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空调虫诗扶

-镜头以外-

※周泽楷x你

※解禁混更

※非常感谢 @老游 的邀请(❁´ω`❁)


★正文★


你对周泽楷最深刻的印象,是在某一档节目中。

应该是电竞方面的。不知是在哪一家网吧挂着的投影大屏看的,你记得当时刚转播完场荣耀比赛,然后就插播进了这档赛后娱乐节目。然而网吧很多人看完比赛就压根没兴趣再看投影屏了,更不用说这镜头直接是对准一个小帅哥的脸蛋拍。

要是女生倒还会愿意多瞅瞅两眼,可惜这小帅哥好半天都不吐露几句话,头总往下低,甚至于看见镜头还下意识避了避。总之实话说,这档节目拍得不怎么好,全靠主持人单方面的圆场,而那身为主角的小帅哥硬生生把自己匿成个配角。

那会你也不懂电竞,自然也没多少兴趣。刚想收回视线挪到电脑屏幕上,继续自己的吃鸡大业时,却正撞上那总稍稍垂首避镜头的小帅哥抬眸——主持人恰巧提到了他感兴趣的点,周泽楷兀地抬首竖耳听着。这一瞬自然是无暇再顾及什么镜头,他出色精致的五官清晰地映到投影大屏,眸似星河般烁光闪耀,薄唇轻抿,英眉逐渐紧锁,竟是在认真思索起主持人刚讲的一个比赛问题。

偏偏周泽楷还生生想了好半晌,主持人见状赶紧又抛出另一个问题,让他忘掉前边关于比赛的那个问题。

主持人问了他个非常肤浅无趣的问题:“周选手,今年是多大了?”

周泽楷闻言,拧了拧眉头,他脑子里许是还在想着比赛,所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而目光正巧撞上镜头,立马又习惯性的垂首避开,缓缓回道:



——“十八岁。”




“看什么?”

周泽楷兀地从身后抱住你,结果抬眸看到电脑屏幕上播放的节目——镜头刚好定格在他自己那张涩稚的面容,周泽楷顿了顿,伸手轻扣住你下颌,硬是扳过你脸看向他。

“看这。”

视野马上被周泽楷那张俊脸占据殆尽。早已褪尽涩稚,面庞线条是成熟男性独有的刚毅,

他微微抿了抿薄唇,往你再凑近了点距离,用看喉间平稳沉哑的声线又唤了你一次:“看这。”

说完顿了下,又补一句:“比较好看。”

……可这哪只是比较好看的程度啊?!

你心里暗暗吐槽着,也大概猜得出周泽楷在想些什么。怎么说也是他刚出道那会的黑历史了,虽然向来低调寡言的枪王大大对名誉什么不大感兴趣,但被人突然挖出个自己的黑历史在眼前播放着,并且观众还是自己女朋友时……

不能忍。

喜欢用行动说话的枪王大大,这次也不例外,在一手扳过你脸面向他时,另一手已经摸上关机键——已经连暂停关闭窗口都不打算点了,直接省略掉众多步骤,想以最快速度让这个镜头总是定格在他当年涩稚面容的黑历史节目消失。

然而,失败了。

“你现在这幅模样,”你笑道:“早就看腻了。”

随后你推了推周泽楷,示意他挪开那正打算按下关机键的手,“不准关,我还没看完呢!”

周泽楷作战失败,不得不收回手,看着你又重新播放起那于他而言,简直就是黑历史的采访节目——他仔细想了想,在脑中搜索了下恰当的形容词。他想,这或许就是当杜明被经理突袭检查发现他藏在包里的女神照片时,江波涛所说的“公开处刑”。

他垂下首,并不是为避开镜头,所以看起来难免有点失落似的。跟着垂首的动作,略长的刘海也倾泻而下,周泽楷的眸光逐渐黯沉下去。他抿紧了唇,明明就是往常那般不发一言的沉默姿态,可偏偏在你眼里,你硬是给看出几分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意思。

于是你认输,屈服美色。认命似的把电脑转了个方向,冲向自己这边,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我就再看这个视频两分钟,就两分钟!没办法嘛,最近要弄一个你出道五年的纪念专栏,我要搜集资料啊!”

你冲他竖起两根手指,强调这两分钟,是很快就能结束、极其短暂的、不足一提的两分钟而已。

周泽楷抬起眸,妥协似的缓缓点了点头。

得到许可,你马上抓紧时间继续看起来——这次没敢悠哉游哉的看了,你抓起鼠标认真盯着屏幕准备随时截图当资料。

结果这视频进度刚走个五秒,你图还没截一张呢,颈处有温热气息轻拂而过。

你侧过头,竟正正掠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你身后的周泽楷的唇瓣。你顿时僵住了会,抬眸刚好又撞进他深邃双眸里。

周泽楷却趁势贴近加深了这个吻,也不阖起眼眸,就是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你。

你竟被他盯得有点发毛——那双漂亮的深邃眼眸眸底暗藏思绪太多,着实难辨出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

唇瓣之间愈发热切的交缠,让你有那么一瞬恍惚了下,给忘了自己还要做什么。

幸好电脑还在播放着,听到主持人亮亢声音时,你马上拉回神来,咬咬牙狠心地把周泽楷给推开,并且刻意摆出了相当严肃的表情斥他道:“……不行!说好两分钟的,你,你这是在犯规知道吗?”

“没腻。”

周泽楷的回答却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你听得一头雾水:“什么?”

他就更凑近一点,刚好在你耳根处。

“没有腻。”

距离太近,似乎连他说话间喉头稍许的颤动都能感觉到。呼吸吐纳间的气息平稳又温热,微微拂过你耳尖。

而电脑上播放的节目,画面镜头正好是周泽楷在说话——刚刚成年而已,稚气未脱,声线都掐着一股青涩感。虽然不习惯镜头吧,但自己要说话时,周泽楷还是尽力去适应了。不过少年经验尚浅,视线总不由给飘忽到另一边,就是不看镜头,说话都有点磕绊的样子。

而且那会的周泽楷头发留着有些长,总不经意间低个头刘海就盖住了双眸,所以在这个节目里,他拨开刘海顺到耳后的小动作还真不少。

他抬手时你才又注意到,这个少年的手腕有些纤瘦,像是只一层削薄的冷白皮裹在骨上似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哪像现在这个从身后环抱着你的男人,看着好像没使上几分力度,然而你怎么也挣不开。

这时你也总算反应过来了。搞了半天,周泽楷那句莫名其妙的回答,结果是在记恨你之前说他那句:

“你现在这幅模样,早就已经看腻了。”

——这么记仇的么枪王大大!

“我错了我错了!没看腻没看腻,真没看腻……你让我看完行不行?”

你赶紧跟他道歉,把他顺毛好,轻头一看时间:进度条已经走完一分钟了!

而周泽楷这次好像乖了点,他闷闷回了一声嗯,但却没什么动作。

抱着你的手也是规规矩矩的放着,只是把头轻压到了你肩上。

他盯着电脑上那个稚气未脱的自己两秒,两秒后马上挪开视线,不愿再多看一眼,似是相当挫败的埋首到你颈处去。

好半晌后,你才又听到埋首在你颈处的他闷闷的说了句:“还有,五十秒。”

……真是十分感谢枪王大大的温馨提示。

生生被周泽楷拖尽了不少时间,偏又没法去怒斥他,你只好欲哭无泪的继续看完这剩余的五十秒。

节目也正好快接近尾声了,那个十八岁的周泽楷被主持人硬塞了个话筒,说让他讲讲出道感言。

这应该是临时增加的,因为少年捧着那话筒显然是一副失手无措的模样,那双清澈通透的漂亮眼眸因讶异稍许睁大了点,他张了张口,却是什么都没法说出。

主持人也没想太为难当时才刚出道的周泽楷什么,但至少得让这小帅哥多说点话才行啊,于是他给周泽楷搭了个台阶:

“周选手就说说下自己出道后,是怎么样的一个心情。”

还没等到电脑上那个十八岁的周泽楷开口说话,倒是等到身后这个二十三岁的周泽楷一个吻——他的轻吻如火如荼的落到你颈间,顺着你脖颈弧度一点一点游移下去。

唇瓣温软的触感太过清楚,令你根本无法忽视,注意力又被他生生从电脑上拉走。

“小,小周……?等,等下?”

“嗯。”

周泽楷低低应道。

然而亲吻的动作仍是不停,他搁在你腰间的手逐渐加大力度,把你往他怀里按。

电脑还在播放节目,进度条一秒一秒走动,画面里尚且涩稚的周泽楷握紧话筒,这次没再避开镜头,而是抿抿唇,难得正正迎上了镜头,目光坚定——就是这个画面,在当年把你俘获,从此再也没能移开视线,让你愣是在网吧里盯着投影大屏发了半个小时呆。

少年清亮的声音伴随着身后黏腻暧昧的亲吻声,传到你耳中:

“很开心。”

“两分钟。”


正在播放的画面戛然而止,走动中的进度条也随之凝固。

“到了。”

周泽楷低哑沉喑的声音落到你耳畔同时,他按在暂停键的手指又迅速挪向了另一个键——枪王大大这次成功按下了关机键。

“资料还要搜集呢!”

眼睁睁看着电脑黑屏下去,你不由哀嚎道。

“现成的。”

周泽楷指了指自己——褪尽涩稚,五官精致不失刚毅,身骨摸起来也是独属于成熟男性的壮实硬韧。

与那个节目中,身形纤瘦稚气未脱的少年大相径庭,眼前的周泽楷是个男人。

一个轻易能压制住你的男人。




“看这。”

他再次捏着你下颌扳过了你脸冲向他,语气相当不满。

然而话音刚落周泽楷顿了顿,又生硬的补上一句:


“比较好看。”


 
评论(21)
热度(1318)
★只有心肝儿玖玖★


脾气不好,高冷大哥。
© 维修空调虫诗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