母亲也亳无异议的支持着——所以黄少天能顺顺畅畅走上自己想去往的电竞之路,而你呢?你没有选择,你只能服从于母亲对你安排的一切。

“女孩子就应该多读书嘛,日后能找个好人家嫁。”

母亲的理由令你无法反驳。

你那时试着挣扎了下,企图瞒骗自己:“我不能跟少天一样……去打电竞什么吗?”

而母亲闻言,似是嘲笑般扬起唇角。

——“你跟少天怎么能比啊?他可是男孩子。”

你顿时身形一僵。

年幼时还未意识察觉到什么,然随着年龄逐渐增长懂得愈多,你就隐隐约约明白母亲这般偏爱黄少天源于什么。

那是来自上一辈的传统保守思想:女儿再大也是要嫁出去的。

可那位被母亲一直疼爱看重的弟弟,一只手已经探到你裙底,隔着薄薄贴身衣物来回碾磨玩弄着。察觉到你的分神,他似是不悦的挑挑眉:

“姐姐啊,在这种时候分神,可是很容易给男人一个机会的。”

黄少天吻上你唇瓣,一下子把你体内暗燃的火苗撩拨到旺起。

而他手上愈来愈烈的动作更是把你弄得泛滥成灾,你就像含羞欲语的花朵儿,在他这个弟弟身下缓缓露出里边最柔嫩的花瓣。

什么机会?

你根本不用去问,就已心知肚明。

毕竟之前你就说过,你会照顾好黄少天的。

被他深深顶入撞进时,你终是疼得呜咽出声。你指甲深陷进他肩胛处,掌间触到的尽是属于成年男性硬实的骨骼,背后沟络清晰,腰窝顺着脊线深陷下去。你浑浑噩噩的再次意识到,这再也不是你能一手握住搂住的幼童,更不是那曾带着点儿叛逆稚气未脱涉世尚浅的瘦削少年。

黄少天的攻势很凶,他横冲直撞得凶猛,紧扣着你纤细腰肢,耳畔边是他絮絮叨叨的荤话。不同于平常表面露出的阳光开朗,床事中他完全是在彻头彻尾的强征,那隐在少年皮相底下的是蕴满欲望的内核。

他一直唤着你,姐姐,姐姐。

你被他逼出泪花,一口咬在他宽厚肩膀处。






——“黄少天,我讨厌你……”




你终究是露出了端倪。






〈三〉

顿时黄少天所有动作被你那一句“我讨厌你”给弄得一愣。他抬眸沉沉看向你,眼底里是一片无声的暗涌,“……为什么?姐姐。”

你被他问得给僵住身躯,身体里却还是在源源不绝的泛起热潮,把他绞得更紧。

他俯在你身上,汗早已将他额前刘海浸湿了个透,染黄到有点偏金的碎发熨帖在他颈后,只有几绺搭拉下来,把他眸里隐着的思绪敛去不少。

“我还真不知道姐姐你原来是讨厌我的……什么时候开始的?初中?还是高中?或是因为我对你有这种念头?”黄少天说着说着真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去重顶你几下,他扳正你脸,一字一顿:



“可姐姐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你知道吗?”





被眉目还带着少年意气的男人这般告白,你竟有些恍惚——而脑中记忆就总是那么恰好的浮现而出,你一下子想起黄少天曾叛逆那会时模样。

他的黄发和耳洞就是在那段时期的。

那是他最意气风发最不服帖的时候,印象里你就没见过那时候的黄少天老老实实把校服好好穿着,要么是外套绑在腰上,要么干脆披着。他不喜欢拉上校服外套拉链,底下也大多是悠闲宽松的短袖,不受任何束缚。

严苟的母亲那时自然也没少责骂他,但他嘴皮子就是利索,打个耳洞染头发都能给他说出一百个好处,更何况区区衣着打扮。

彼时他叛逆逆得很彻底,不仅网吧通宵还搞起早恋,那可能就是他初恋了吧。

你当然也见过那女孩子。令你很意外,那是个文静乖巧的姑娘,遇到你时羞答答的躲进黄少天怀里,扯着他衣角问你是谁。而黄少天却有些发愣,看着你一贯的冷淡模样,他不知是故意还是习惯性的,把那姑娘搂紧几分,冲你笑道:“嘿呀,竟然被姐姐发现了,那我坦白从宽下吧。姐,这是我女朋友。”

“……你还是高中生。”你拧起眉头告诫他。

“那姐姐你在意吗?”

黄少天直直望到你眼底,像是在确认什么般。

你顿觉一阵心悸,咬紧下唇不知该怎么回,最终是撇过头去难堪的丢下句“随你吧”,转身离去。

后来果不其然,这事很快被母亲无意间得知。她勃然大怒,母亲埋怨甚至是了怒斥你一番:“不是说让你好好照顾少天的吗?都没发现他早恋这事吗?你是不是还要等他一个高中生去和女人开了房才知道啊!”

而后在黄少天这个罪魁祸首面前时,她苦口婆心的牵着黄少天的手进行各种心理辅导,劝他赶紧与之分手。

黄少天低垂着眼睑,难得展露出一副安静缄默的乖巧模样。唯有听到母亲那般无理要求时,他才缓缓抬起头,目光却不是冲着暴怒的母亲,而是直勾勾望向一旁的你。

他问,“姐你觉得呢?”

你顿时一愣,手不由紧攥成拳,指甲深陷进掌心,好半晌才启唇低声反问他道:

“……少天愿意吗?”

“好啊。”黄少天扬起唇角,新染不久的发色逆着光显得些耀目,耳上碎钻饰物熠熠生辉的。他仍是盯着你,那双眸里似乎只容得下你似的清晰倒映着你模样。



“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如果说,“我讨厌你”呢?


对,你讨厌黄少天。

你确实是讨厌着黄少天。

他十六岁那年,跟父母提出缀学要去打电竞的意愿。

出乎意料的是,一向严苟思想保守的母亲没有歇斯底里反对着,也没有语重心长劝着。与你报靠志愿时的强势完全不同,母亲听黄少天这般想法后沉默着思索着,缓缓点了点头。

你能说什么呢?

你不知道。

送黄少天去蓝雨俱乐部训练营前晚,扬着爽朗笑容的少年非拉着你叨叨道:“姐我要去那训练营,估计是一年到头都不在家啦,你可别太想我啊我会经常打电话给你的。”

事实上你并不会太想他。

你心底这么切实的想着,可回望他时又是起了别的感觉。那是很难明说的情感,一直被你小心翼翼的藏着,甚至是,你欺骗着自己。

黄少天眼里明亮,嘴角勾着你最熟悉的弧度,“姐?”

你这时才赫然发觉,黄少天身高到了你得抬头看他的程度。

他成长得很快。

你抿抿唇,笑道:“嗯,我知道啦。”

他收到满意答复,哼着小曲继续去收拾行李,刚叠好件衣服,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兀地问你一句:

“那姐你等我吗?”

你被他问得身形一僵。

什么意思?你不敢去问。

你想装作没听见似的埋头去帮忙收拾他行李,可最后,你还是回了他一句“好”。

你自己也不知道你这个回答是什么意思。

而这个不知是随意还是真心的回答直接导致一切的脱轨。

黄少天从训练营回来的很突然,他兴冲冲打开家门,肩上大包小包爽快丢到门口玄关处,估计是急着赶回来,他身上穿的队服都没换。

你被突然冒出的他吓得一惊。

“哈哈哈哈姐姐没想到吧!”黄少天见状,扬起爽朗笑容,“我战队那边刚处理完事情就匆匆回来,所以都没给你打电话。”他边说边蹬掉脚上运动鞋,“姐,我有个大惊喜要告诉你,保证会让你夸我英俊帅气玉树临风……咦?”

他眸里闪烁的光芒触及到一双陌生的皮鞋顿时一黯,“家里来客人了么?”

你垂下眼睑,掌心不由渗出汗,“嗯。”

随着你话音刚落,从你身后客厅走出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男人见到黄少天时一顿,目光挪向你:“你,弟弟?”

“嗯。”你点点头,努力忽视黄少天逐渐暗淡下去的眸色,只是愣愣盯着这位已经身姿挺拔不少的清俊少年,缓缓启唇一字一顿宣示着:







——“我弟弟,黄少天。”









〈四〉
点链接上♥天♥↓

“你不会讨厌的,姐姐。”



 

〈五〉
点链接上♥天♥↓

“姐姐,喜欢我吧,喜欢上我。”





 

〈六〉

黄少天在第六赛季赢得了冠军。

他一从庆功宴回来就死赖在你怀里不起身,也不知是不是被人灌了点酒,还是喜悦冲昏了头。他单手搂紧着你腰肢,嘴里嘟嘟囔囔着:“……姐,我们回家去吧。”

你顿时僵住身躯,梳理着他一头凌乱黄发的手指也一顿。

黄少天抬起眸来,那双眼睛明亮得熠熠生辉,和那刚刚还赖在你怀里的模样大相径庭,他眸里清澈透亮。

他牵住你的手,紧紧相扣,“我要回

去跟爸妈说。”

黄少天支起身子陡然吻过来。









——“换我来照顾你一辈子。”

那枚他刚赢来的冠军戒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套进了你无名指。

 
评论(24)
热度(1876)
★只有心肝儿玖玖★
© 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