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诗扶

-怒黑一波李泽言-

『李泽言x我』

『他不会宠,只好行动。』

『私设多如山漏洞多如水。』

『李泽言先生,你看我这抱腿的姿势对吗?』


★正文★


【一】

我总觉得李泽言不会宠人。

这个所谓的“宠”涉及到各种方面。

【二】

我早上喜欢泛懒,晚上却爱熬夜。这和李泽言惯来的作息大相径庭。

你以为他会遵从我的习惯,然后放任我睡到自然醒吗?

不不不——

李泽言会拽着我的脚腕把我从温暖舒适的被子拉出来,板着他往常那严肃冷漠脸告诉我:

“起来。”

“……”我挠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再睡五分钟好不好?”

他看了看手表,抬眸看向我。

李泽言已经梳洗完毕,衣装整齐。清晨暖阳映在他俊容上倒显得柔和了不少。他扬起唇角,声音沉沉道:





“不可以。”





【三】

我跟他说,我好歹是你太太,你能不能宠宠我?

“你还想怎么宠?”他把着车辆方向盘,随意道。

“比如,早上让我睡晚点。”我说。

李泽言瞟了我一眼,“我觉得你睡得够晚了。”

“哪里有!”我愤愤不平:“七点起耶!我又不是赶着上课的学生!”

“七点是上班族正常作息时间。”

他顿了顿,“最迟七点半。”

李泽言红灯停了车,他得了闲空,转头直勾勾看向我:

“只能让你睡晚到七点半。”

“为什么?”

“……早餐会凉。”






【四】

我曾试过,用亲密点的称呼唤他。

“亲爱的。”

他不理。

“达令。”

他一脸嫌弃的看向我。

“李先生。”

他执着钢笔书写的手顿了顿。

“嗯……”我歪头想了下,“泽言。”

李泽言又抬起头来。

“嗯。”



——结果只有喊“泽言”时才会应我。





【五】

我喜欢吃坚果是近来才喜欢上的。

公司年终礼物的其中一个,我都是闲来无事时随手拆开一个吃。

碧根果是我觉得最难剥的,它们总包裹得太好,这壳裂开条缝都不一定掰得开。

起先我拿李泽言送的某只骆驼敲,结果被他发现,哇,那面色沉得跟什么似的。

后来我就没太敢拿来敲了。

于是只好亲手剥了。

然而……

“你觉得你指甲碍眼?”他说,“这么想它折断?”

噢,真不好意思。

那我不吃,总行了吧?

李泽言却搁了文件到桌上,他自己就拿起个碧根果剥。

“你做什么?”我对他这番行为难以理解。

“磨指甲。”

他一脸严肃,“吃吧。”

“你这算是在宠我吗?”我接过去。

李泽言顿时掰断一个碧根果,“想太多,我是磨指甲。”

……

…………

………………

他在别扭什么啊?






【六】

合作方送了不少化妆品给我。

我其实不怎么会化,平时也只有工作需求才化点淡妆。

但那合作方送来的一套口红实在太好看了。

我拿回家去,试了好几个色。刚好转头见他回来,我兴冲冲问道:“好看不?”

李泽言盯着看了会,竟然蓦地撇过头去,“难看。”

“你再仔细看看!”我凑到他面前,“这个色号明明超上镜的。”

他执拗的不肯把目光落到我脸上去。

“有那么难看吗?”我被气到:“难看我就全盖到你脸上哦!”

“别闹。”他试图挣开我。

我就硬是扳着他的脸嘟着嘴盖上好几个章。

而这一番折腾下来,李泽言向来端正严肃的冷漠总裁样就被我毁得差不多了。

他抬手一脸无奈的拭着那些口红印,瞟瞟我化妆台上的剩余口红——






“都挺难看的。”他说。

“……”

仿佛好像知道了他言下之意是什么。







【七】

“周六我同学会,你能来吗?”

“出差。”李泽言果断回拒,“下次吧。”

——所以后来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参加同学会。

同学们有不少成家立业,携同伴侣来的很多,甚至还有带孩子的。我不是很介意自己孤零零一个,只是心底也不免会失落些。

席上玩起游戏,输得惨兮兮的我赌了一口气打电话给李泽言:

“我输了好多次,血本无归。”

“那就输了吧。”他的语气冷淡。

“没钱打车回去了。”

“我给你打了钱。”他仍是冷淡。

我怒道:“我喝醉了!”

那边静止好半晌。

“……”

李泽言缓缓道:“先别乱跑。”



随后我听到他冲身边不知是哪位吩咐着:



“把飞机改签。”





【八】

我早就说了吧,他不宠我。

 
评论(57)
热度(4117)
★只有心肝儿玖玖★
© 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