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空调虫诗扶

-量身-

『李泽言x你』
『给遥遥的g文』


★正文★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竟会身处如此状况。
指尖触及到的是属于男性健实的骨骼手感,能描摹出他腰身流畅漂亮弧度,即使隔着一层布料也能切身感受到他底下肌理的温热。
连同他的气息,也亦是那么暧昧灼烫的拂过我耳侧。
李泽言稍微俯低了身子,伸手搭在我手背上覆住,彻底封了我的退路。
随后我听见一声脆响,是他屈起指节轻敲了敲束紧的皮带金属扣,示意我把视线挪向到那上头。
低沉喑哑的声音落在我耳侧:



——“解开。”



让我好好回想一下,这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状况的。
首先是从……啊,对,从我手里那条量衣尺说起。
我最近一时兴起跟某个女同事学了编织,要知道这人一旦犯了兴趣,什么花样都想尝试嘛——所以在我织腻了围巾后,我开始想织条毛衣。
当然了,织毛衣肯定不会像围巾那么简单,这难度得翻了好几倍。
首先我需要知道的,就是李泽言的尺寸——不要想歪,就是字面意思的尺寸。
于是这说做就做,当天李泽言下班回家,我就拿来量衣尺往他腰上围……
噢,这就是导致一切脱轨发展的原因了。
我刚给他围好那量衣尺,不经意抬头一看,就撞进了李泽言沉沉眸里,他拧起眉头盯着我手里的量衣尺,简直就是无声的在询问着我在做什么。
太可怕了。
李泽言此时的眼神太可怕了。
我被他莫名盯得心里有点发毛,一个紧张又收了收那量衣尺,结果那薄削的量衣尺紧贴在他腰身,把他窄细腰线显得更加突出流畅。只要稍微垂低眼睑偷瞟一眼,就能轻易看见他深黑衬衫被细白量衣尺紧贴住勾勒出的漂亮腰线,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腰腹堪堪擦略过我指尖。
“我,我想量个腰围而已……”我小心翼翼的说道,视线却仍舍不得挪开。
“我当然知道你在做什么。”李泽言垂下眼眸,仔仔细细的盯着那条量衣尺颇为无奈道:“你尺子拿倒了。”
我闻言一看,“啊,抱歉抱歉……”
赶紧又把量衣尺撤下来,打算重新围一次。
然而第一次围时我还没什么反应,这次围时我却有点……下不了手。
因为这次我赫然发现,要给李泽言围上这量衣尺时就不得不贴近靠到他胸膛上。靠得太近,他那温热气息微微拂过我发顶,能清晰嗅得到他身上清浅暗香,也能感受得到从他宽厚胸膛起伏间的弧度——
“你别盯着我看啊……”
我小声的控诉道。
李泽言愣了下,随后把头撇向一边,“那就赶紧量。”
“……”我收紧了量衣尺,低头去暗暗记下那量出的数据,“你都不好奇我为什么要量?”
“猜得到。”李泽言揉揉眉心,“在你织出第五条围巾时。况且……”
他轻声叹道:“量腰围还能有什么其它目的?”
我顿时身形一僵,有点不甘示弱抬眸直勾勾的望向他,愤愤道:
“有其它目的啊!”
我一手按到李泽言腰腹间去,还非常理直气壮的揉捏了两下:“能趁机占便宜什么的。”
……
…………
………………
好极了,这就是导致一切脱轨发展的究极原因了。
我掌心温温的触感在提醒着我覆到了什么地方——那是属于成年男性壮实的骨架,腰腹间软韧手感上佳。无论是那流畅漂亮腰线,还是腹间起伏间凸现的肌块,无一不在昭显着主人常年锻炼的优秀成果。
非,非常……优秀!
这手感着实上乘,我一时色令智昏,不仅多揉了几下那腹间微隆的肌块,甚至还顺手摸了一把他腰侧。
结果我越凑越近,这量衣尺越收越紧。
被细白量衣尺更加紧贴在腰身上,加上我又凑得近手也还搁在他腹间。所以从旁人看来,简直就像是我在用那量衣尺把李泽言给束缚住,不知廉耻的在把他向我拉过来上下其手着。
“占完了吗?”
他的声音自我发顶传来,听不出好坏,还是总裁大人那一贯清冷腔调。
“……唔。”我低头瞟了瞟我那正在占便宜的手,“李泽言你太犯规了。”
我选择恶人先告状:
“你为什么要对我用激将法!?”
我又趁机蹭了蹭,享受着他腰腹间硬实软韧的绝佳手感。
“你看!”我愤愤道:“我控制不住自己了!”
李泽言当然知道我这人是什么脾性,就我这小伎俩他压根没放眼里去。
总裁大人显然也不想对我这无理取闹的指控进行辩驳,他只是颇为无奈的低笑一声,算是认了我这给他强加的罪名——这人在与我确定关系后就向来如此了,对我这些小打小闹纵容得不行,并且大有长久实施的打算。
似乎以前对外那些冰冷严峻的锋刃,在我面前逐渐卸落,毫无避讳的把他最真实最脆弱的一面呈现于我。
即使从表面上看,李泽言还是那一副倨傲冷酷的总裁模样。
“你还记着你量到的数据吗?”
在我发着愣时,李泽言冷声问道。
这一言致命,把我成功拉回神来。
我眨眨眼,看看他又看看手中攥着的量衣尺,非常清楚且可悲的意识到:


……真的,忘了。





我没敢再肖想什么美色,也没再贪图那什么腹肌的绝佳手感,所以这第三次测量时就相当顺顺当当了。
我把所需的数据都给记到本子上,顺手抓着量衣尺一头打算要从他腰间抽出来,结果刚抽出一点就给卡住了,定睛一看,才发现量衣尺的另一头给卡在了他皮带里。
按理说不应该这样的,我仔细想了想,可能是我刚才测量着要记数据就给顺手塞到那里去的吧。
我伸手过去,抓住他腰侧束紧的皮带扯松,准备抽出量衣尺的另一头。
“你这玩意我从来不会解。”我随口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李泽言离我近,当然就听到了我这句抱怨。
他拧起眉头,思索了一下,随后伸手扣住我的手,盯着我直勾勾的问道:

“你想练习一下?”

所以,这就成功导致了开头那一幕出现。
“解开。”
李泽言低沉喑哑的声音落在我耳侧,极其亲昵且暧昧。
我从未见过他对我这般具有如此强硬性的时候,这两个字犹如一道命令似的带着极强的压迫感,让我完全无法抗拒。
他甚至是更加侵略进我的方寸之地,不仅把控住我双手搭在他腰处,他唇瓣温热的触感也落到我颈间。
热切,缠绵。
密密麻麻的轻吻落在我脖颈厮磨着,我几乎瞬间就想象得出李泽言在那吻出不少暧昧红点的画面,而且这次他完全没在控制着,全在往显眼处盖章。
“不,不要——”我轻喘着哀求道。
李泽言闻言一顿,在我颈间稍微抬起眸来,薄唇仍是吐出冷冷的两字:
“解开。”
……这是打算要让我练习到底啊。
我只好强忍住心底泛起的热潮,受着他在我颈间的作弄,两手颤巍巍的抓着他皮带扣努力解扣。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进退不得。
我深知这样发展下去,李泽言不管我是能解开还是不能解开,他绝对是要把我拆吃入腹。
——然而可悲的是,我还很乐意。
那长长细白的量衣尺早在一番折腾下掉到了地板上,还被我不小心踹了一脚。
李泽言的亲吻让我逐渐失去理智,也逐渐沉沦进他给予的浪潮里,满室的氛围倏地沾染上情欲的旑旎。
“啪嗒”一声。
而在我惊慌失措乱七八糟的各种乱解乱扣下,那条估计是什么名牌的昂贵皮带终于被我解开了牢固的系扣,松松垮垮的坠到李泽言裤头处。
“做得不错。”
他低哑着声音在我耳边呢喃着。
那种声线是我最抗拒不了的,太过隐密且亲昵,轻而易举的就能哄骗得我团团转。
而且还是夸奖耶!来自李泽言的夸奖耶!我听着几乎要欢呼雀跃起来。
我气喘吁吁的阖起眼眸,心跳如麻的等待着他更深更凶猛的下一步动作。
然而等待许久,那预料之中的所有发展通通没有。
我愣愣的看着李泽言。
他却是好整以暇的扯扯领带,喉间逸出一声轻笑,起身整整自己衣衫转身往后边去。




“那我去洗澡了。”










……???

 
评论(43)
热度(1026)
★只有心肝儿玖玖★


脾气不好,高冷大哥。
© 维修空调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