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玖家的虫世木

♡谢绝转载 拒绝借梗 婉拒扩列
♡只有心肝宝贝玖玖
♡我们的宗旨是:吃糖
♡王杰希孩子他妈
♡只会删日常(눈_눈)
♡|・ω・`)是个九级语障
♡日常放飞自我犹如魔术师
♡喜欢bg的都是我的心头好ヽ(*´з`*)ノ

【男神x你】-所以说太随便真的会出事的啊-

※林敬言x你

※这……这种事情,你为什么还笑的出来?!

※神经病的产粮,一点都不好吃又放飞自我。

※(๑>؂<๑)嘀——ooc警报!

┄┄┄┄┄┄┄┄┄┄┄┄┄┄┄┄┄┄

三个女人一台戏。

再加上一个,大怂逼当炮灰。

“输了吧?!!”出了名的唯恐天下不乱的秘书部部长,把手中最后的王炸扔了出去。成功让你成为了这一场牌局的炮灰。

你默默的看着自个手里还有十几张的牌,含泪点头认输。

“那就根据约定……”秘书部部长把身后一个纸箱拿出来,示意你抽。“抽中什么,就去跟第一个经过后门的人要什么。”

“我总觉得……这箱里写着的东西没一个是正常的……”你怯生生道。

秘书部部长挑挑眉,“这可冤枉我了啊,我这次可是难得给你放了水,写了很正常的东西呢!”

鬼才信呢!

嘴角勾起的弧度当我瞎看不见吗?!

“不行!我信不过你!”你摇手拒绝,坚持不信这么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口中说出的话。

秘书部部长闻言,气得捶桌怒道:“我这么一个言而有信说到做到的人的话你都不信?!你还想信谁?!!”

你被她砸出的声响给吓到,缩了缩脖子,一向被人称做大怂逼的你,此时此刻毫不犹豫的怂了。

可你又不甘心就这么任人宰割。

“那好吧,我抽,但是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出来。”你指指坐在旁边悠哉悠哉喝果汁的另一个秘书部妹子。“我要她写。”

那妹子突然被你一指有点懵逼,把口中残余的果汁咽下去,指着自已颇为惊讶的确认了一遍:“让我来?”

你点点头,证明自已确实没指错人。

那妹子哭笑不得,看了看秘书部部长的眼神,大概是明白意思了,便对你说:“这样吧,她之前写的就不用倒出来,我帮你写些正常的东西放进去吧?”

你想拒绝,但转念一想,玩个游戏也没必要这么绝吧?连秘书部部长那么爱搞事的人都给你退一步了,你也退一步不好吗?

你瞟了一眼秘书部部长现在的表情,面带不满。

……我怂我怂我怂了。

“好吧……”你答应了那妹子的提议。

那妹子得到你的答复,便抄起放在桌上的笔,将要落笔时,抬头又问道:“写什么类型的东西放进去比较好?”

“你随便。”只要是正常向的东西就好。

“好。”那妹子低头疾笔书写,手速挺快的写完了一大堆。没让其他人等太久。

秘书部部长把纸箱端给她,那妹子细心的把每一张纸条折好丢了进去,最后扔完时还不忘使劲摇了摇纸箱。

纸箱摇起来时里面纸条相撞的声音很好听。

看来,里面的纸条不少啊。

你正感叹着。就被好友在后背拍了一巴掌,令你不得不回过神来。

“来来来,赶紧抽,不要怂啊宝贝儿!”好友把纸箱推到你面前,向你眨眨眼睛意味深长道:“这次没有怂的话,我给你个大大的奖励!”

“什么奖励?”

“比如说,你男神林敬言大大的出浴照……”

“怎么可能会有?!”你虽然知道好友是霸图后勤部的工作人员,而且还是张副队的女朋友,但说什么有你男神林敬言大大的出浴照,也太荒唐了吧?!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有?”好友笑得奸诈,拿起手机找出那照片让你看。

你凑近仔细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请给我……发一份!多少钱都可以!”

好友却收回手机,不肯再让你多看一眼。只是默默的指了指纸箱,示意你抽。

那么问题来了。







这次为了男神的出浴照,能不能怂?












你深吸了一口气。

站在霸图俱乐部一个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的后门前,背靠着墙,边等待边盯着自已的鞋子发呆。

手中攥着的某纸条早被揉成一团丢在垃圾桶了。

脸庞泛起点潮红,紧咬下唇,掌心渗出汗,脑中疯狂的思索着该怎样去跟第一个经过后门的人,去索要那玩意。

为什么?!

为什么还是抽到那样的玩意?!

这得怎么开口去跟人家要啊?太……羞耻了。

你忍不住想打起退堂鼓,可一想到,如果这次能够豁出去好好办成事后能得到什么,你就实在舍不得放弃。

既然都站在这了,就……得坚持住。

为了那张照片!

你在心里暗暗给自已打气,努力控制住自己一言不合就怂逼的毛病。

吱啦——

门被推开的声音相当清脆。

有人来了。

脑袋蹦出这句话的同时你猛地抬起头,正巧对上一双好看的眼眸。

面前这人,穿着儒雅清致,就跟他的脸给人的第一感觉般斯文。如果不是熟知荣耀职业联赛的人,只怕会把他当成普通的文职人员,怎么也不会令人联想到这人场上玩的角色竟是那样的职业。

如果是熟知荣耀职业联赛的人,比如说你。

一般普通的荣耀迷估计是冲上去要签名。

而你,立刻怂逼,只想转身撒腿就跑。

为了男神的出浴照而努力的想拼一把时,却好死不死的撞上男神就是目标人物该怎么办?

“晚上好。”开门进来就见到你站在旁边的林敬言,礼貌的向你打招呼。“站在这等人?”

……嗯,某种意义上确实是等人。你结结巴巴的回了他一声“是”,额上冷汗连连,想一言不合就怂逼跑路,便心虚的左右张望探察路线,却发现秘书部部长和好友就躲在不远处的墙后,做着手势示意你赶紧上。

后路堵死,前路作死。

这……

这得怎么办?!!!!!

手足无措的你慌乱了起来,对着林敬言一会这个一会那个的,听得他一头雾水。

“冷静下,慢慢说。”林敬言笑道:“我不是韩队,你有什么事尽管说。”

他的声音,像清泉般叮叮咚咚的好听,带着男性特有的磁性低沉,又温润如水,如一股水流滴落到你心头上。

你不由发起愣。

想起自已曾经发疯似的喜欢上他,顶着风险跑去支持他,看到他跌下神坛时为他痛哭为他不甘。最后,他突然来到你所工作的俱乐部,突然走近你身边,突然……你又如此靠近了他。

但是……

现在不是抒情的时候啊不要忘了你现在的处境啊!!!

你脑袋混乱得不成样子,一直在那玩意和男神之间来回循环切换着。

“我……”你努力憋出一个字。

“嗯?”

“我……我想问问,林先生刚刚去买了什么……”目光触及到林敬言手上提着的购物袋,你马上话题一转,实际是又怂了。

你似乎还隐约听见了躲在墙后的秘书部部长和好友,轻轻“唉”了声。

……这也没办法啊哪有人上来就跟人要那玩意?!

林敬言倒没想到你会问这个,看了一眼自已手里提的东西,道:“也没买什么,日常用品而已。怎么?你有需要的?”

林敬言一下子就看出了你似乎想跟他索取什么。

于是被林敬言戳破心中所想的你,又紧张到进入了这个那个状态。

也亏林敬言有耐心沉得住气,见你这么紧张,还颇为温柔的抚慰你:“没事,需要什么直说,不用介意。”

可这不是……我介不介意的问题而是你介不介意。你在心中欲哭无泪的想着。

要不还是怂吧?转头就看见秘书部部长和好友在瞪着你,你又不得不暗搓搓的缩回了脚。

“有没有……那个……”终于,你下定决心豁出去。

“……”可你后面接着的话实在小的听不见,林敬言只好凑前一点,让你大声点说。

“……”你低头不敢看他,也不想让他看见自已满脸通红的奇怪样子。细细的又重复了一遍。

“可以大声点吗?”林敬言蹙眉,他实在听不清你说了什么。

你抿抿唇,深呼吸,支支吾吾但字字清晰的问道:










“……有没有那个,呃,阻碍人类繁衍的工具?”

“啊?”













林敬言这下是听清楚了,但一时没反应过来你到底要什么。

等反应过来后,他收起笑容,皱眉问道:“你要安全套?”

非常的简单粗暴,总结到位。

你一下子从脸庞羞到耳根,抖着声音应了声是。

“要和男朋友用?”林敬言又问。

你一心只扑在他身上哪来的男朋友啊?可情况所迫,你又屈辱的点了点头。

“今晚必须要用?”结果林敬言反而越问越露骨了起来。

你被他这问得目瞪口呆,张开嘴巴再合上,欲言又止。

“回答我。”林敬言这句话不是用命令式的语气,而是像往常一样和和气气的声线,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对……”你强忍住现在就想挖个洞钻进去的欲望,细不可闻的回道。

然后,是一阵沉默。

沉默到令你感到很压抑。

明明面前站着的是你男神。

“好啊,我给你。”半晌,林敬言打破沉默说道:“你想要什么味的?”

“诶……咦,啊???”你都没来得及先惊讶林敬言竟然真带着那玩意,就先震惊于他问你需要什么味这句话了。

安全套……还,还分味道?第一次知道这点的你显然有点懵逼。

“草莓舒适,或是薄荷清凉?”林敬言生怕你还不够惊讶又接着补充:“喜欢超薄还是极润?”

“啊,这个,那个……”你成功的第三次进入此状态。

“回答我。”林敬言又是那样的语气说着这句话。

你是颤着声音回复他的:“……随便吧。”

随便什么味什么类型都好,只要是那玩意。

闻言,林敬言挑眉,掏掏自已的裤兜,还真从里边翻出了个粉红色的小方块。

你倒吸了一口凉气,似乎也听到了某些人躲在墙后的议论声。

想转过头看下那两人的状况,突然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近了的林敬言,一手撑在你背后的墙上,另一手就捏着那个粉红色的小方块。

你看见之前他手里提着的购物袋就像个垃圾似的,被丢在地板上。

你感受得到他温热的气息吹在你脸庞上。

你嗅得到他身上若有若无似钩撩人的清香。

“抬起头看我。”林敬言对圈在他双手之间的你轻声说道:“再问你一遍……”

——“这个安全套你要在今晚和谁用?”

他又问了一遍,在如此之近的距离。

你羞红了脸,双腿颤栗着,结巴的回道:“我我我不是,说说了吗?和男……男朋……”

“你没有男朋友吧。”这是个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你你你怎么知道?”你惊道。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林敬言理智气壮的反问。

“……”你被他呛到无言以对。

“你要和谁用?”他穷追不舍。

你被问到快刀斩乱麻:“林先生!这,这也是我私事,就算,我和随便哪个谁用,都都都与你无关吧……”

说完,你顿时觉得自己说得太过,马上又怂了起来。“抱歉,我我我跟林先生你买这个吧?”

林敬言倒没介意你说的过不过,只是摇摇手中的粉红色小方块,无视你后面那句话,直奔重点:“随便哪个谁?你想这样?”

……不,不想,完全不想。

你在心里猛摇头,表面上却意外的一脸镇定的点头。

“那要是我也正巧想和随便哪个谁要在今晚用,决定不卖给你呢?”林敬言犹如溪声般动听的声音传入进你耳朵,直击心囗。

闻言,你心脏似是被掐住般,窒息般的疼痛。

你低头咬破下唇,把那瞬间差点就要夺眶而出的液体逼回到眼睛里打转,一字一顿:“那……林先生,你用呗。”

他却是用含笑的声音再重复着:“那我就和随便哪个谁用咯?”

“你用。”你最后只能憋出两个字。

话音刚落,林敬言便收手退后拉开与你的距离。

你又开始低着头盯自已的鞋子发起呆来。

尽管眼中多了些湿润。

“那我就自个用了哦。”林敬言还是用那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

“嗯。”











嘶啦——

小方块的包袋被撕开的声音,有些刺耳啊。






























嗯?

等等?!

刺耳?被撕开?!!

他怎么就在这用了?!!!

你吓得猛然抬起头,刚要张嘴,就被林敬言塞了个东西在嘴里。

一股酸甜味炸开在口腔,刺激着味蕾。

草莓味的,糖。

你一脸懵逼的看向林敬言。

林敬言笑着,眼眸弯的孤度刚刚好。












“那我就和你用,怎样?”

“……”

“张佳乐给的,挺像的吧?”

“……”

“明天我打电话给你,记得起床。穿好衣服吃好早饭化好妆,跟我约会。”

“……”

“都不反抗下我这么霸道的行为吗?”

“……我想随你。”
































































躲在墙后的秘书部部长:卧槽?我怎么又给人牵线了?!!

评论(71)
热度(846)

© 玖玖家的虫世木 | Powered by LOFTER