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诗扶

-想吃吗?-

『白起x我』

『就是不给。』

『女主是我啊,我真的饿到想啃白哥。』

『不要纠结设定,瞎扯的』


★正文★

【一】

最近我很容易饿。

饿到什么都想吃。


【二】

我平常明明不会这么容易犯饿的。

而且在吃完午饭外加一杯蛋糕奶茶的这种情况下,我会犯饿的概率简直是百分之0.01。

——偏偏这0.01的概率竟然还真发生了?!

我瞟了一眼时间,距离我上次进食才刚刚过一个小时而已。

攥紧手机,我试着挣扎了下,然而身体需要进食的信号不断来回警告着,简直像鸣笛般响彻在大脑里,而手机突然骤亮的屏幕仿佛就像是在诱惑我快快打开外卖软件下单。

啊……不行!

我猛地丢开手机,拉开自己办公桌抽屉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填饥。

然而残忍的是,只有各种文件堆放一起的抽屉,在无声的告诉我答案。

——没有!

我顿时想起刚刚已经将最后一块吐司夹心面包给了悦悦当午餐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只好挺胸收腹,看能不能捱过去这顿突然泛起来的饿意。

可惜我只坚持了个两秒,就颓下去趴到办公桌上了。

好在我办公室是单独一间,我这么不顾形象饿到趴桌的时候,也不会被谁发现。

再说了,我的同事和员工们平时虽然对我挺没大没小的,但进我办公室还是会顾规矩的好好敲门的。

——然而我忘了,这条规矩仅限于在我的员工中。

所以眼前突然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时,我正饿得发荒,一个晃神把它当成什么美味佳肴,只觉那根根修长白细的手指嫩得引我垂涎。

“怎么趴桌子上了——”

那手的主人声音清亮得熟悉,然而他话未说尽,身躯兀地僵住,似乎遭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事实正是如此。

那被我一口含住的手指,指尖是修剪齐整的指甲,似乎因其主人某些长期习惯带着薄茧,质感略显粗糙。

……

意识到自己好像张口就咬了什么的我,也跟着那手的主人身子一个僵硬。

进我办公室向来不用敲门的……





我抬头,果不其然对上白起带着些愕然的眼眸。






【三】

“……”

白起望着我,显然他有些尴尬纠结着,不知是该抽回手指还是让我继续。

“……怎么了?”

他问。

才刚吃完饭一个小时,我实在难以将真正原因“我又饿了”那四个字说出口。

“白起……”

我只好强行转移话题,偏偏又不肯吐出他的手指,导致说出来的话都含糊不清:

“你蒸么又肥来了?”

白起盯着他那根沦陷于“虎”口的手指愣了两秒,随后他轻咳两声,缓缓回道:

“小黑的钥匙似乎落你这了,呃……”——他的话尾在我舔弄他指尖的动作下给猛地掐断变了调。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真的只是单纯想用舌头推一推那手指,看能不能顺势推出去。毕竟感觉一口把它吐出来的画面也太不文雅了,而且这还是在白起面前呢。

然而我似乎太低估饿着肚子的自己了……

舌尖触到指尖略糙的肌理质感,一开始确实往外试着推了推,结果我却鬼使神差的用舌头卷裹住它,一点一点指尖舔弄含吮到根节,仿佛真的是要把他这根手指拆吃入腹品尝殆尽似的,连那指甲微凉的触感都一一含进直到泛起热度。

“你……!”

白起诧异的瞠大双眸,他使劲想抽出手指,却反被我咬着试图挽留,但说到底我也没敢下重口咬住,白起蛮力之下,还是很轻易就把他手指解救出来了。

湿淋淋的细长手指还泛着水光,白起都没抽纸巾去擦拭,而是一手扶在我肩膀处,攥紧我肩头不让我跌下去。语气急促,听着竟有些慌乱:

“你到底怎么了?”






“谁让你的手指看起来太好吃啊!”

我的回答脱口而出。





【四】

氛围顿然凝住,仿佛连这办公室的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我们一直看着对方,好半晌没说话。

白起的表情从拧起眉头,到一脸疑惑,再到最后是一抹红晕悄悄地攀上耳尖,甚至是扩大范围到他端正坚毅的俊容——虽然只有一点点薄红,在他小麦色肤色下很难看出。

他抿了抿唇,垂眸看着我,琥珀色双眸逐渐沉喑下去,深不见底般翻滚暗涌。

白起试探性的向我伸出手,低声说道:

“……那你吃?”

白起真好。

——可现在区区一根手指早就已经不能满足我的饿欲了。

“这儿,”

我覆上他唇瓣。

他的默同根本就是在让我更加得寸进尺起来,我强硬的扯着他衣领让他凑近了点。依白起的身高,他弯腰俯身过来,那我们俩中间隔着的办公桌就不是什么事。

我逐渐游移往下,吻过他紧绷的下颌,然后张嘴含住颈间凸起在舌间舔弄。

“这里,”我顺势把他衣领扯得更开了些,“……也能吃吗?”

白起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一番,“嗯……”

他吞咽间的喉结滚动引起了我的好奇,诱得我用舌头去追逐他的喉结,仿佛是在嬉戏般的亲昵。

舔弄和亲吻的滋滋水声黏腻暧昧得响落在办公室里,我耳畔是白起低低抑在喉间的轻喘和过度炽热的吐息。

白起的味道真是好极了——被咬一口后麦色肌理上通红的牙印,被吮吻感到愉悦时他压抑的低吟,那锁骨处浅淡的疤痕给烙上红红的吻痕也竟显得分外搭调。

“警察叔叔我好饿……”

我边嘟囔着边一颗一颗解开他黑色衬衫的纽扣,逐渐把那紧绷的年轻精壮身躯绽露出更多肌理。

“还要吃……?”白起有些迟疑,但他的迟疑也只迟了一秒,因为下一秒我张口就咬了他乳尖一口。

不得不说白起有健身的习惯真是棒极,衣物下是厚实胸膛饱满硬韧,摸上去手感极佳,连咬起来都是享受。

白起兀地伸手搭到我后颈处,把我往他那处按,轻喘:“别舔了。”

“……啊?”

我正打算戳戳那挺硬起来的乳尖。

他另一只手搂在我腰身处,只是顷刻间,他单手就把我抱起,差点腾空。

“你这样我也饿了。”白起搭在我腰际的手摸索着,他下身稍微往前一挺,我马上就切身感受到他胯处鼓鼓囊囊的某个部位,相当精神抖擞着跃跃欲试。



“想吃你。”







——咣咣咣!

敲门声骤然响起。








【五】

“白哥你的车钥匙我找到了!”

——韩野拎着好不容易找到的钥匙,兴奋的敲着办公室门找白起邀功请赏。






我看他要邀了个不得了的功。

 
评论(79)
热度(1267)
★只有心肝儿玖玖★
© 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