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贝尔数学奖 —

-王杰希竟然虐我-

※旧文注意,王x你x王!





〈一〉


他很少会这么粗暴过。
你被他生生给面朝下的摁倒在地上,粗糙的地面刮得你皮肤刺痛,你想挣扎起来,却赫然发现他的一只手就按在你颈后让你根本抬不起头。
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呜咽声细碎的从你口中溢出。
而他另一只手搂住你腰肢,把你往上捞了捞。
你马上感觉得到了自己私密之处正与他的某处在近距离接触。
那里还是安静的,在那层薄薄布料底下蜇伏着,让你根本想象不出它曾怎样凶猛地入侵过你。
那些激烈交缠的记忆从你脑海里逐渐苏醒,既孟浪,又放肆的,只属于你俩的无数个夜晚。
你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即使是在冰霜森林严寒的恶劣环境下,也完全降不下你身体里慢慢燃烧起来的那份炽热。
王不留行察觉到了你的异样,因低头而被覆盖在倾泻银发下的一双看似沉静的眼眸,翻滚着汹涌涛浪。
按着你后颈的力度稍微松了松。
他的声音清冽,语气似带笑意问道:


“我这样做,你也兴奋?”




可他明明也在抑制不住的勃起啊。





〈二〉
他伸手往你下边吃着粗壮硬物的地方摸去。
那儿湿漉漉的,花液被一直在出入的物件带出,飞溅落地。
他在那摸索半天,让你把双腿给岔开到最大。
你趴倒在地背对着他,不知道他此时是什么神情,只是凭借本能挣扎着,却是让嵌入体内的物件埋得更深进。
王不留行干脆用双手箝制住你乱挥的手,你因疼痛而抽泣,哭喊着向他求饶。
冰霜森林的低温似乎也无法阻止你俩体温的灼灼上升,他下巴悬挂着似落未落的汗珠就是最好的证明。
臀部因为姿势缘故不得不高高抬起,承受着身后他来势汹汹的攻势。
大概是你这副模样真的取悦到了他。
王不留行垂眸看向身下的你,一向淡漠清冷的面容上渐渐染起欲色,刘海早因激烈动作而汗湿,有些发丝甚至黏到他勾起的嘴角处。
你不会知道他在笑。
因为你所有的感官都聚焦到了俩人下身摩擦着的结合处。
那里正源源不断的给予着你快感,酥爽到让你都忘记了他箝制住你双手的力度大到能留下红印那种程度,让你也忘记了你现在是以什么样的姿态承欢着。
你们的衣服勉勉强强还算是整齐的,毕竟唯一不整齐的地方已经尽数被他宽大的斗篷掩住。





〈三〉
——“还不够吧?”
王不留行问你这句话时,你刚被他弄得高潮。
你胡乱的呜呜嗯嗯回应着他,随后感觉到自己身子好像被谁给抱起。
耳边听到一个令你觉得陌生又熟悉的男声,似乎在对王不留行有所不满,语气微愠:“你对她太粗暴了。”
有股大力把你扯入怀,那人的臂弯宽厚又温暖。
你总算不用再被坑坑洼洼的泥土地面给蹭得生疼了。
但你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就被那人捏着下颚抬起来,他轻柔地用自己袖口擦净了你脸上脏污和泪痕。
身后王不留行的物件还搁在你湿热甬道里,似乎因为不满那人慢吞吞的动作狠狠地深顶了你几下。
你被他顶得直往面前那人怀里扑,眼眶又不由自主地湿透,所以导致你泪眼模糊中只瞧清了那人一双极其深邃透亮的眼眸——即使那是一双有着缺陷的漂亮眼眸。
那人俯低身子吻了吻你,然后按着你的后脑勺迫使你弯腰下去。
在你下身的“嘴”把王不留行的物件吞得更深同时,你脸上的嘴也对准了那散发着男性满满荷尔蒙的部位。
那人胯部鼓起的帐篷看起来尺寸相当可观。
你伸出手去抚摸那地方,把庞然大物放出来,温热的嘴唇贴到它敏感的前端时,你感到它还抖擞了几下。
“待会不想太疼的话,就尝尝它吧。”在察觉到你的犹豫时,那人低沉喑哑的声音犹如神袛般自上方传来,听着平和却又不容你拒绝:“你吃得下的。”
“你是谁?”
你边承受住身后王不留行的进攻边舔舐着面前巨物,含糊不清的问着那人。
那人似乎轻笑着,扣住你脑袋让你不得已吞吐的更深。
他回答了三个字,沉沉地落在你耳畔。




——“王杰希。”

评论(17)
热度(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