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诗扶

-区别对待-

『白起x我』

『有小破车,没啥意思。』



★正文★


【一】

我怀疑白起在针对我。

他给我的待遇也差太远了。




【二】

韩野不止一次跟我说过,他家白哥有多么厉害多么凶狠多么勇猛。

夸张到说白起能以一打五十,我唯一听起来觉得稍微靠谱的只有白起走在路上别人都会退避三舍这一条——因为当年在校园有关于这位校霸学长的传言着实数不胜数,我记得当初见到他迎面冲我走来时,我还未反应过来,我的好朋友倒先急冲冲的把我拽到了一旁,一脸紧张兮兮的提醒我“见到白起学长就给他让路,不然会惹到他的。”

我那时还傻傻的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让。

好朋友东张西望了下,确认白起走远后,就眯了眯眼睛还用手指刻意把眼梢拉长作出一副奇怪的表情:“你看他那一脸凶恶样,不给他让路他肯定要找你茬。”

而到如今,连悦悦也曾偷偷跟我说过:老板你男朋友一脸凶凶的在公司楼下等你。

凶……吗?

我仔细回想了下,却完全没找到有白起一脸凶恶样的回忆。就算是在传言他恐怖凶狠的高中时期,印象深刻的也只有他伸手帮我拿下搁在高处的书籍时那面无表情样。

在我对他说声“谢谢”后,白起也只是应了一句嗯,然后抬头时似乎对上了我双眸,他稍微愣了愣,就迅速撇过头去,转身走远了。




——我没觉得他凶啊。




【三】

午休下楼准备吃饭时,我被新来的前台小姐喊住了。

“看起来冷漠,呃,狂傲不羁还有点凶,大概这么高的男人。”前台小姐在比她高了一个头的位置比了下,“差不多一个小时前来的,他说让你等他。”

我听着还有点懵懵,拧紧眉头在想符合这个形容的人。

“啊他来了……”前台小姐突然指了指我身后。

我转头看去,就见到白起俐落地从摩托车上跳下,正午的大把阳光洒落在他身上,映得他熠熠生辉。

他卸了头盔后就直直把目光投射到我这边,大概是想向我招手的,但刚抬起手像是想起什么,然后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随即又勾起唇角弧度,才冲我招了招手。





……凶在哪?





【四】

白起会习惯性的在我面前收起锋刃,俗套点就是百炼钢成绕指柔什么的,所以导致我很少能见到白起那样的一面。

——但也并不是说毫无接触过。

“我这周出去执行任务。”

白起说话间还伴随着不小的吵闹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的絮絮叨叨声竟然还蛮清晰的:“白起在跟谁打电话?女朋友?”“哈哈哈这小子平时看起来那么清高,还猖狂得跟什么似的,能有女人吗?”“你还别说,他真有。”

我拧了拧眉,正要启唇说话,却听到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动静兀地小了很多,听起来有点闷闷的,应该是白起用手捂住了手机,但声音还是能稍许听到些大概。

“顾征你闭嘴!”

白起似乎转头冲谁喊了一句,语气里的怒意显而易见。

效果不错。

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

随后通讯恢复正常,白起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入我耳里:

“咳……刚队友太吵,我让他们安静点。”——与刚才蕴着满满怒意凶狠劲儿的语气大相径庭,此时他刻意放轻了声调,柔和低沉。

我深呼一口气,唤道:

“白起。”






“你能不能也那样凶我下?”


“……?”





【五】

“老板你那样说很像抖M宣言哦。”

悦悦敲着键盘,目不转视的盯着电脑屏幕工作。

“没事的,老板我懂。”

她突然勾起嘴角转头看向我,竖起一根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这就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然后我坏坏的克扣了悦悦本月的奖金。





【六】

在悦悦哀嚎着老板不要啊的背景音下,我拨通了白起的号码。

铃声响了四五下才接通,一接通后先听见的是那头窸窸窣窣的声响,随后才是白起熟悉的声音。

但悦悦这个背景音着实吵闹,吵得我听白起的声音都有些模糊不清,我边推开她边往洗手间走去,才总算让我听清白起在说什么:

“嗯,已经结束了,我在收拾东西。”

寂静旷阔的空间里,白起从电话那头传出来的声音异常低沉。

他那边也很安静,看来身边没什么人,只有他收拾东西间细小的微微动静,和他呼吸时平稳低缓的吐息。

“不准乱跑。”

白起说完顿了顿,好像刻意提高了音调又凶巴巴补上一句:

“等我回来!”

我闻言一愣,眨了眨眼睛:“白起。”

“嗯?”

“……你这叫纸老虎。”我努力憋着笑,“一点都不凶!”

结果白起那头诡异的沉默了一阵,才听见他低低絮叨了一句:“……我这叫纸老虎?”——应该是收拾完东西了,白起那边窸窸窣窣的动静一没,连同他一举一动的声音都会听得格外清楚起来。

他好像往后伸了伸腰靠到了椅背上,椅子受到重堪时吱呀的声响混着他轻轻的喟叹传过来:

“身边有人吗?”

“没……我在洗手间。”我回道。

白起呼吸间的低低喘息愈发清晰传到耳里,像是羽毛般拂过我耳尖,炙热发烫:

“我很想你。”——说这句话时他用的声线简直犯规得可怕。

“我,我也是……”我忙捂住发热的面颊:“怎么了?”

突然又是一阵沉默。

只有我和他的呼吸吐息隔着电话此起彼伏。

好半晌后,我才听见白起似是懊恼般挠动头发的声响,伴着他长长的一声叹息,蕴着止不住的暴躁:



“我好像勃起了……”



白起把最后那几个字碾碎在喉间,说得极其小声,本来清亮的声线喑哑低沉了不少,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意味。

“……?!”我惊得倒抽口气,白起却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抱歉,”

他有些哑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暧昧无比,隐隐还能听得见他喉结滚动时细微的吞咽声。

“太久没抱你……一听见你的声音,就有点忍不住。”

我几乎顷刻间就想象出在那头的白起是什么模样,仰首靠在椅背上,栗色短发下红透的耳尖,绷紧起来的精壮身躯,无意识滚动的喉结……和逐渐站立起来的某个部位。

“……我真的很想你。”

那头骤然传来清脆的拉链声。

白起带着抑在喉间闷哑暧昧不明的喘息,语气坚定,不由分说的强硬:



“帮我。”








好凶……

好凶的雄性荷尔蒙!








 
评论(58)
热度(1569)
★只有心肝儿玖玖★
© 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