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诗扶

武当金顶蹦极日记〈一〉

我跟你们说武当那个掌门看起来就很好太阳(X





【一】

她纵身一跃,从武当金顶最高处跳下。





【二】

落地时没有用轻功缓冲,果不其然就摔了个伤残。

她挣扎着向前爬去,武当金顶底下是掌门所处,所以她一抬头就瞧见了那位冷峻的武当掌门。对她现在这般匍匐地上的可笑模样似是早似习以为常,那位极其清冷的武当掌门冷眼俯视着她,淡然自若。

“堂堂武当掌门,见一弱女子如此重伤于面前,都不肯施以援手吗?”她摔得太重,说话都断断续续。“真是有违大道。”

“……”武当掌门仍是纹丝不动。

她却自顾自的哀泣痛斥起来,边咳着触目惊心的鲜血边奋力捶地:“你还当什么凌然圣洁的道长!这样无情决绝根本不配留在武当!”

“……”武当掌门仍是无动于衷。

“……萧疏寒你若是再不肯理我,我现在就爬到金顶上再跳一次。”她咬牙切齿:“而且我这次绝对不会用内功护体,保证在你面前摔个七零八落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闻言,萧疏寒终于肯垂眸看向仍匍匐于地上的她,他俊容冷峻似冰,眉目之间是一腔清冷:“何苦?”

她得到胜利,不由勾起嘴角,口里却仍在痛斥他:“你根本不配留在武当!”





——“所以你赶紧的,还俗吧!”

她毫不犹豫,道出自己这般作态的目的。





【三】

云梦本就是研修医术疗伤愈养之地。

所以她自个翻身起来,把摔歪的脚骨接回正处,马上又能活泼乱跳了。

而萧疏寒至今未明白这姑娘为什么喜欢天天往武当金顶上跑,然后故意在他面前摔个伤残,装得十分凄惨的痛斥着他,让他还俗去。

对于世间男女情爱,他早已置之身外不屑一顾,且这说是因为欢喜他才这般,也未免太过荒唐。

因为萧疏寒印象中,并未见过她——在她喜欢跳武当金顶之前。

他初次见到她时,就是这小姑娘一头从上方摔到他面前。

似是摔得极重,她痛苦的低吟。

萧疏寒凭着她身上穿着,辨出她是云梦之人。

虽然不明为什么云梦的人会从上面跳下给摔到这种惨况,但出于道义,他唤来弟子想带她去疗伤。

谁知这小姑娘拖着残腿爬到他身边,硬是扯住他衣袖,抬头泪眼巴巴道:“道长你救了我,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

“……不可。”萧疏寒拒绝得相当果断。

她脸上笑容瞬间僵住:“家师有规曰:受人之恩,必须还以十倍……”

“我会托信予你师父。”萧疏寒把自己衣袖从她指间扯出,对自己弟子吩咐道:“带她下去。”





“那可不行。”她自己扳正摔歪的骨头迅速站起,一脸正经道:“让叶娘知道我来武当干出了这事儿,她得跑来扒了我的皮。”





“……”







【四】

她今天没摔。

萧疏寒看见她一路飞奔而过,轻功耍得潇洒俐落,身后追她的人气急败坏嚷着:“你别跑!你那么有能耐怎么不去撞掌门?!”

她闻言立马顿了脚步。

转头一瞟,就直勾勾的看向他。

“……”





萧疏寒后来罚了那弟子抄经书十遍。








【五】

除夕的时候,她竟还在。

跑来兴冲冲问他:

“萧掌门你运功一下给我看看!”

“……?”

“我今日在金陵看烟花时听你武当弟子说,这金陵的烟花小气得很,不如看你运运功让我开开眼。”

“……”





萧疏寒后来罚了全武当弟子抄经书十遍。






【六】

她当然没能让萧疏寒运功来让她开开眼。

虽是盛兴而来败兴而归,但她在去往玉虚宫的路上倒是赏了一场武当烟花。

她拍着在玉虚宫抄书的黄乐肩膀说:“虽没让你们掌门运功给我开眼,但你们武当的烟花确实比金陵好看,这除夕我算没白过。就是下次别在金顶放了,我爬上去还得打扫。”

闻言黄乐眉一拧,搁下笔。

“你瞎扯什么,我们武当怎么可能在金顶放烟花。”

“啊?”






那不是烟花是什么?






【七】

她纵身一跃,从武当金顶最高处跳下。

轻巧落地,身姿俐落。

她回过头,“萧掌门。”

萧疏寒抬眸,见她已凑近过来,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

“大过年的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她满脸期待,眨巴眨巴着一双清澈漂亮眼眸,状似无害至极。

“……”

萧疏寒沉默了好半晌,薄唇轻唇冷淡道:

“人间辞旧岁,玉京扬雪纷。”

她顿时失了兴致,“我可不想听你唠叨什么诗文,总之新的一年里请你赶紧还俗。”

说完小姑娘随后扬手一挥,“我回云梦过年了,初三我再回来!”






他冷眸注视着小姑娘身影远去,面上仍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清冷淡然。

萧疏寒抬手捻指似是算了什么,随后却是转身进了屋内。





武当山上大雪纷飞,掩去他轻声而道的话语。





——“这一年辛苦你了。新的一年一切都会好起来。”
















然后大年初三她又从金顶上跳下摔了个伤残。


 
评论(33)
热度(673)
★只有心肝儿玖玖★
© 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