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诗扶

-深深入髓-

『注:不要深究设定,全是私设』
『不喜精分梗以及3p的注意避雷』
『没有车,只是为满足我的恶趣味』

I know you want to go to heaven with me, but tonight you'll enjoy your obedience.


我其实不怎么喜欢做梦。
但梦这种事情,本身就不是自己能随意操控的。
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窗边,看见一张照片深嵌在木制窗框上,雨珠则顺着窗缝渗进,眼看着就要打湿那张照片。
我正打算走过去抽出那张照片,一只手兀地伸出,在我之前,俐落的就抽走了那张照片。
是谁?
我愕然抬起头,看见了一个我所不能再熟悉的清俊面容。
可我又感觉到极其陌生。
他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嘴角噙着笑意,眼眸沉沉的望向我。
可这个我熟悉无比的清俊面容上虽有温和笑意,却令我心底莫名泛起透心彻骨的冷。

——“许,许墨?”

然后我就醒了。
我睁开眼睛后,立马对上了自家的天花板。
“做噩梦了么?”
有温热的掌心覆到我额上,替我拭去微凉的汗珠。
我知道那是谁——我的爱人许墨。
他温柔不带丝毫情色的抚摸令我逐渐松懈,后背也有他的轻拍在舒缓我急促呼吸。随着他的靠近,我鼻间嗅到了那熟悉又安心的气息。
我努力平复了下,揪紧身边许墨的衣角,终于感觉到好受了点,抬眸看向他——我想,看到他温润带着些许笑意的深邃漂亮眼眸我会更加安心点。
然而对上他双眸时我却是顿时一僵,冷汗又不受控制的从额际渗出。
我迎上的,是一双森冷透着鬼魅的眼眸。
从那双眼眸里,我看不到丝毫笑意。
明亮的光线之下,我身边的“许墨”眸里蕴着的却似是冰霜般的冷峻。

可他在笑。

这种感觉我真不知道怎么形容。
我下意识的想松手后退,可看到那张面容,我松了松,又用力攥紧。
“你……”我正想开口询问,就听到身后有声响传来。
循声转过头去,看见一个男人——他刚从外边回来,肩上还有落雪,风尘仆仆的模样。似是怕动静太大,他习惯性的轻手轻脚阖上门,抬头却正正撞上我的目光。
“怎么就在这睡了?”
他冲我笑了笑,温和清浅道:“小心感冒哦。”

——对,这位才是我所熟悉的许墨。








我想,我还是在做梦吧。
虽然我觉得我这样想未免太阿Q精神了点,但我实在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科学理论来解释现在这样的状况——
我所熟悉的许墨就站在我面前,他拍落肩处点点白雪,慢条斯理的松了围巾,解着棕色风衣外套的纽扣,嘴里还絮叨着数落我:“不是跟你说了,不用等我,困了就回去睡。”
但我完全无法回应他。
我动弹不得——我被另一个陌生的“许墨”箝制在他身下,动弹不得。
耳边还能听到许墨无奈的数落,听到他窸窸窣窣的解衣松带声响,就在眼前,明明他就在眼前。
然而压在我身上的“许墨”重量感又是那么真实,他的触碰、抚摸也带着温度,他的亲吻热切缠绵,在察觉到我的分心时,略带凶狠的在我颈间咬了一口,咬得当然不是很疼,可我却不由自主颤了颤。
“你平时上班东跑西跑的已经够累了,回家后早点歇着,我只是最近比较忙。”我听到许墨的脚步声,他在向我走近。
我想扭头去看,刚触及到许墨身上白毛衣之际又被人捏住下颌硬是扳了回去,随之而来的还有极其侵略性的强硬亲吻,以及身上那个“许墨”一句低哑的“不要动。”
我愣了愣,然而又听到耳边熟悉的温润声音时,马上激烈反抗起来。
我努力偏过头去避开“许墨”的吻,可又很快就被扭正回来,他扣着我的下颌,力度不大,我却丝毫不能撼动半分。
许是我反抗太扰他兴致了,“许墨”咬了我唇瓣一下,这次用了点力度,我疼得蹙眉,感觉嘴角似是被他咬破了,有什么湿热液体缓缓渗出,但很快就被人用舌尖舔舐而尽。
我又推了推他,这次总算把他推开了点距离。
刚支起身子,却正看到我所熟悉的许墨已经走到我身旁。
他蹲下身,微热指尖摩娑过我嫣红唇瓣,拭去那上边渗出的血丝。
而压在我身上的“许墨”,他伸手抚摸我面颊,动作轻柔不复之前的强硬。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

他们说。













我再次睁开眼,猛地把睡在身边的许墨上上下下从头到尾的摸了一遍。

“太好了,只有一个。”
“……?”

 
评论(29)
热度(792)
★只有心肝儿玖玖★
© 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