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贝尔数学奖 —

-这是一辆国家质检360度无死角绝对快速的婴儿车-

『白起x你』

『填了坑』

『写到最后不想写系列,随便看看吧。』

『是一篇人民教师白哥与十八岁的学生小姑娘进行深入指导交流的正经文(并不是』

『虽然看着强势但真的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两厢情愿的婴儿车,不适者注意避雷』

『注意:不是恋与原世界观和原设女主,慎入。』

『再说一遍很羞耻!!!慎入慎入。』

『在拖稿边缘疯狂摸鱼.jpg』


★正文★


【一】

你脱胎换骨,是从遇见白起那一天开始。

彼时你还早恋呢,刚和男友卿卿我我亲热时就被他逮了个正着。

白起环抱双臂目光锐利打量着面前男生一番,随后用着极其严厉的言辞训起你目前的男友:“你们现在还是学生,在教室做这种事情适合吗?”

你躲在男友背后没和白起打照面,只是听着他声音低沉的训人,你不由吐吐舌头,心下嘲讥起这个尚未谋面的老师:“这么古板,肯定是地中海秃顶一个。”

谁知你这腹诽刚完,白起训着训着就兀地来了句:“躲你后边的女朋友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你忙扯扯男友,示意他赶紧糊弄一下。好在你男友算机智,见你今天也没着校服,便随口搪塞了白起:“隔壁学校的啦,主任。”

原来是个新来的教导主任,难怪声音这么陌生。

那更是得标准的地中海秃顶配置吧?

你想着想着,竟还偷笑起来。

而白起那边见你没穿校服显然也无法质疑什么,既然不是本校学生他就难以训令了,更不用说要责罚你。

所以白起给你男友下的责罚就相当狠了——“我会通知你家长过来一趟。现在,去操场跑十圈。”

“我能不能先送她回去?”

“你说呢?”白起的音调几乎要冷到冰点,“我要求的是——现在,马上。”

你男友马上认怂只好乖乖去操场领罚,没了男友这堵肉墙躲匿,你就直接被暴露在了白起眼前。

你当然不想被他记住或是识出,要是通通一起请家长跑操场十圈那也太糟糕透顶了。于是你试图低头装作羞赧的模样躲过白起锐利的打量目光。

令你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强硬让你抬起头,而是又用之前那一副训你男友时的严厉口吻缓缓冲你道:“裙子别穿那么短,最近天气降温突然,现在也不是适合穿中筒袜的时候。”

闻言,你不自在的拉了拉裙角,盯着自己脚尖不知作何回应。

“虽然说该让你们分手才对。”白起目光沉沉的看向垂首故作羞赧的你,“但真要和他继续保持这个关系下去的话,我建议你身为女孩子以后与他亲热时,自己先备好安全措施。”

你顿时身形一僵。

因为白起,与你往常遇到的那些教育工作者所说所提的言论大相径庭。以前那些老师,在知道你早恋时,一般就给你两个选择:分手,和不分就请家长劝退。

你这时心中就起了一股好奇,正要抬头去看白起到底长什么模样时,结果他手机铃声陡然响起——所以你抬起头时只见到白起边接电话边转身往门外走的修长背影,唯有在门口时他身形顿了顿,侧过半张脸来往走廊尽头望了下。他正好站在逆光处,暖黄色的光影打在他清俊面容上显得尤为柔和。

白起也当然没有你之前想象中的地中海秃顶配置,暖色调栗发被阳光洋洋洒洒照着,看起来很是柔软手感不错的样子。偶尔弯腰随意一个动作时,那白皙后颈就绽露出来。而这时你才发现,白起侧脸看起来没有寻常教师的儒雅,他是带着锐意的,是你向来最喜爱的那种锋刃外露。

他不像教师,像是一把刀。

一把包裹整齐把自己修饰得无害的刀。

那握住手机时修长细韧指节的突出,隐在手背底下淡淡青筋,也皆符合着你最喜欢的特质。

包括之前听着只觉烦躁的嗓音,此时搭配他清俊眉目竟是意外的透澈好听。

他完全不是你想像中的古板沉闷。

相反,白起隐在发丝底下的耳朵还缀着暗色的饰物,不算太显眼,却足以引起注意——一个主任级的教师,竟装扮着耳钉也未免太……野了吧?

“好,我现在赶过去。”

白起挂断电话,不知是故意还是怎么样,他陡然回头瞟了你一眼。你吓得忙伸手遮掩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与他对视着。

他则是见你这捂脸的动作有些失笑,冲你勾勾唇角弧度后,转身就脚步匆匆离去。

你向来性子直白爽快,当下心底就冒出一句:

——“我想要这个男人。”

所以这就是拉开一切的帷幕了。

等到你惊觉自己似乎彻彻底底的脱胎换骨了时,那个被白起逮着重罚的男友已经成了你前任,你喜好化的浓妆也换成了令人难以辨出的淡妆,你换下短到腿根的裙子正正经经穿上正规长度的裙子,连同以前喜欢穿的中筒袜也换成包到腿根处的大腿袜。你卸了耳钉,留了长发,戴上眼镜,甚至还剪了个你以前嗤之以鼻的齐刘海。

你干脆要做就做最彻底,你还转去白起任课的班级,在他课上拿起书认认真真学习。

你完完全全从表面上变成一名乖巧懂事的好学生模样。

对,只是表面。

不得不说你自己都佩服自己对白起的执念,硬是跟他跟到你升上毕业班。而你也在这一年,彻底取到他信任,获得了他重视。

“白老师,我周日有空,你能来我家辅教一下吧?”

“你爸妈在吗?我顺便做次家访。”

“在的。”

你盈盈笑道。










勤逸好学的学生总会让白起有好感。

但很显然,现在并不是给你这位学生增添好感的时候。

他试着动动被你箝住的手,愕然发现他竟还挣不开一个小姑娘的你。白起浑身奇怪的麻掉但好在意识没糊涂,脑筋一转就知道定是喝了你刚才递过来的那杯水问题。

而你这位一向在他印象里乖巧听话的学生,光从外表上看,也确实是以往温顺懂事的好学生样子。

只是现在紧扣着他双手压在他身上,膝盖又恶劣抵着他敏感部位打磨的一系列行为着实不怎么好。

你还刻意用着极甜极软的声线尊敬的唤着他:







——“白老师。”

★戳链上车★

【二】

【三】

评论(51)
热度(1419)

2018-05-23

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