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诗扶

-重新开始-


Feet first, don't fall.

许墨眼睁睁看着面前那个小姑娘吻上他唇瓣。
在那一瞬间,他所有神经噼里啪啦的开始崩断,又强行被理智牵连而起。可那过于温软的触感,总是一点一点蚕食掉他尽数克制。他的手不由攥紧又松,松了又攥,最后那修剪齐整的指甲深陷进皮肉的刺疼,终于让他算是找回了点意识。
然而感觉却愈发不对劲。
小姑娘的吻技太过稚涩了,起先只敢描摹着他唇形,随后才磕磕碰碰的撬开牙关探进。
许墨的瞳孔在被小姑娘小心翼翼探进口腔那一瞬惊得瞠大,不过也就真的只有那么一瞬,他强行抑下了心头涌起的热意。
他以为他可以控制得住。
就在许墨娴熟的回吻之时,小姑娘不慎咬到他舌尖,咸湿的铁锈味儿在口腔炸开——那真是他最为熟悉的味道,熟悉到他一尝到全身细胞就要活跃起来,叫嚣着需要更多。
他伸手捏住面前她尖俏下颌,想迫使她更加张大嘴巴以便于他更深的侵占。
可这个念头只存在了一秒。
许墨知道,那样绝对会吓到她。
于是他松了手,顺势移向小姑娘圆润肩头,更加搂紧几分。
“你咬疼我了。”他用着小姑娘所熟知的那个许墨的语气戏谑道。
她闻言,有些感到抱歉的亲了亲他脸侧,又逐渐游移到唇角。
她的指尖抚上许墨面容。
“……许,许墨。”她轻声唤着,“还疼吗?”
“……”
许墨搭在她腰间的手背迸起青筋,然而他面上却仍是挂着小姑娘熟悉的温润笑意。
他把她拥入怀,没再吻下去。
——因为有人轻拍了拍他肩膀。
他回过头去,入目的是一张和自己相同的面容。
那个“他”唇角勾起的弧度是标准式的商业笑容,却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到和善,甚至透出股森冷阴沉。
“他”的眸里是不以收敛的锋刃,暗沉的紫眸似坠进深渊般望不见底。
晦涩,鬼魅。
这张脸与他生得一模一样,却和小姑娘所熟悉的温文尔雅完全大相径庭。
这个自己,是把贪血的利刃。



【“他”想做什么?】




毕竟是自己。
“他”伸手轻搭在许墨的肩上,没什么实感,却犹如千斤坠。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他”白得几近苍白的修长指尖点在唇间,划出一条俐落弧线。
薄唇轻启,那里边雪白皓齿竟似道道刀锋尖锐。

不应该是点到为止的亲吻。
应该是伸手捏住她尖俏下颌,迫使她更加张大嘴巴,让他更深的侵占。
把里边搅得天翻地覆,把需要呼吸的氧气贪尽,把那舌尖缠到泛出靡烂的肉红色。
最好是让抹鲜艳的红色沿着嘴角滴落,逼她无法自制的溢出生理性泪水。在他怀里痛苦挣扎着,却又像只无助可怜的小动物,微弱的反抗。




小姑娘靠在他厚实胸膛上,听着那底下强而有力的心跳,羞赧难忍。
“你心跳好快啊。”
她低声偷笑着。
“……我也是哦。”
她牵着他的手,贴到她胸口处。
属于她的体温在传递过来,许墨能感受到掌心底下隔着肌理那个器官微微的震动感。
——极其脆弱的致命之处。







“许墨,你听到了么?”

听到什么?

许墨只听到背后那个自己磨着后槽牙的刺耳声响。

 
评论(28)
热度(963)
★只有心肝儿玖玖★
© 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